范琪斐答一問:在面對家庭與夢想間的掙扎時,讓我們試著定義自己想兼顧的「一切」,將夢想也規劃進去。

我的老公 Roberto 跟新朋友提到我時,最喜歡跟人吹噓兩件事。一個是:我的老婆很會騎馬,另一個是老婆雖成為美國人不到 10 年,但寫了一本有關美國文化觀察的書。

事實上我騎馬技術很不怎樣,現在還是只比初學者好一點,至於那本書嘛,從事文字工作近 30 年,只寫了一本,全部所得版稅可能不到 10 萬台幣,人家稱讚,我都不好意思。

兩件事看來毫不相干,一動一靜,但我知道對我老公來講是一件事:這是老婆的夢想。他會說:你去騎馬,家事我來做。(推薦閱讀:【蔡瑞珊答一問】夢想與現實間,做個站在中間的人

雖然他偶爾也會跟朋友抱怨:my wife is a bad wife 因為,這個,我掃地掃得很馬虎。Roberto 跟朋友這樣說時,我心中很感動,因為我這美國老公諸多不是,極為難搞,但對我的夢想,他總是全力支持,而且引以為傲。

當女人迷來跟我邀稿問我,對「女人是否能兼顧一切?」時,第一個來到腦海的想法是,美國社會對女性追求夢想的態度,是較亞洲社會平等的。

我也許離開亞洲太久,但在我成長的過程裡,聽過太多這樣的說法:

「女孩子讀這麼多書幹嘛」
「女孩子事業心太強會影響婚姻」
「女人還是應該以家庭為重」

最討厭的一句是:每個成功的男人背後都有一個成功的女人。

屁!

美國觀察:在職場與夢想掙扎的女人們

這不是說美國己經完全走出這種以男性為中心的沙文思想,不然希拉蕊競選總統時,就不會把打破玻璃天花板拿來當作口號,川普也不會當上總統。(推薦閱讀:美國夢屬於所有人!希拉蕊敗選感言全文:總有一天,我們會撼動玻璃天花板

我曾與專研女性議題的芝加哥大學教授 Rebecca Sive 談起此事,她說現今美國年輕女性最關心的議題,正是女人迷問我的:我要如何能兼顧一切?也就是說,美國女性仍在如何兼顧家庭、職場與夢想之間掙扎。

傳統的家庭價值觀,要求女性將先生的夢想,孩子的夢想擺在自己的夢想前面。社會的期許也是要求女性先做好太太、好媽媽、然後才是女強人。(推薦閱讀:性別觀察:衛福部「黃金懷孕期」說,女人的肚皮要回應多少社會期待?

在這一點東西文化也許沒有太大的不同,但在美國,美國女性可以很大聲的跟先生孩子說:"How about me?"

我沒有自私到覺得女性的夢想要擺在最前面,但社會也不應該老是要求女性要把自己的夢想擺在最後面。

在一個核心家庭裡,爸爸媽媽孩子的夢想應是平等的,至少應該承認女性有為自己夢想爭取平等地位的權利。

這是為什麼能理直氣壯的說這個 How about me? 很重要。有太多女性為了所謂的「和樂家庭」,很習慣的把自己的夢想自動擺到後面去,連說都不說。這些女性的夢想不是被老公孩子扼殺,是自己就先放棄了。

任何關係不管是跟配偶、父母、孩子、朋友、同事,要走得長久的關鍵,都在意見不同時如何取得共識。

但你如果不說,你的老公孩子爸爸媽媽公公婆婆如何知道此事對你很重要?所以第一步,就是要在家庭成員前,勇敢表達自己的想法,讓愛你的人知道,你的夢想是什麼,然後經過不斷的溝通,異中求同。(推薦閱讀:女人過了 25,為什麼不能再有自己的夢想?

把自己的夢想往前放,從討價還價開始

還沒有對象的女性朋友們,我建議可以採取臉書執行長 Sheryl Sandberg 的建議。找對象時就應該把能尊重你夢想的這一點納入考量,而且還能以行動配合。不能一方面說尊重你的夢想,另一方面又要你把所有家事工作一肩扛,剩餘時間精力才能去實現你的夢想。親愛的女朋友們,看到金光黨時,要知道快閃。

這個溝通過程不會容易,但不是不可能。

我跟 Roberto 之間常討價還價,很多亞洲朋友聽了覺得很不可思議。但我覺得能不傷感情的討價還價是一種藝術,雙方都要極力為自己的想法辯護。最後採取折衷做法,如果這次聽你的,下次就換我作主。

女性朋友常採取的策略是忍一忍就算了,或我自己做比較快的態度。因為害怕溝通或衝突的結果,形成長期累積的怨懟,總有一天要爆發。最糟糕的是到了五六十歲才在問自己:我這輩子都幹了什麼了?

美國年輕一輩在兩性平權上比我這一代,己經又進步很多,很多年輕小夫妻在溝通及分工上,合作更加協調。

比如 Roberto 的姪女 Emma 跟先生 Patrick,五年前結婚時住西雅圖。Patrick 當時在私立小學教書,Emma 則在大學裡做博士後研究,生活很穩定簡單。但兩人除了共同的夢想是有兩個孩子之外,Patrick 想成為專職作家,Emma 則希望在研究工作更上層樓,兩人於是同意,接下來八年,先以 Emma 的工作為主,Patrick 辭職,搬到密西根大學所在的 Ann Harbor。(推薦閱讀:致 2017 的職場筆記:做一個兼顧職場與家庭的爸爸

每天早上四點到七點 Patrick 在書房工作,七點全家起床後,一起早餐,八點 Emma 上班 Patrick 帶兩個小朋友一個三歲一個兩歲,做小朋友該做的事,並整理家務。

四點 Emma 下班接手,帶孩子煮晚餐,Patrick 則在書房工作,六點全家吃晚餐,八點小朋友上床。兩夫妻此時會一起看看電視或說說話,十點熄燈。聽起來好像很軍事化,但一家四口感情好得不得了。

Emma 告訴我,她很喜歡她的工作,如果可能她當然希望能多些時間投入,但她覺得目前狀況是折衷之後的最好狀態;Patrick 己經出版了一本書,第二本書正在籌畫當中,他也說他當然希望,他每天有十個小時不間斷來寫作,但一個和樂的家庭生活也是他夢想。

兩人說好,小朋友達到學齡時,將再度調整。我看 Emma 兩夫妻的合作模式,自嘆不如。因為我知道 Patrick 絕不會說 Emma is a bad wife. 但在美國生活就有這個好處,我可以對”bad wife”這個頭銜一笑置之;因為我知道 Roberto 在此時對 wife 的定義,是指能持家煮飯打掃洗衣的傳統定義。我的確在這方面,又沒興趣,又沒能力;所以我過去二十年都是努力工作,花錢請專人來做。

bad wife 就 bad wife 唄,完美妻子這個頭銜對我來講,沒有吸引力。但我知道我在 Roberto 心中,絕對是世界第一配偶,畢竟還有誰可以為了他想去非洲登山的夢想,去健身房苦練一年?

當你問著自己:我如何可以兼顧一切時,表示你是個有野心的人,什麼都要。我最喜歡有野心的女性了,有慾望才會敦促自己努力。但「一切」是個很困難的境界,所以第一步就是要看清自己,問自己想要什麼,自己定義你的「一切」。(推薦閱讀:挺身而進只對了一半!為何女人總要努力兼顧一切?