看見貧困的龐大數據背後,渴望受教育的炙熱眼神。Cara Delevingne 走訪烏干達,她明白,要讓女孩重生,教育是唯一解方。

卡拉・達樂芬妮(Cara Delevingne)與 Girl Up、聯合國難民署 UNHCR 前往烏干達,進行為期一周的難民訪視行程。她用文字寫下自己的見聞感想,更發現—教育是當地女孩最迫切需要的資源,而快樂原來可以如此簡單。

上個星期,我在烏干達見到來自南蘇丹的難民,並度過我此生最難以忘懷的時光。我與 Girl Up、聯合國難民署 UNHCR(United Nations High Commissioner for Refugees)一同前往,此行的目的是為了更瞭解 UNHCR 針對難民危機的所作所為和為難民女孩尋求受教育的機會。這些女孩被迫離開家園,她們一心只想要上學,卻要擔心在青春期以前被迫下嫁他人。(推薦閱讀:用書本開啟教育革命!馬拉拉:「全世界孩子都值得更好的未來」

聯合國基金會(United Nations Foundation)為 Girl Up 的發起者,希望團結世界上所有的女孩,幫助彼此奪回自主權。他們透過教育,為烏干達和衣索比亞數以千計的難民努力。我非常榮幸能夠加入他們的行列,提高社會大眾對他們的關注度。然而,身體力行、親眼見證他們的行動,帶給我的感受是文字無法言喻的。

需求如此簡單

我們長達 1 星期的旅程從拜訪北烏干達和南蘇丹邊境的難民入境處開始,穿越一座橋樑後使得進入烏干達,過去 6 個月以來有 46 萬名難民(平均一天 2,000 名)走過這座橋,我們也下車用雙腳跨越同一座橋。

當我們從河邊回來的時候,我們經過許多赤著腳,將所有家當、孩子背在身上的人。光想到有多少人重複一樣的旅程,帶著這麼多東西,走了好幾個星期⋯⋯你是無法理解的,他們有著無比的力量。我們與 UNHCR 的夥伴和烏干達的政府官員聊天,這些官員在邊境提供難民熱騰騰的餐食與醫療服務,開車載他們到避難所,他們可以在那裡重建家園。(推薦閱讀:歐洲難民潮下被隱藏的名字!岸邊男孩艾倫的警示:「我們的夢想都死去了」

在 Bidibidi 闢護所,我和一群教室裡的女孩坐在一起,她們分享逃離南蘇丹的故事,公開說明她們需要什麼物資才能繼續求學。有一個女孩,她雙眼炙熱,堅定地說:「這非常簡單,我們需要書本,我們需要制服。」這衝擊著我,她們的需求對我們而言是那麼地簡單、那麼地渺小,對她們來說卻是如此重要。她們讓你覺得你是被寵壞的,因為她們一心只想要上學,而上學對我們來說卻是件稀鬆平常的事情。

在 Nyumanzi 闢護所,一群 8 年級的女孩讓我印象深刻,因為在其他地方,她們應該要上中學了。當我試著與她們聊天,她們有點害羞地擠在一起,一直笑著。過了一會兒,我轉過去跟 Girl Up 的副執行長 Anna Blue 說:「我們來跳舞吧!」我走到教室前方,開始教他們跳 Electric Slide,我們甚至還玩了一下假人挑戰(Mannequin Challenge)。當氣氛比較熱絡後,我跟她們聊很多事情,像是長大後想當什麼——有 2 個想當醫生、1 個想當工程師、1 個想當老師、2 個想當律師、還有 2 個想當記者。聽到這些讓我覺得很不可思議,因為她們是多麽想要留在中學繼續上課,但這對她們來說是多麽艱難。

