劇場導演謝淑靖應邀答一問:女人能兼顧一切嗎?她提到,女人對自己少點苛責,想要兼顧一切,要先學會用兩種節奏過活。

謝淑靖導演今年的行程滿檔,去年製作的台灣首部街舞舞劇《夢舞街》三月底將登上廣州大劇院,跟中國的觀眾見面。下半年親子音樂劇《走吧!尋找最棒的自己》、老歌懷念音樂劇《舊情綿綿》跟新住民音樂劇《我的媽媽是 ENY 》也都將展開環台巡迴的行程。除了一直在進行的音樂劇編導工作外,她今年還跨足連續劇劇本、紀錄片拍攝跟書籍的編寫。身為一個導演、一個編劇、一個作家,她更是一個媽媽,時間該如何分配?要如何兼顧這一切?讓我們聽聽她怎麼說。



去年九月《舊情綿綿》排練照

有時搶手是看起來而已,善用時間其實逼不得已。

2016年年底,在收關之際,就開始接到許多單位的邀請,有的是加演,有的是新制,有的是自己熟悉的領域,有的深具挑戰性。零零總總、洋洋灑灑,一字排開直到2018。

眾多邀約,對於一個自由創作者來說,聽起來好像是件好事,但事實上,這是一份沒有一例一休保障的工作。如果七個業主,每一個都很寬容的只占去我每周中的一天,儘管日復一日,夜復一夜的加緊趕工,都很難跟業主說「對不起,我剛做完別人的案子,很累,我想先休息一下,妳的晚點再說。」

在最緊繃的時刻,其實對工作跟家庭都感到很厭倦,覺得自己只是在趕赴一個又一個的角色,卻沒有下戲的時候。拿下導演的面具、戴上編劇的、拿下編劇的、戴上媽媽的,坐下來喝一杯咖啡時,都感覺嚐不到味道。然後我們要去向誰說,我有了幸福的家庭、滿檔的工作,但我覺得厭煩,覺得好累?那妳接這麼多事幹嘛?不會分給別人做喔!

我體會到一件事,有時「想要的,負擔不起;想丟的,又捨不得拋棄。」人生的痛苦是不是都從此而來。

畢業的那幾年,因為覺得劇場的受眾太少,所以投身連續劇劇本的寫手工作,希望自己的作品有更多人可以看見。但是有時工作量過大、有時案子斷頭、有時資方跟製作莫衷一是,這看似報酬跟曝光率都比較好的媒介,卻讓我感覺到一種摸不到邊際的空虛。於是回到自己熟習的領域,劇場,不管規格大或小,只要敲定檔期,幾乎不會發生開天窗的事,而且劇場與演員、觀眾面對面的這件事,讓我所做的一切,都能這麼清楚的看見成效,看見自己對他人的影響,所以這些年來,就一直靜靜地待在這裡。

寫連續劇本本來不在預期,但是一個吸引人的題材、聲譽良好的電視台跟統籌,讓我忘了曾經的痛苦,先生鼓勵我再試一次。但連續劇編劇跟劇場導演的時間使用方式實在落差很大,有時排完戲回到家,卻有突如其來的進度要趕,即使在家了也無法好好陪小孩。

先生跟婆婆已經 cover 了大部分帶孩子的責任,我為了自己在家中的缺席,感到深深焦慮。連續劇劇本短又急的工作狀態,打亂我生活的節奏,看著自己日漸流失的生活品質,我開始萌生退意。

我跟先生表述我的心情,劇場媽媽這個名詞,好像意味工作與家庭兼顧,但事實上是不是兩樣都只做一半,沒一樣及格?(推薦給你:【劇場媽媽第一幕】孩子,不是你的負擔

我知道自己必須新檢視身上的重擔,哪些是可以婉拒?但又保留關係,哪些是要繼續進行,但是必須找人協助。我在衝突最深的時刻,重新檢視生命中的排序,有時壓垮自己的不是業主,反而是自己不肯放過自己的,所謂「工作上的榮譽心」。有時明明可以坦承自己的困境,與對方商量,以進為退,以退為進,就看自己要捨多少,留多少。世界上真的沒有什麼工作,是不能被他人替代的。

