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東京未婚妻》裡的愛是跌撞閃耀的,與青春同樣。轟烈愛戀讓你更認識自己,那些在愛裡渴望的自由,要從自己的心裡去尋。

有一次在咖啡店聽見鄰座莫約 30 出頭的男女聊天,其中女方感嘆年紀越大越難展開一段戀情,因為年齡不只帶來皺紋,還讓她過於理性地了解自己。有些人根本不必試,就知道行不來。就像資深網拍買家,學費繳多了,光看照片就能判定這件衣服版型與自己不合、那件實際衣料鐵定不佳,連訂購、試穿、退貨的流程都不想跑。畢竟人到中年,時間寶貴。

30 歲在愛情碰壁,是因為太清楚自己的限制和能耐;而 20 歲的愛情,則是必定要跌跌撞撞的。(推薦閱讀:30歲與20歲的愛情對話:愛,一輩子的「生長痛」

不知道你是否還記得,自己 20 歲愛情的模樣?是寧願徹夜聊通宵,隔日直接睡掉早八也在所不惜的輕狂;還是帶著些許忐忑,同時卻享受著不確定性的矛盾。

電影《東京未婚妻》的愛情,是這樣子的。

20 歲的愛蜜莉留著比利時的自由血液,在日本出生後只待了短短 5 年,就回到屬於自己的國家。然而,日本對她而言從來就不只是「出生地」,還是她一心嚮往的遠方。她渴望東京、渴望成為日本人,甚至期盼自己有朝一日可以成為一個「日本女人」。於是 20 歲那年,她毅然決然背起行囊,展開日本的新生活。

東京的超市是新鮮的,東京的人也是新鮮的。透過一份法文家教工作,愛蜜莉認識了崇尚法國的 20 歲日本男孩凜吏。試教的第一天,愛蜜莉為了糾正凜吏發音的嘴型,下意識地輕觸對方的嘴角,而凜吏由驚嚇轉靦腆的神情,一閃而逝卻千迴百轉。

青春正盛的愛情,總是始於一種無法言傳的意會。

到了很久以後才明白,那時的小心翼翼,實際上只是缺乏勇氣。在一起前不敢說破,深怕交付的真心要不回來;在一起後不願直視兩人的鴻溝,總要到杯盤燙手摔個滿地才肯罷休。

正式交往後,愛蜜莉一個人在公寓裡又唱又跳,再輕快的樂曲都無法完整描述她內心的興奮。那是愛情世界裡的初生之犢才有的輕狂。而愛情教會我們的第一課,往往不是如何愛人與被愛,而是先重新認識自己。唯有了解自己,才有愛人與被愛的可能。

然而日子一久,愛蜜莉漸漸覺得有些不對勁。曾幾何時,令她生命有了光采的愛情,成了鞋裡的石子。她不喜歡凜吏總是故作神秘的姿態,也不懂自己為何總在兩人相擁入眠後,一人睜著空洞的雙眼呆望,覺得人生貧乏至極。內心有股聲音不斷暗示她,該是分手的時刻。但美好的記憶讓她捨不得又放不下,更何況凜吏沒有感受到絲毫異狀、持續付出的模樣,令她更為心軟。

原來「戲棚下站久就是你的」這句話,並不適用於戀愛上。因為時間就像流水,只會朝著單一方向沖刷,讓原有的事物一再深化。在時間的洪流裡,傷口被撫平、依戀被加深,而水流不會轉彎,破敗的愛情也不可能逆轉。(推薦閱讀:單身日記:我愛不起不愛我的人,我的青春也愛不起

為了沉澱心緒,在一次獨自爬山健行中,不幸碰上大風雪的愛蜜莉,在歷劫歸來後彷若大徹大悟般,對著空氣喃喃地說:「 那天,我學會要自由才可去愛」。

她領悟到沒有自由的愛情,就像是相互凝望的戀人,那不是她要的愛。同時,她也認識到,愛情只能是甜點,淺嚐讓人生滋味更添層次,但不能當作人生的全部。每一次的分手並不是用來提醒我們自己有多失敗,而是讓你在一場或長或短的雙人舞蹈裡,了解怎樣的舞伴適合自己,反省自己原先的舞步有多拙劣、多容易踩傷人,接著在下一次的翩翩起舞中,與另一個人迴旋出更和諧的舞姿。(推薦閱讀:【現場直擊】永遠修不完的《戀愛課》學分:在疼痛裡溫柔成長