求學之路:漫長而艱困

整趟旅程我都無法停止思考一個事實:在烏干達,只有 50% 的難民女孩可以上小學,其中僅有 5% 的女孩可以繼續升學。好多女孩都提到他們害怕被迫早婚,被要求在 11 歲就步入家庭;換言之,在應該要做功課的時間,她們卻在哺育嬰孩。好多女孩小學後就中斷學業,因為走到中學學校實在太遠了,或是因為缺少書本、筆、紙等簡單的用品。有時是因為沒有衛生棉,導致她們必須留在家裡。(推薦閱讀:志工旅行認識世界!張芷盈:縮小自己,才能擁抱世界

最讓我難忘的時刻是在 Bidibidi 闢護所難民學童為我們舉辦的歡迎會上,他們表演特別的 Bola 舞,伴隨著鼓聲、歌聲、還有律動。我環視大概超過 100 名跳著舞的學童,他們的臉上充滿光彩,真的是個非常、非常神奇的體驗。

不久後,學生與老師解釋學校需要更多經費來蓋永久的校舍,坐在臨時用帳蓬搭建的教室讓我心碎,常常有 150 名或更多的學生,擠在狹小的教室內站著上課。

快樂原來這麼簡單

下一站我們來到了 Palorinya 難民闢護學校,在那裡我和一個夢想成為職業足球選手的女孩用頭踢了一局足球,她真的很厲害!而且她還穿著涼鞋踢球。

在踢球之前,我和她還有她的朋友聊到她們逃離南蘇丹戰亂的歷程,談到她們目睹過的鬥爭場面,還有父母或家人當面被殺害的場景,她們臉上哀傷的神情令人難受。不過,拿出足球後,我們度過了歡樂的遊戲時光,就像其他地方的孩子在操場嬉遊一樣,這些孩子展現了人類精神強大的復原能力。

在 Nyumanzi 闢護所,我和教室裡的女孩聊了一下,就溜出去和社區的孩童在操場赤腳(好吧,我有穿襪子)踢足球。我想他們可以光著腳ㄚ子玩,我也要試試看!不管我們到哪裡,總有一群小男生在不遠處踢著一顆由紙團和細繩做成的小球,他們不讓我用手摸或用腳踢球,然後就一直笑、一直笑。在這趟旅途之前,我從沒想過逗人發笑可以帶給我這麼大的喜悅。

最後一天,我們來到 Pagirinya 闢護所。這裡的學校目前有 1,200 為學童,然而他們需要擴建校園,才可以在明年收容另外 2,000 名學生。

跟那兒的女孩們聊天,我再度動容,她們擁有的不多,卻拒絕他人的施捨。從她們說話的方式可以感受到她們是堅強、獨立的女性。她們所要求的只是一個小小的機會,小小的第一步,把教育當成一個小禮物送給她們,雖然渺小卻也巨大到能夠從此改變她們的一生。

一起幫助女孩們受教育吧!

在離開 Pagirinya 前,我們到戶外跟孩子們玩,我們圍成一圈做伸展操、繞著圓圈跑步、跳舞,這根本是在健身!Pagirinya 的老師表明說他們給予有特殊需求的學生或是深受南蘇丹戰亂創傷的孩子特別照護。儘管經歷風風雨雨,所有跟我聊過天的學生都充滿堅強意志,對未來滿懷希望。

我在這篇日記提到很多數據:460,000 名難民,這是多麽龐大的數字,而數字本身有件怪事:我們很容易模糊焦點,忽略了數字背後的人們。

事實是,我們都生而為人,我們都是相同的。在烏干達的人們就像你的小孩、你的姐妹、你的朋友或是上星期你剛認識的人,幫助他們就是在幫助自己。

如果你能發揮同理心,花一點點時間了解他們的經歷、了解他們腳下的土地正在沈淪,那麼你就會付出行動幫助他們。那就是為什麼我為自己支持 Girl Up、支持他們為教育難民女孩付出的努力感到驕傲。(推薦閱讀:童婚悲劇何時終止?阿富汗 14 歲孕婦被活活燒死

教育真的是讓這些女孩們重生最有力量的方式,幫助女孩們受教育,你就是在賦予她們自助的能力,這也是你可以給任何一個人最棒的禮物了。