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A Girl》聚集 Asia Girl 群像,看她們的顛覆癡狂,讀她們非典型成功的那條路。世間離奇百怪的女生,格格不入,所以自成一格。從《告白》到《四重奏》,松隆子的演員之路。

如果有 restart 人生的按鈕,我是應該不會按下去的。

《四重奏》真紀

她如小溪淺淺流過的淡然講完了台詞,那眼神無光而消極,她聲線不安,有什麼心事不想被拆穿。在《四重奏》裡,松隆子脫下惡女的華袍成為凡人。她的情緒這麼收斂,故事都拳拳到肉了,做一個 Loser 要如何優雅活著,我們在真紀身上都看見了。

想起松隆子,難以忘記《告白》裡她學小孩子的口吻,「開,玩,笑,的。」眼眶的淚積成湖,笑聲卻嘩啦嘩啦的迴盪在電影裡,溫柔冷靜的女教師,恨意詭詐的復仇母親。

無論是森口老師痛快的制裁、還是真紀失敗者的飛翔,松隆子以演員之姿,替許多不被注目的的女人出了一口氣。

一層層撕開純愛外衣:玉女與惡女

她的演技令人服氣。松隆子最廣為人知的時候從與木村拓哉的《長假》開始,他們成了史上最強 CP 之一;到了《HERO》,松隆子默默的在木村拓哉身後,他們若有似無、喜歡是一種投機,不佔有、不張揚。(延伸閱讀:11 部日劇經典回顧:相愛,是宇宙的奇蹟

日本玉女掌門人比比皆是,松隆子不是長相特別出色、身材特別傲人的,然而她的戲劇底蘊可說是數一數二深厚,父親是嫡傳的歌舞伎演員、母親是經紀人,她的戲有靈魂,就從根深在日本傳統舞蹈、鋼琴、三味線開始。從玉女起家,她一邊拿獎一邊累積自己的角色經驗,曾連續三年拿下日本奧斯卡影后,松隆子在雜誌專訪中談過:

演員其實就是拿了錢在別人的面前撒謊的生意,所以我希望自己能夠盡量誠實的演戲,也因此每次演戲的時候沒有什麼餘裕,都必須全力以赴。

松隆子

於是,她一步步,把謊說得好看、演得漂亮,中島哲也說松隆子耐人尋味,出演《告別》的時候,他們的默契就是不必告訴演員任何情緒、該怎麼做,就讓森口悠子在這上演她的生活,這部戲沒有松隆子,肯定不成。

「松隆子是那種每次演出都會展露出不同風貌,相當有底蘊及深度的女演員。好幾次我在現場看松隆子演出時,都會感受到一種不寒而慄的『恐懼』。 一直到了現在也是會有那種生物性的恐懼湧上心頭呢。」——中島哲也

女人,一步步寫下自己的劇本

不論是演員身份或是她的生命路徑,松隆子不斷走出傳統演藝家族的框架。她愛的叛逆,經過了長期與家裡的溝通,才和大自己 16 歲的音樂人結婚,這個人懂松隆子靈魂的音樂性,結婚八年,39 歲的她生下孩子說:「身為母親很奇妙,昨天不會的事,今天突然就會了。」

松隆子在節目中談過育兒經,生孩子對她來說是辛苦但樂在其中,她認為孩子就是讓她做另一種人生的功課。松隆子對女人的詮釋更多在戲劇,她以實力派中生代之姿不斷為日本女性留下刻骨銘心的作品。(推薦閱讀:【女友】國民嬌妻新垣結衣:全力以赴才算人生

好比在她出演音樂劇《簡愛》,詮釋不為社會所禁錮的女人。在《維榮之妻—櫻桃與蒲公英》中,松隆子拿下了五個日本電影獎的最佳女主角,面對一事無成的丈夫,她演出了舊時代女性的堅忍不屈與柔軟的執著。她為《冰雪奇緣》獻唱更堅定哼出了許多日本女性的想望:「想要發光發熱,已經決定了。這樣就好,喜歡上自己;這樣就好,相信自己。沐浴日光的洗滌,向前邁步。」

松隆子的女人本色,在一齣齣戲劇裡熱烈發光、底蘊悠長。松隆子不僅演好角色,更讓觀眾看見,作為一個女性編織劇本的可能性,你能可愛、可恨,你還能活得更貪心一些。(推薦你看:從日劇《偽裝夫婦》探討「形婚」:結婚證書的表面和平

【女友語錄】松隆子出演日劇名言

「找尋自己就是找尋幸福。」——《戀愛世代》

哭著吃過飯的人,是能夠走下去的。

《四重奏》

「如果你是邪惡的,那我又何必提醒你只是個孩子。」——《告白》

「愛是捨生的事,我不認為是甜蜜的。」——《維榮之妻—櫻桃與蒲公英》

【女友會談】你最喜歡的松隆子作品是什麼?

你也喜歡松隆子這樣的女友嗎?或者,你在她的哪一部作品、看見了自己的影子?親愛的女友們,歡迎留言與我們分享,你心目中的最佳松隆子作品,也期待看見你的故事,與作品的連結:)