蔡瑞珊美意識專訪,看見慌亂時代裡的寧靜,心有天地哪裡都是歲月靜好,回歸感受,讓我們開啟下一個時代的美意識。

蔡瑞珊《美意識專訪計畫》,專訪選書人,讀品位也讀生活。第一輯邀請媒體界總編,選書《品味,從知識開始》。

品味,即是用心

很幸運的,他是我鄰居,所以我得以「用鄰居名義」感受他的品味,也才能理解所謂品味:即是用心與細膩。

T先生拿著剛收到的一籃酪梨,開心的說等待熟成時,可以製作成蛋捲早餐、如果過熟則可以加些苦瓜、鳳梨和蘋果調味,成了一杯開啟早晨的美好果汁。從他的 Instagram 裡,一張張有故事的照片背後淨是生活點滴,灰白濾鏡色調、偶而加一點鮮豔的紅點綴,我想起日本作家渡邊有子的《365日》,書裡極簡單的文配圖。讓書即是人;人也是書。(推薦閱讀:【向輸過的人致敬】蔡瑞珊:愛得像奧修一樣

「4月10日:每當來到馬鈴薯新產的季節,便會想做炸蔬菜」,一張新鮮綠意的照片,搭配像是與好友輕鬆對話的文字,呈現生活的習慣和感受是種日常,從每句渡邊有子不經意的語言,彷彿能看見T先生,也正簡單如此而優雅的生活著。

掬起一壺蒐集了半把個月的佛利蒙橘子、有酸味金桔和甜味橘乾,珍藏著冬季限定 TWININGS 的柑橘茶葉,用稍微冰冷的手,伸向透著光的玻璃茶壺,熱燙的水從壺間瀉下,倒映著眼前九重葛葉下的光影,水和光隨著風兒搖曳,壺裡的茶正濃郁著泛起芬芳。

「妳一定要喝,不然會遺憾到死」:他這麼雲淡風輕的說著

冬日披著毛毯一樣暖心,明明室內更為閒適,卻把自己置在冷颼颼的庭院裡,假裝不冷的固執坐在角落,只為了從透著一點和煦陽光的庭院,看見最佳視野的景致,偶爾感受一點冷冽刺骨的風,才能體會加持過後的溫度,身體讓舒適與一點點的為難共處,鼻間也在聞著燃燒一陣子的Bibliotheque:「調香師以法國圖書館為靈感」的燭香而倍覺幸福。

水野學《品味,從知識開始》寫道:「品味是每個人天生擁有的能力,肯用心鑽研就能夠擁有品味,關鍵在於感受他人的能力,而重要的不是點子,是精準度!」

認識T先生是從他的文章開始,他在社群上呈現的與任職總編輯所寫,是截然不同的風格,是較為深刻而犀利。當談到時下社會景況,卻總是一副無而所謂的淡然,彷彿能看透事件表象直往真實底層的精準,擁有不可忽視的存在感。觀察他同一領域堅持了近20年,從事的行業是編輯,在光鮮亮麗的時尚產業中,相對於茫然的大眾是一種安定而優雅的力量。

對於我來說,這種安定正足以在紛亂的景況下,讓人拾得片刻寧靜。

記得那天溫度有點低,約是12度的早晨,到他家還沒坐下,兩排像是一種設計好般的書櫃正在眼前展開,「這什麼?」有年代和記憶的書籍有次序的訴說他的經歷和努力,每一櫃都足以花上時間細細閱讀。(延伸閱讀:【蔡瑞珊閱讀散記】獨立書店的初心,夠勇敢就有選擇

歐洲設計年鑑、時裝週雜誌和各個年代區域性的街頭獨立雜誌,和任何意想不到的小書籍,沈甸甸的重量正擺在鐵架般的書櫃上,有設計感的鋼柱承擔住他10多年來累積知識的重量,每一本裝禎如新、蒐羅齊全的像是寶物一樣,都是珍藏。第一次看見時我簡直捨不得離開,心裡想著總有一天要把這面牆全都讀透。

「給妳。」遞上一杯水,水是溫的、有黃檸檬片。

某天早晨我走到家裡附近的市場,也想買顆黃檸檬,卻怎麼樣也找不著,一樣的12度冬天氣溫,我傳了訊息問他:「在哪買?」

他說:「喔,那個不是每次都有,新光三越A4有機會 。」

原來品味是種生活習慣的積累,不是你走到哪個地方想要仿效就能擁有。水野學在書裡說道:「所謂品味,是指能夠判斷出無法以數字量化狀態的優劣,並加以最佳化的能力。」他並以水做比喻:「有些人會去思考如何在最適當的時刻端出最適當的水,用理想的方式呈現,則是品味。」

我想著那顆黃檸檬,當你非常執著的看待一件事,即能思考品味,也能從品味體會人的用心和真誠。

然而現今的我們在忙碌的生活下,還能擁有品味嗎?

水野學舉了豐臣秀吉時代的千利休為例,他以品味沈靜了日本戰國時期後的心靈,以 wabi-sabi 注入了素樸和寧靜,也奠定日本在文化多元的風格下,還能回到安定的本質。此時我們正處在紛亂的台灣,等待著新品味能量的誕生,和日本一樣是從技術到品味的回歸,亟欲回到原點,回到感受品味和用心,回到再開啟下一個時代的美意識。

設計就藏在細節裡,品牌也藏在細節裡,在這個講求精準度的時代,如果能體會自身的存在,即使只在一個小島上過著封閉的生活,世界也能顯得更加開闊。而品味需從知識開始,磨練需要經驗和學習,要讓吸收的學識成為自己的東西。感受力與好奇心正是人與生俱來的能力,就像3歲前的嬰孩一樣,始終能用驚奇看世界,能找回心裡最初的品味。(你會喜歡:閱讀、旅行、攝影!Me Time 時光的六款陪伴 APP

品味就存在每個人心裡阿!

所以還好,他是我鄰居,我才理解生活也懂得了一點品味。