從《愛愛小確幸》與《四重奏》去看親密關係裡溝通的重要性,透過溝通去拆解對彼此的想像,理解後才能懂得體諒。

最近剛好趁著假日看完了愛愛小確幸這部電影以及看完四重奏這部日劇的重點部份。

2 個作品的風格天差地遠,但可能是因為我接連把他們看完的原因,所以覺得其實這兩部作品都有許多共通性。兩部作品都在談謊言、溝通以及對彼此的想像。

(以下有雷。)

整體而言我覺得愛愛小確幸這部電影劇本相當的好,裡面的內容與其說是在談性,不如是在說親密關係,或著更明確一點的說,這部作品是在談親密關係裡面的溝通。

整部電影用穿插的方式分別帶出 5 對情侶或夫妻之間不一樣的性癖好,用有點黑色喜劇的方式去描述他們之間的問題,有想要被強暴的女友、有需要靠角色扮演來找回熱情的夫妻、有無法高潮但想要有孩子的妻子、有不斷受到責罵的丈夫、以及需要透過淫聲穢語來達到高潮的男女。(推薦閱讀:法國文化觀察:法國女人性愛成癮?

其中其實讓我印象最深刻的是 2 對夫妻,其中一對夫妻想要孩子,但一直沒有辦法生出來,所以做愛這件事情成為了例行公事。後來醫生診斷建議太太可能要尋求真正的性高潮才能增加受孕的可能性。太太苦思許久,終於有一天忽然發現,當她看見她丈夫痛哭的淚水的時候,她達到前所未有的性高潮。於是她開始用盡各種方法想要讓她的丈夫哭泣。丈夫察覺不對勁,曾經有問過她,但她沒有辦法說出口,導致最後關係破裂,她為了挽回關係,再度說了一個又一個的謊言。

另外一對是一個飽受太太責罵的丈夫,同時這位丈夫在職場上表現也不順遂,帶著疲憊身心回到家後,還要接受太太的諷刺與責罵。有一天,他不小心讓太太喝下安眠藥,他發現面對他熟睡的太太,他又重新有了反應。於是他開始每天晚上迷昏他的太太,買花、買衣服、買化妝品,在熟睡的太太身邊,他重新找到安全感,最後太太透過聯合帳戶發現,丈夫開始有了一些奇怪的花費,以為丈夫外遇,責問他之後,丈夫不敢說出口,只好說謊承認自己有了外遇。最後夫妻關係破裂。(推薦閱讀:【丁菱娟專欄】真話就能說嗎?親密關係中的傷人話語


圖片來源

而日劇四重奏裡面有一個重要的章節,剛好也在談婚姻。分別是 2 個對於婚姻有不同想像的人。一位渴望結婚之後仍然能保持戀愛的感覺,另外一個渴望結婚之後能有的是一位家人。從此延伸出許多耐人尋味的橋段。

那麼回過頭來,什麼是親密關係呢?我們有真正的親密關係嗎?如果有的話,親密關係的終點難道是婚姻嗎?那麼婚姻的結果到底是什麼呢?

人從動物演化而來,親密關係最簡單的展現其實就是肉體接觸,而其中的一個極端就是性。但我們如同所有的動物同胞,這個並不是親密關係唯一的面向,我們還需要透過行為與互動去建立起情感連結,而這樣的情感連結與肉體接觸結合而產生我們所理解的親密關係。(推薦閱讀:世上沒有一輩子的熱戀,也沒有完美的親密關係

親密關係的形式有許多種,例如喜歡、信任、安全感與愛。而除了肉體以外,我們要怎麼確定自己與對方建立了雙向的情感連結,而不僅僅只是我自己自作多情呢?

這些可以從行為中的互動看出來,但是同一個行為在不同人眼中可能會有不同的意涵,於是就有可能會有誤會產生,那麼更直接的方式,就是說出來。也就是溝通。我認為溝通是一切親密關係的基礎。我們從溝通開始,可能是一場不錯的聊天、彼此分享的秘密開始,到最後兩人眼神交會,娓娓的傾訴愛意。

但組成親密關係的元素,除了肉體、情感、語言以外,還有一個相當重要的東西,就是我們對於彼此的想像。也就是所謂的價值觀。我相信的東西和你相信的東西是一致的,於是我們才有可能攜手與共。(推薦閱讀:巴黎女人感情觀:戀愛中,保有冷靜的激情

但這樣的想像源自於彼此成長的環境,並不會每個人都相同,要達到同步,賴於不斷地彼此溝通。但有時候溝通會是無效的,因為我們有了謊言。

為什麼人會對親密的愛人說謊呢?因為我們開始發現我們對於對方的想像與對方自己的想像並不相同,也或著是,透過與對方的互動發現,其實自己對自己的想像並不是真實的。但所謂的價值觀源自於想像,是我們虛構出來的東西,大部分時候,我們需要依靠這個虛構的東西而活。既然是虛構的,這些想像其實都有更改的空間。而要與對方一路走下去,我們需要的是彼此修正這份想像,以及不斷的溝通。

這樣的過程需要不斷地審視自己,以及必要的向對方坦誠。我以為一段良好的親密關係,是處於一個大部分坦誠的狀況。但坦承並不是有話直說,因為這樣其實是變相的自私自利與傾倒自己的想像到對方身上。(推薦閱讀:男人想滅火,女人想找起火點:情侶的溝通藝術

溝通的過程在於不斷的修正,不斷的磨合,以及一點一點的坦誠。

我這一輩子談過幾次失敗的愛情,我對自己與對方的想像根深柢固,導致彼此只能針鋒相對,互相傷害,而我一路上也逃避過許多次的溝通。溝通很難,面對自己想像的破滅更是一件難堪的事情,許多時候都只想要逃跑。但是真正要解決任何問題的第一步,都是正視,然後面對。

我想說了,你想要聽嗎?而你願意說的,我也願意聽下去。