在牌桌上跟其他的玩家聊天時,發現他們好幾個人住在賭場對面的短期套房,聽說很便宜,一晚才台幣600元,於是向其中一位玩家要了地址去看看。

 

走上樓梯看到很簡單的櫃台,一轉頭才真正讓我驚訝,一公尺寬的長走道,兩側一間間的門,非常乾淨並空無一物,空氣中瀰漫芳香劑的味道。

 

「這…根本是監獄」Dan 說。

 

打開房門一看,大約一坪半的大小,擠了一張單人床,一個小衣櫃,牆邊釘了長條桌,再擠下一間小廁所。剩下可以走動的空地不到一平方公尺,把我的行李箱拖進房間打開來,剛好沒地方走路了!

 

 

 

 

 

「你真的可以把我的三餐從門下遞進來!這真是監獄!」Dan 打趣的說。

 

「我們現在輸成這樣,還有別的選擇嗎?」我說。

 

韓國老闆娘用很破的英文跟我介紹公共區域、廚房、洗衣機等設備,衛生紙、盥洗用品全部都要自備,但是我已經無所謂了,現在只求便宜。談好了價錢一晚只要台幣500元,我和 Dan 正式開始窮賭客的監獄生活。

 

「我現在真的很感謝賭場…」Dan 說。「賭場的餐廳至少讓我們吃得很好!」

 

「那當然!我們也是在賭桌上付了很多錢!」我們兩人真是樂天派,在這種情況下還有心情開玩笑。

 

短租公寓不但空間小,空調設備也挺兩光的!Dan 住的房間沒有對外窗,他熱得在房間內都只穿一條四角褲。我的房間有對外窗,覺得悶了就把窗戶打開一點空隙,窗戶就是空調。

 

我們兩人在房間待不住,正準備去賭場好好工作的時候,Dan 竟看到一位 Las Vegas 相當有名的21點高手出現在隔壁房間。

 

 

 

 

 

「這些人在 Las Vegas 住的可都是總統套房,因為在賭桌上的時間很長,又下很大的注,所以房間都是飯店免費提供的。」Dan 說。

 

「那他有的是錢,怎麼不住好一點的飯店,跟我們一起擠在監獄裡?」我問。

 

「或許對他們來說,什麼好地方沒住過?房間不就是房間嘛!睡覺而已,哪兒都一樣囉!」
Dan 攤一攤手。

 

我可以確定的一點是,住在這多待一秒都會悶死的地方,肯定我們會很勤奮的天天上賭場工作。

 

 

〉〉更多來自美女作家唐宏安的【帶著撲克牌去旅行】專欄遊記

 

圖片來源:來源