所謂詩意即盡情經歷生命,不抱期待地去擁抱生活,看見日常裡的微小美好,感受平靜中生命的鼓譟熱烈。

詩意本身是最難捕捉的,它生於轉瞬、滅於彈指,看似平凡卻是人類存在孤寂的救贖解藥。

香港作家陳慧形容:「詩意就是 TIMING,節奏,長短句,一下子的 INTERCUT,無前因後果,突然截斷出現的神來之筆。可遇不可求。」[註1]劉志祥則在《詩意與禪意》一文中表示:「詩意是平靜中的熱烈,而禪意則是熱烈中的平靜。」[註2]兩者的描述都可以在《派特森》一劇當中看見,那種每天看似繁瑣重複的細節中,迸發出某種跳脫常規的雅緻。(推薦閱讀:【為你讀詩】帶一片詩意走

《派特森》的劇情用一段話就能夠交代完畢:

「名為派特森的公車司機,住在紐澤西的小城派特森,每天 6 : 15 分起床,吃口味一樣的穀類早餐,走著相同的路上班,開著重複路徑的 23 號公車,下班回家吃老婆 Laura 準備的晚餐,飯後帶著英國鬥牛犬 Marvin 散步,途經社區酒吧與黑人酒保 Doc 喝啤酒閒扯,回家後早早上床睡覺,日復一日。」

但僅是這樣的描述則失去了太多太多在劇中更有朝氣、活生生的細節,故事如同七行詩般展開每天平凡、規律,卻有不同的生活記事,時間節點日復一日的重複出現,生活中不斷重複的元素也用不同的形式每天重新來到派特森的生活當中。

看平凡無奇、百無聊賴,卻會在意外中綻發某些非常枝微末節的趣意,讓人會心一笑。不禁想起人類學家李維史陀接班人艾希堤耶的著作《生命中的鹽》:很多人以為小確幸就是吃到好吃的蛋糕、看場特別的電影、靜靜的坐看雲起時,但往往這種無法預料的小趣味,在來臨之時能夠深刻感受到「活著真好」,才是小確幸的真諦,才是生命中的鹽。(推薦閱讀:【簡嫚書書單】致人生卡關的你!接受生命好壞,才算活著

在情節裡,一直不斷出現美國詩人威廉 · 卡洛斯 · 威廉斯,而「派特森」正是他一套詩集的名稱,創作靈感來自於自己在無用生活中捕捉到的景象。他是一位詩人,卻也是一位醫師。與主角身為公車司機的身份呼應,傳達身為詩人無關於職業、成就、年齡跟環境。

生活即詩,由某種固定的結構跟少許的變異組成,開啟詩意之眼即是享受生活,不抱期待的擁抱生活,就能發現其實每個瞬間都是如此巧合的呈現,每個片刻都是不可思議的安排。

任何人皆可以擁有詩意,成為詩人。