卡比小姐寫女子獨身的灑脫,明白自己的價值後,不必急著尋個人來完整,至始至終我們都還擁有自己。

天一冷就非常想吃卡邦里意粉,咖啡店裡沒有單人座,只好坐雙人位置,和旁邊兩個打扮入時的女孩相距不到一個手肱的距離。

她們喜滋滋地享用着意大利麵、熱紅茶和一盤高聳入雲的冰淇淋鬆餅,作為不會把手機放在飯桌上的人,我在咖啡店能做的,除了吃喝和放空,就是挑剔和偷聽。誰叫店家的熱水果茶必需一大壺兩人份呢?我一個人慢慢喝茶,她們淡淡地侃大山。

「啊,春節又來!他們又準備問那個問題了。」
「真懊惱,你都怎麼回答的?」
「『我明天就結婚啊,你禮金打算給多少啊?』這年頭,必需四両撥千斤才能活啊。」
「唸中學時不讓談戀愛,到了大學又說學業為重,一畢業長輩就老是在催,催結婚催生小孩催生二胎,像趕績效報告。」
「你男友家人都不催嗎?」「他說等到猴年馬月,忽悠他們。」 獨自露面的利亞不介意眾人把她當笑話看。

她接過表弟妹發的春節紅包,總是笑容可掬,順勢說不結婚就有這個好處。利亞有過長期穩定交往的對象,但每到談婚論嫁,對方始終是太極高手。獨身後的利亞缺席了好幾年的家族團年飯,後來她明白家人就是家人,沒有必要為了趕不上「人生進度」斷六親,更重要是不再羞愧,搞清楚自己不是滯銷貨,而是稀有品。(推薦閱讀:【賭城單身女子週記】女人要的,是做為一個人的完整可能

願有人陪你落地生根,願有人陪你顛沛流離。長輩的渴望何嘗不是我們的渴望。柏拉圖《會飲篇》有著名的「另一半」理論,說宙斯想削弱人類,將人類劈成兩半,讓他們一輩子忙着尋找黏纏,患得患失。(推薦閱讀:徐若瑄的女人名言:沒有完美女人,是我讓自己完整

「我們本來是完整的,而我們現正企盼和追隨這種原初的完整性,這就是所謂的愛情⋯⋯全體人類的幸福只有一條路,就是實現愛情。」

利亞放棄尋找,很早學會不把希望放諸他人,學會自我圓滿。如果世上並不存在那個與自己失散的另一半,那是宙斯忘了把自己切割,因此應慶幸自己不曾被削弱,由始至終都是一個完整的人。