於是我將兩個案子介紹給信任的朋友接手,一個案子告知對方時間太趕,檔期很卡,但是釋出未來我可以協助的種種可能。連續劇則找了有興趣也有能力的朋友一起參與,大大降低我工作生活無法兼顧的焦慮,也建立朋友中年轉業的契機。然後呢,就是善用手上的時間,把其餘的作品做得更好,才不枉我承擔可能壞了交情的割捨。

而其實最跟我討時間的,是孩子。陪他吃飯、陪他洗澡、陪他唸故事、陪他玩遊戲,不會有收入、也不會有紀錄,沒有考績也沒有商機,很多男人不願意做這件事,因為對累積社會成就感跟增加家庭收入無益。於是男人寧願在職場征戰廝殺,把帶孩子這樣沒經濟效益的事丟給太太或母親。但還好,我老公有不一樣的目光。

孩子是一輩子的事業,親情是一輩子的投資,雖然緩慢,但是值得。所以要兼顧工作與家庭,必定要配備兩組時鐘,一個快、一個慢,快的像打擊魔鬼一樣,對付有時效性的工作,而慢的留給家人,用永恆的時間琢磨家庭的面容。(同場加映:【劇場媽媽第二幕】爸爸,你不只是賺錢的機器

我一樣會焦慮孩子的種種,作息、飲食、洗澡、刷牙、學說話,是否正常?是否養成好習慣。潘雨一直有著自己的步伐,有他的弱項與強項。我無法用度量衡去度量他的成長,有時明知他在某些地方落後了,卻也殷殷期待他其他部分發芽。

只是有時,看著別的孩子可以有很正常的作息,早睡早起,生活規矩被父母或祖父母好好要求。自己的孩子卻要陪著我,這裡巡迴那裏加班,有時晚睡有時早起,有時火車有時飛機,無法總是在正常時間用餐。別的孩子都在午覺,他卻醒著,或許他很小也要像爸媽一樣,學會自由與孤獨,學會特立獨行需要付上的代價。


(與孩子潘雨一起完成的水墨畫作)

想兼顧一切,首先要學會接納焦慮、面對失望。

要把時間極大值,我覺得有幾個要點:

一、要降低焦慮。很多時候是焦慮把的時間吃掉,不然大塊的時間可以處理大塊的事情;零碎的時間就處理零碎的事,快快慢慢總會前進。而焦慮容易造成誤判,瞎忙一通或是拉低整體心情,影響效率,要延長戰線,一定要快速排除這類情緒上的障礙物。(推薦給你:現代人的焦慮症候群:學著,讓自己安靜下來

二、平常就要累積人際關係的資本,因為不管在工作上或是育兒上,很多時間強碰的時候,就是無法親力親為,凡是想要親力親為,最是造成時間強碰,內心紛擾的主因。所以在工作、家庭上都必須安排代理人,才能讓事情多線並進。

而這些分身,就是我必須去關注的對象,他們的狀況是否良好、心情是否得到照顧、我們之間的資訊是否高度的聯通。跟老公感情要好,要能互相支援,不然我們就算是再好的媽媽,也只是好辛苦的媽媽。

三、學習面對他人的失望,或是自己的。能把所有事情顧好,固然很強,但擁有多少就意味著失去多少。擁有名聲、金錢,失去自我、失去健康、失去跟家人相處的時光。擁有親子時間,但自我成就受限;擁有家庭,但是失去冒險的天空…在此地出席,意味著在某地缺席,看開了,也就容易平衡了。可以的話,化被動為主動,彰顯自己想要的價值,主動出擊才能突破他人期待的困境。

四、跟時間做朋友。把目標的達成線拉長,因為所有的生命曲線都是緩慢的,有時時運不代表實力,我們的努力總要座落在大的時間循環之中,有時等待時機,有時借力使力,有時累積能量,也需要時間幫我們平撫傷口,或為我們的委屈平反。在暗處堅持,等待明處發光。(推薦閱讀:「與其管理時間,不如管理壓力」提高工作效率的十個秘密