張鐵志與小球在政大音樂節對談,聽聽不同世代的兩人聊音樂書寫與音樂創作,以及走在音樂路上擦出的美麗火花。

政大音樂節在 3/29 邀請到 張鐵志 與 莊鵑瑛-小球 參加「那世代,這世代,我們的音樂路」講座,這是兩位第一次在公開場合進行對談,談談彼此的音樂歷程。

「每個人人生一定會有很多掙扎,只是有沒有舞台讓你發揮,讓你有辦法用麥克風告訴大家說那段時間我有多掙扎。」

考街頭藝人面臨斷絕父女關係的小球,放棄博士候選人資格開始自由寫作的張鐵志,不約而同地在講座這樣告訴大家。

提及開始音樂寫作的緣由,張鐵志表示那只是一場與搖滾青春的告別,「那時想著該以學術為志業、出國念書,好好作一個社會學學者」,於是把過往文字整理成冊,沒想到就理出自己的路,寫音樂、寫社會、寫兩者之間的關聯,原本以為在寫搖滾樂歷史,結果寫成革命,寫出獨樹一格的音樂書寫,「這是包著搖滾樂外衣的革命小冊」。(同場加映:張鐵志專欄:在黑暗的道路裏尋找光明──對話黃之鋒、黎汶洛

小球則分享自己在音樂創作的路上,藉由寫部落格文章來練習寫詞,開始思考如何把自己的想法寫進作品裏頭,不只是為了唱歌而填詞。「很多的創作來源,真的就是來自於生活,而生活它不會有任何架構、或是規範告訴你什麼才是好歌詞」,從生活而來的創作比較像是自己的抒發,可以唱出自己想要說的故事,還可以藉由這個故事影響更多的人。(延伸閱讀:離開「棉花糖」的舒適!小球莊鵑瑛:我不完美,但誠實面對自己

走在自己想走的道路上,會面臨許多掙扎,也會面臨轉換。或許是環境或許是自己,大大小小的變化,但本質並不會改變,變得始終只是途徑以及傳遞的媒介。這就是冒險,在跨出了那一步之後,成為我們眼前的張鐵志及小球。了解自己多一點、知道自己想要的是什麼,就算天天被澆了一百桶冷水,熱情也是不會熄滅的。一個書寫音樂與社會運動、一個創作演唱,看似是沒有交集的個體,但張鐵志與小球都從骨子裡透出搖滾樂的氣味。

搖滾樂是一種精神,一種文化,一種生活態度和價值觀。

有人形容搖滾樂為一種叛逆精神,其實它就是冒險。

年輕時的張鐵志曾經以為參加學運跟搖滾樂是兩回事,仔細觀察才發現,從封面照片設計、錄音帶側標、專輯名稱甚至歌詞內容其實藏了很多,搭配翻找一些 60 年代文獻,反戰運動、黑人人權運動、性別議題都藏在搖滾樂裡面,「原來我晚上聽的搖滾樂,跟那個時代是如此緊密的結合在一起,從 BOBDYLAN 到黑人音樂,那是整個時代變遷的 SOUNDTRACK 」,原來所謂搖滾樂的反叛,其實是很具體的影響這麼多人去關心黑人權利、戰爭問題、性別運動。搖滾樂其實有一個蠻大的社會能量,不一定像社運訴求那麼直接,但提出一些問題、一些價值觀,一種非主流的意識形態。於是鐵志開始著迷音樂社會運動,開始挖掘、書寫音樂與社會的緊密連結。

這十年台灣的變化其實非常大,解嚴、社會運動與青年世代的崛起,成為張鐵志人生掙扎的其中一個轉捩點。張鐵志從研究學者、作家、編輯、創辦報導者、做直播節目,十年來唯一不變的就是「像搖滾一樣寫下去」,就算社會變遷再大,讓搖滾樂帶著自己去闖蕩、衝撞社會,做自己。在活生生的現實裡,空有理想抱負和才華絕對是不夠的。在現實跟理想中有一個很大的鴻溝,要像打敗世界上所有妖魔鬼怪那樣鼓起勇氣跨過去,跨出第一步時可能會徬徨,但要學會堅持自己的價值觀,守住初衷,在一次次抉擇裡找到理想與現實的平衡點。「不要害怕冒險,人生本來就是要拿來冒險的,不冒險就不知道你的人生可以走到哪裡。」

小球從街頭藝人、棉花糖、舞台劇演員、電影演員到現在出了個人專輯,從工作室獨自奮鬥到變成唱片公司的旗下藝人,很想掌控一切的小球,學著把行銷、宣傳等形象包裝放手給唱片公司打造,也在各式各樣的電台通告、活動邀約中,發現自己的另一個面貌,在勇於嘗試的過程中重新認識自己。小球表示十年來認識很多不一樣的人,才逐漸領悟出原來可以用另一個方式跟人合作,中間可能有妥協、有掙扎,但世界上本來就沒有一條路是輕鬆的,只要真心喜歡就會願意埋頭苦幹。讓自己有強壯的心臟,大量地理解與認同其他人,並在協調與配合中找到屬於自己的定位,「我想要做自己,勇於跟公司協商討論、調整資源,讓我有空間做我自己。」小球自信地說著。(延伸閱讀:【向輸過的人致敬】小球 莊鵑瑛:在這個時代,失敗是一種幸運

張鐵志與小球兩人都經歷了許多身分的轉變,也同時有著很多元的身分。寫作、創作、辦活動、演戲、演講,生活中充滿著搖滾樂的精神,冒險而有趣。搖滾樂不只是搖滾樂,透過這場講座,張鐵志與小球同我們分享怎樣活得搖滾,忠於自己,勇於做自己、表達自己、堅守自己的價值觀。

獻給欠一個勇敢的人,鼓起勇氣塑造自己的特別吧,當你有一個獨一無二的價值才能在這個混亂時代冒險。