從格雷與安娜,看感情裡的糾結與付出。當他渴望依附、她渴求被愛,強烈愛火燃成烈焰,唯有透過真心溝通與擁抱傷痛,才能感受烈火後的溫暖心跳。(搶先看預告:《格雷的五十道陰影——束縛》

平凡無奇的女一配高富帥的男一,是韓劇和這部電影擄獲人心的一部分(如同日本 A 片美麗的女優配記不住長相的大叔?)。我想是給女性有種親近感,高富帥沒那麼高不可攀,跟條件好的人在一起,意味自己也是不錯的人。

從書店暢銷排行榜和 Johnson 新作《愛是有道理的》花了幾段篇幅論述它,知道這作品的存在,抱持對伴侶諮商的熱忱,觀看了這部電影。網路部分言論批評高富帥的格雷,莫名其妙瘋狂追求平凡無奇的安娜——但我看到的不是「莫名其妙」,而是格雷覺得被安娜了解,同時,也在她身上感覺到童年侷促不安的自己,心境自然就靠近。記得他倆第一次見面片段,格雷慣性表現「堅強,一切掌握其中的控制感」。(以下有雷)

「你為何要資助難民區?」安娜問。 「為了商業利益。」格雷冷冷地說。 「我覺得你其實還有其他想法,你心中有愛」安娜直覺回應他。

於是,格雷的表情從制式的冰冰有禮,多了點柔和。接著,安娜用鉛筆抵著嘴唇動作,格雷手掌緊握桌沿,克制內心的性欲。

格雷眼中「愛的公式」

格雷的第一個依附對象——母親,她的背景與死亡,以及童年遭羅賓森太太性虐待,都不難想像對孩子心中深深被植入「我是不好的、骯髒、污穢、病態的」內在運作模式。對他來說,腦中有一個「愛的公式」。(推薦閱讀:與控制狂談戀愛:格雷的五十道陰影

愛=稍縱即逝+疼痛+性+虐待+控制+被控制。

小時候是無力保護自己的臣服者,成年後轉變為支配者,想要奪回失去的控制感。而 SM 相當考驗人的道德觀,格雷當然也知道,所以當他帶著安娜第一次參觀「PLAYROOM」,安娜驚訝不語,他著急要求安娜說些話。

其實,真正焦慮的是格雷。我看到的是,他很擔心安娜如何解讀他,會不會 嫌棄他?討厭他?

另一方面,安娜的母親改嫁 4 次,她形容母親「無可救藥的浪漫」,電影告知觀眾畢業典禮母親不來參加,可以想像安娜的內在運作模式是「我是不重要的,沒有人在乎我」,當格雷被未滿足依附需求——控制感趨使,積極追求安娜,就非常回應她的依附需求——被愛被渴望。

兩個不安的人,因為緣份的偶遇很快墜入情網,卻很快的也因雙方覺得對方不願意滿足各自的依附需求而爭執(怎麼樣,這樣的劇情熟悉嗎?是不是和你的感情有 87 分像?)。

一般,與不一般的愛

安娜要求像一般情侶看電影,相擁入眠,自在的身體接觸,對格雷來說都是很陌生和可怕的經驗,在他世界裡,熟悉的愛不是這個樣子;而格雷不斷強調的臣服者與支配者的關係,對安娜來說,那是種羞辱、不被憐惜。

那種不被重視她,不被在乎的感受又湧上心頭。她悲傷,他恐懼。兩人互相吸引、互相勾動、卻又相互挑戰。當對方索求的愛是你所陌生的時候,你願不願意當那個,先跨出一步改變的人?(推薦閱讀:心理諮詢背後的心理學:每個人都曾受過傷

我在看電影的時候一直自問:「倘若這對伴侶如果此刻進入諮商室,會困難治療嗎?」(我也真變態,好好看電影不行?)

其實格雷的創傷,建議同時接受個別治療,而伴侶諮商也有幫助,我覺得他們還沒有互動僵化到無可救藥。例如,格雷其實對安娜有許多的破例,像是相擁入眠,願意帶她看電影等等⋯⋯,安娜願意嘗試體驗臣服者與支配者的性愛關係,顯現出雙方願意妥協,想讓對方開心,想更了解對方而有的善意。

所謂相愛,就是願意冒險嘗試自己所不熟悉的事情,因為相信對方不會傷害你,你相信他會承接你,所以你跨出一小步,去做那些你原先打死都不願意做的事情。這樣的一步,也跨出了你過去陰影的束縛。

親密關係裡的脆弱與無助

比起第一集,《格雷的五十道陰影——束縛》,其實格雷和安娜有更多的溝通、協商,當然,因為深刻的情感連結,兩人的性愛更是激情火辣。這篇文章我想從情緒取向伴侶諮商的觀點分析,定格放大看電影兩個讓我印象最深刻的片段,細細咀嚼,重新品味格雷與安娜之間的「話中有話」。 (以下有雷)

