蔡瑞珊應邀答一問:女人能兼顧一切嗎?她說,從自身出發,思索中間和適當,讓兼顧一切的動態平衡能不斷練習著自我調整。

關於事業:做個站在中間的人

女人能兼顧一切嗎?早晨醒來時這問題在我腦中打轉,幻想若此刻能擁有默契般的好夥伴,正在煎蛋為我準備一頓美味早餐,保留我能專注寫作的動力,又能兼顧肚子和腦子(笑),想著的時候,彷彿鼻子已聞到蛋汁香。

回到現實,我依舊一個人坐在家裡的書桌前,依舊望著眼前這扇落地窗,此刻屋外的陽光照射進來,屋內變得暖活也掃去昨日的10度寒冷。我嘆了一口氣,將電腦闔上準備踏往書店的步伐。「兼顧」對於追求夢想工作的我來說,太過於奢侈,人生總是要在折衝中讓步,在欲望和捨棄間,在夢想和現實間,做個站在中間的人,就好。

這天是茶屋進駐的日子,茶屋內擺放了作家林磐聳手繪10多年的明信片,他從2004年底開始進行的我的台灣MyHomeland的系列創作,每天持續抄錄般的日記式書寫,將學術研究用的空白資料作為載體,在台灣時所見所聞與不在台灣的所思所感一一記錄,經年累月下來有一定數量,林磐聳:「簡單的事情,做多了就不簡單;不簡單的事情,做久了就簡單。」

畫著時,他以簡單的筆觸,將繁瑣的思緒和奔波世界各地的游離,將瞬間的意念和思念的意像躍然紙上,將思念郵寄回鄉,郵戳上的日期和地點,是紀錄心靈與時空的對話,他與畫和明信片就像一座茶屋,讀了信和書就像待在茶屋一樣,找回寧靜和心。在畫畫的片刻裡,自己與手形成獨立的小宇宙,對望身後的大世界格外迷人。

林磐聳特意手繪了一張明信片給青鳥,他說:「每張明信片的背後都會寫上回家的路,將思念寄回家中,也有一些迷途尚未知返的信,可能是遺失了。」他淡然一笑的閒適態度,像是心牢牢定著等待著每一封漂泊的浪人回台。而自己依舊在漂流,心也依舊靠岸,以適當的思念傳遞剛剛好的溫度。

在我眼裡,他的書寫和明信片就是一種兼顧,在思念與歸鄉之間「做一個站在中間的人」。

茶屋的指導教授李清志:「希望人們在茶屋找回清閑之心」,傳達青鳥不追求表象的功成名就,或是膚淺的虛華熱鬧。書店裡的書像是青鳥,穿越在陽光與書櫃中互補於不同層次裡,三角窗象徵在面臨世俗環境始終堅守信仰而或許傾斜的狀態下,以鳥兒意象讓中心點被牢牢抓住,穩定又飛翔,高高盤旋在華山上像是一座文化燈塔,擁有無限自由與無限視野。

我望著包圍青鳥的三面三角窗,光線從窗外的玻璃透進,晨至昏醒陽光也隨著東起西落的變換不同光影,與屋內的昏黃燈光交織成美麗風景,此刻內心自由的青鳥正處於我心裡最中間的位置。(延伸閱讀:好的工作就像「理想情人」:理解你的挫折,陪伴你的成長

關於關係:努力成為適當的人

上個週末,男朋友跟我求婚了。對於女人能兼顧一切嗎?這段婚姻路開始之前就有了不安的討論。

他:「如果妳有小孩,那麼工作該怎麼辦?」

我:「你也是一半責任體阿。」

他說:「可是妳連自己都無法照顧好,總不可能讓小孩每天吃土司配花生醬。」我啞然失笑了,的確在青鳥書店裡,我每天都是土司加花生醬,更長時間是忘了吃飯。

日本作家岡田尊思出版的《母親這種病》,問道:母親,究竟是什麼?:「想要獲得肯定拼命努力,與追求完美的心情連在一起的,就是過份努力,為了盡義務、責任,或者為了達成目標,明明已經盡最大努力,還是會強迫自己再加把勁。如果不這樣做的話,就會覺得自己沒有價值,認為只有這麼做才能獲得身邊人的認同。然而這麼做是把極大的負擔強加在自己身上。」

我不想成為《母親這種病》後的婚後埋怨,不想過度勉強,用負擔和壓力來為難自己來獲得認同。那麼婚姻是什麼?是過份追求完美的開始嗎?

相對於追求事業的成功或夢想的往前,指標是容易的,只要傾聽自己心裡的聲音就能找到方向。與另一半共處,或許試著在自我與期許間找到取捨之道。(同場加映:擁有開心、滿足、幸福生活的基本條件:忠於自己

我說:「如果不結婚維持現狀一直下去,好嗎?理想上命中注定的伴侶就是無論如何都會在一起的,對嗎?」 他大笑了,搖一搖頭說:「好吧,那我只好選擇放下。」

「放下?」輪我驚訝了,「放下的意思是?你要放下我了嗎?」他有點惡作劇促狹一笑說:「放下對妳的要求,順其自然我們自會找到方法。」

默契就是相互著衝撞彼此,在事業與家庭間、在夢想與生活間、在熱情與虛耗間找到平衡尺,或許相互讓步,或許相互包容,對我來說幸福其實是一顆滾動著的石頭,無論前方的路是崎嶇或是平坦,唯有不斷的動能才能感覺到自己依舊還活著。

他的放下也是我的自覺醒悟的開始,花了10幾年的時間在工作上跌跌撞撞,或許路途是顛簸,追求夢想的意念是浪漫,或過於灑脫,偶而也想放縱一下讓自己喘口氣時,另一半的體恤和包容卻往往會在臨門一腳前讓自己回到適當的平衡點。

我們都該學會一起放下,適當學習思考兼顧的本質。

所以什麼樣算是兼顧一切呢?或許該從自身出發,思索中間和適當,讓兼顧一切的動態平衡能不斷練習著自我調整,讓每個你我都走在剛剛好的路上,期許每個人能一起分享困惑,努力找到解方。