年輕時的磕磕碰碰,橫衝直撞去尋一個夢想,長大後時間讓你明瞭,有價值的事物都需要用耐心去耕耘。

以前年輕的時候覺得日子短暫,有什麼目標就想要不顧一切地往前衝;遇到喜歡的人也不管自己的狀態是否能夠談戀愛,就毫無保留地追;遇到挫折或者爭執,我絕對嚥不下那一口氣,一定爭到不是你死就是我活。年齡漸長,社會經驗開始累積之後,我發現人生教我最重要的一課,就是要「保持耐心」。

戀情剛結束,過往的我會習慣馬上去跟下一個女生在一起。一方面是消除自己的寂寞,另一方面是希望能夠透過新戀情轉移自己的注意力以及悲傷情緒。但這種療情傷的方式從來沒有給我一個美好的結局——因為我找新對象是因為我寂寞,而不是我真的愛對方。等到時間一長,新鮮感沒了,雙方爭執一多,才發現自己根本不喜歡對方,戀情也就告吹了。(推薦閱讀:單身日記:妳耐心等待一個人,陪你練習愛

現在的我,習慣讓自己先習慣一個人的生活,縱然失戀很傷心,但我不會刻意去做什麼事情來掩蓋。要哭,就哭到累;要叫,就去大聲歌唱;要出去放鬆,就立馬訂機票出發。療傷的過程很痛苦,但卻也是最珍貴的一段成長時間。因為你從極度的傷心難過之中,會去思考自己到底有哪裡不好,自己在戀愛中做錯了哪些事情;進而延伸到自己未來可以尋找哪些個性或者形態的戀人來避免重蹈覆轍。這一系列的思考時間只有在自己最脆弱的時候才有可能完成,或許這就是大破大立的道理。

在職場上也是一樣的道理。年輕的我,會覺得做任何事情都有它的價值。這個想法固然沒錯,但是這種作法堅持個 2、3 年,卻也浪費了不少青春。有新書的邀約,我一定接;有專欄或者活動的邀請,我也不管內容,一定立馬答應。做那些事情的一開始或許會覺得很新鮮,但現在回頭來看,我那時候因為做了太多不同種類的事情,導致自己術業不夠專精;也常常回想起那時候每天熬夜到半夜寫稿的時光——不僅收穫跟投入不成正比,自己的身體狀況也受到影響。(推薦閱讀:專訪社企流創辦人林以涵:創業不是比誰跑得快,而是堅持耐心蹲

另外也像自己過去初入金融業和現在身旁剛進公司的同事一樣,往往在工作上有些不順或者受到了上司的一些壓迫就離開了職位跳槽到其他的公司。雖然剛跳槽的薪水可能會比現在的工作還要好,但如果你只在一間公司裡頭待了不到 1、2 年就跳槽,長期來看,其實損失的還是自己。

在你還是下屬的時候,你會對上司的行為有許多的不滿;但當你在崗位上撐了幾年爬到了上司的位置之後,你看事情就會有完全不一樣的視野,也會明白當初上司為何要如此的對待你。跳槽絕對不是件壞事,但我會建議各位先耐心地撐過幾年,把該職位的責任和領導方式毫無保留地學完之後再跳,不僅到了新公司之後你不用再從基層開始做起,你也可以在新公司當中發揮你的過往所學。

這幾年的職場經驗,就跟在愛情戰場裡頭一樣,我學會了耐心地等待。有任何寫作上的邀約,我會先把邀約「已讀不回」幾天。利用這幾天的冷靜期,我會好好檢視這個提案對我的未來寫作生涯是否有大大加分的作用,以及評估自己要投入的時間和精力,最後當然還要兼顧作品的品質。(推薦閱讀:職場筆記:不虧欠別人,不辜負自己

透過了這一層的過濾,當真正地接下了提案,我也可以做的比較開心。而當在工作崗位上有些許的不愉快時,我也會透過運動或者社交活動來放鬆自己,然後不去過度地鑽牛角尖。等到時間一長,我通常會慶幸自己當初沒有衝動地遞出辭呈,我反而會高興自己又撐過了一課職場教育。

年輕的我像一頭喜歡盲目衝撞的猛獸,看到哪條路的前方似乎有獵物就往哪裡衝,雖然偶爾可以有大收穫,但更多的時間,我都浪費在沒有任何獵物的道路上。稍微長大了一點,我還是頭猛獸,只是我現在喜歡靜靜地盯著眼前所擁有的一切,然後隨時注意前方出現的獵物。我不再耗費太多的時間去一條路一條路地尋找,但我只要確定了某一條路有我最喜歡吃的食物,我就會毫不保留地向前進——而在這條路上的獵物,通常可以讓我撐過好幾年的寒冬。

有很多人說,人生苦短,所以想要做什麼就要立馬去做。這個道理或許是用在生命當中的很多事情,但對於愛情或者職場,很多時候耐心地挑選自己最想要的,其實才是關鍵。把人生拉長,耐心地耕耘 1、2 年,最後的收穫,可能可以維持好幾十年的笑容,你說值不值得?