片段一:格雷力挽狂瀾,追回安娜

安娜並不如你所想像的堅強,或者說,在她強勢背後所隱藏的是「不安」。而貌似掌控一切的格雷,其實也擔憂安娜遺棄他。

格雷:「這次⋯⋯不再有規則,不再有處罰」 安娜:「不再有規則,不再有處罰,還有⋯⋯不再有秘密」

試著感受一下,安娜為什麼執著兩人之間「不要有秘密」?其實,從第一集開始她就追問格雷的「過去」N 次⋯⋯她在擔心什麼?秘密,對安娜來說似乎是「你對我有所保留,這樣我會不知道你在想什麼?你的感覺是什麼?這樣我會覺得我們好像在一起,但彼此的心,卻是那麼的遙遠,我是那麼努力想要靠近你,而你,卻把我阻擋在外,我⋯⋯難以靠近你⋯⋯」換句話說,安娜表面看起來有很多要求、咄咄逼人,但內心深處是忐忑不安、孤單與受傷的。

「有啊,我有告訴妳我的過去,在妳睡著的時候。」他有點玩笑似的辯護。

那麼,格雷為什麼隱而不說自己的過去呢?回首他每次對自己生日的「無感」、「低調」,或許他內心有幾個聲音是:「我這個人的出生到底有沒有價值?在我好小、好小的時候,常常躲在餐桌下,發著抖,看到我爸爸打我媽媽,聽到我媽媽的慘叫聲,他打完她,接著,他就會把我拖出來,狠狠揍我⋯⋯我不知道為什麼會發生這些事情?是不是我根本,就不該被生出來到這個世界上?」

「我有好多不堪的過去,讓我覺得自己是個糟糕、骯髒、不幸的人,我不知道怎麼告訴妳⋯⋯我怕妳知道我的過去,妳會嫌棄我、妳會離開我,那是我最恐懼的結果,我怎麼敢告訴妳呢?」(推薦閱讀:《格雷的五十道陰影》背後的五種戀愛心理當貼心變成控制欲!

格雷很會送花、送車、駕駛直升機和船,討安娜歡心,卻無法跟安娜說自己,是因為即便擁有俊俏容顏、強壯體魄、富可敵國的外在條件,過去的陰影仍像鬼魂一樣糾纏著他,他依舊自我懷疑、自我嫌惡,所以,他也深怕安娜不喜歡他、會離開他。

片段二:見格雷一聲令下,前任臣服者棄械下跪,安娜跑去淋雨

格雷與安娜這一段沒有太多對白,而是萊拉(前任臣服者)因妒火中燒,不甘只有自己過著悲慘生活,舉槍瞄準安娜,安娜情急下說了幾句話,試圖想安撫萊拉,卻也道出心中的憂慮:

「他(格雷)對我、對妳,沒有什麼特別的差別待遇⋯⋯」 「他早晚有一天會對我厭煩⋯⋯」

格雷在這危機的一刻救了安娜,要她趕快跟司機回到他的住所,但安娜沒有坐入轎車,而是轉身在雨中無目的的漫步。安娜被格雷與萊拉的互動衝擊到了,她心裡可能有這樣的聲音:「怎麼辦?格雷他是那麼習慣當一個支配者,那他真的會喜歡我這個不甘於當臣服者的女人嗎?他跟萊拉的一來一往是那麼的自然,但我不喜歡這樣的方式啊!他是不是在忍耐、在壓抑心中的渴望?他這樣跟我在一起會快樂嗎?」

安娜經歷到一個兩難:如果堅持不當臣服者,格雷會不開心;如果違背自己心願當臣服者,自己會不開心(其實,這也是很多感情會遇到的兩難)。不管選擇天平的哪一端,總有人在這段感情中不愉快,最終,這段戀情就會劃上句點。萊拉的出現,似乎讓安娜也開始焦慮——有一天,我會不會也變成像妳這樣,為情落魄而憔悴的模樣?(推薦閱讀:拉近愛情的距離,三個方法成為格雷的貼身情人

所幸,安娜的焦慮不安,被格雷成功的化解。這次,沒有鮮花、沒有昂貴禮物,而是他的真情告白,他誠摯、傷痛的對安娜說:「不要離開我,我怕妳離開我」,並拉著安娜的手,觸碰他一直不願讓人撫摸的身體。在心裡、在身體,格雷冒了很大的險,他的話語與行動展現了他在親密關係裡的脆弱與無助,而不是過往的難以接近、霸道蠻橫。

重要的是,安娜溫柔的「接住」了他的告白,輕撫他、擁抱他。對格雷,這是新的、陌生的經驗,給了他不同以往的感受,他發現:「我表現得脆弱,我不會被處罰,我會被愛,被擁抱」,彼此之間的情感連結變得安全、穩固。所以,安娜會變得更放心,主動要求進入「play room」,兩人也變得不會糾結於臣服者與支配者的位置。

願意去受傷,才能解開不安的束縛

在感情的世界裡,我們每一個人都是格雷,也都是安娜,想說的說不出口、而說出口的儘是防衛和刺傷彼此的話,用很多片段、瑣碎、打岔或逃離的語言,不讓對方進入自己的真正的世界。格雷的控制、安娜的要求,兩個人明明很想靠近卻又推開對方,為什麼要這樣?因為我們都怕受傷,我們都怕雙手捧出心給對方,對方拒絕、嫌惡我們,這樣的害怕讓我們築起防衛的高牆。

當一段關係沒有安全感,我們就會用過往僵化的方式去經營關係,讓彼此都陷入痛苦。一個有趣的弔詭是,雖然過往的束縛讓我們防衛、受傷,但當我們甘願受傷、對方也接起這個傷口的時候,束縛反而就會瓦解了。

我們都對愛渴望,卻又害怕受傷,但只有在你冒險交出自己的脆弱時,對方才有機會接住你、擁抱你,讓屬於你們的王國降臨。