望進生活的黑洞裡,看見溫柔地背面是殘酷,光明與黑暗共生共存。如果這世界不再溫暖善良,幸好還能感知,還能選擇,要愛還是恨。

這個社會教導我們要成為一個仁慈的人,偉大的不是承受背負的痛楚能有多巨大,而是挺身之後你能帶著寬恕原諒他人施予的苦,如此一來才能顯得慈悲。

每一個受苦的人都有心理層面的角度能思量,即便是殺人的那個兇手都有,沒有人能清楚地體會他人的經歷,因此多半在遭遇常人所不能忍之苦時,也時刻耳提面命自己要撐下去、吞下去,就像溺水的人一樣,你呼喊,可是岸邊的人只是對你拋了一個眼色,示意要你承認自己明知不會游泳,怎麼還傻裏傻氣的走進深不見底的海。

無知的人活得總是幸福,而帶有惡意的人,是自信而驕傲的,因為他明白即便他沒有要你忍,你周遭的人全都會要你忍,不然他們會說:「我覺得妳真的瘋了」,然後你,什麼也沒有了。

房思琪,如果你看見了房思琪的苦,你仍然可以選擇視而不見,過著美好如往昔的日子;但你也可以承認,原來這世界並不美好,溫柔世界的反面有邪惡。

人生盡是選擇,可以選擇雙手遮著眼,也能選擇睜眼看見光亮反面的晦暗。(推薦閱讀:《絕歌》日本連續殺人案!少年 A 告白:「殺人,是因為在他眼中,看到邪惡的自己」

「因為草莓有季節,我會患得患失,檸檬蛋糕永遠都在,我喜歡永永遠遠的事情。」

但願追逐的不是令人患得患失的季節性草莓,而是永永遠遠都能嚐到的檸檬蛋糕。

生活裡有許多挫折與硬仗要打,有時候文字不是救贖,只是記錄下這些苦痛,讓沒能看見世界反面的人,都能藉著文字習得一點點同理,即使他們只能偶爾伸出季節性草莓般的同理,也好。

能過平凡日子是世上最奢侈的事了。能經歷愛、討厭、恐懼、荒蕪、失重、柔情、欲望。

不是你不寬容,是這世界上有些事天理不容。

接受以後,是真的愛過,而自己是多麼幸運能成為一個還擁有感知的人。

有愛就有恨。(推薦閱讀:單身日記:如果要愛,要愛得像七月與安生一樣

《房思琪的初戀樂園》就像是強壓著每個人正視生活裡的黑洞,在深層極力攀爬,扶著書上的文字,一步一步直搗房思琪曾被丟棄的自尊和過去,這個社會似乎擅長用人性的羞恥心來殺害你,但有些戰役你得自己打,僅管多半是孤獨地想放棄,差一點就被絕望惡狠狠的殺死。

殺死那個求生的靈魂,還有因為羞恥和社會眼光而沒有勇氣說出真相的自我。

而什麼是「正常的人」?生而為人,必定得與過往的黑暗共存。