我們的年紀隨著時間往前推去,經歷了一些事,不再是莽撞求愛的少年,但也還小心翼翼想著愛情模樣。生活、工作上你有自己的一套堅持,人前你端上隨時準備好的自己,在關係裡也希望自己足以強壯的能和對方並肩往前。讓我們跟著女人迷作者陳太陽的文字,拾起不那麼完整的自己,在日子裡找到相愛的勇氣。(同場加映:不是不相信愛情,是從來沒放棄過相信愛情

還記得去年那個炎炎夏日的七月末梢,與剛分手的工作突然一夕間所有的愛恨情仇就這樣煙消雲散,有一種夢般的不踏實感,說不上來地,突然離開了忙碌的生活,卸下了所有防備與壓力,一時之間多了太多時刻需要與自己對話,生活變得好安靜,有的只是自己的心聲,想要拒絕聽見都難。

工作沒了,感情也沒了,一個是自己甘願結束的,另一個是被逼著結束的,其實都是結束,但心裡的感受就是不同,與工作的分手,算是平靜的,與同事們仍然能夠當朋友,好像未曾離開過那份喜愛的工作,但感情不同,說了再見以後,好像雙方就這麼轉身成了再也不相見的陌生人,明明城市很小,但在街頭上也從未巧遇過對方,這該屬幸運,還是不幸呢?

某個夜晚,與兩個同組的前同事相約在酒吧,是一間未曾去過的酒吧,在台北很深的巷弄裡,沒有酒單,只能憑著一股想像,與打從進門就沒給過好臉色的店員交涉,說著也就放棄了,想說來酒吧其實也就是圖個氣氛、混口酒喝,最重要的還是能與朋友相聚,在一杯酒下肚後,多少能夠因為真話而拉近彼此的距離。

那晚是我遇見 V 的第一天,他與兩位前同事都相熟,而我卻是第一次見到他,他們倆嘻笑地說:「妳單身,不如介紹他給你認識好了,他也單身」,好像全世界單身的兩個人只要相遇了,就肯定有機會似的,對這樣的話語也見怪不怪了。

喝了幾杯差強人意的酒後,四個人便轉戰到隔壁條巷子的另間酒吧,打算讓這夜晚還有再一次的機會遇見美酒,那是間音樂滿吵雜的酒吧,屬於我比較不喜歡的類型,不過幾杯酒下肚了,聚首的人對了,其他也不太重要了,但正是那晚,那天晚上以後,V 與我開始談天。(推薦閱讀:「在喜歡的人面前表現真正的自己,最難能可貴」專訪香港暢銷作家 Middle

老喜歡從電影開始測試對方與自己的契合程度,還有書籍,當然其他的生活嗜好也在一次次的談天裡彼此了解,接著我們一起出去了好幾次,認識了各自的幾個朋友,有時相見是一群朋友,有時是單獨兩人,多半就是去酒吧喝酒、去居酒屋吃又貴又精緻的烤肉串、或者是去看電影、還有幾次是去他那充滿個人品味的家,看著電視聊聊天。

一切都相當自然,直到彼此開始有了些情感上的變化,如常的友誼,一旦觸及了愛情,任何事情都能變得複雜,從每一則訊息、每一回見面都暗藏著彼此想深埋卻又忍不住透露的心事,你覺得這人挺好,但自己的狀態卻還沒準備好,因為太多的過去都還尚未和解,你沒法堅定的確認,自己現在有足夠的勇氣面對一個新的人,即便你知道他好,全世界也說他好,你沒勇氣就是沒勇氣。

很多人說,一個人若無法接受最差的你,就沒資格擁有最好的你,這道理全都懂,卻沒辦法做到,因為那時的 V 太好了,而自己的狀態實在太差,過去自信地認為對生活擁有一套規劃的自己,在那段只聽得見自己心聲的時期,就怎麼樣都問不出自己到底想要些什麼,對未來、對職涯、對感情、對生活,各方面都是,很久的以後才知道,愈是重要的事,愈不能急,做什麼都搶快的自己,說著慢活的好,卻實則過上停不下的急促日子。(推薦閱讀:【痊癒日記】第七章:接受狼狽不堪的自己

懷念起過去那個什麼都有計畫的自己,在空白時刻,卻老害怕任何相聚的場合,有人會不經意的問上一句:「所以你接下來有什麼打算?」,朋友們是關心,可自己聽上來也替自己擔心,好怕就這麼一直沒打算,當然那也僅是情緒上的鑽牛角尖。

問問 V 這該怎麼辦,他就那樣子老是回幾個玩笑話,但又感覺到他對生活的認真,與自己的階段完全不同了,好希望自己也成為那個對生活堅定的人,安穩之後,才有資格戀愛,也才有心力讓另一個人因為自己而幸福。

V 是很好的人,到現在還是,一個會把家裡整理的乾乾淨淨、把朋友照顧的服服貼貼、把自己的生活安置的充滿樂趣的人。

在灰心的時候,你只擁有接受別人給予的幸福資格,脆弱無比的自己,是無法給別人幸福的,而愛是互相,當你準備好的時候,你才能給對方滿滿的愛。

如果你深愛一個人,你會為他擋下全世界的子彈
--- 電影《完美陌生人》

愛是這樣的,你深愛他,你就會願意為他擋下全世界向他投擲的子彈,說什麼也不想看到他受一點傷,但在那之前,你得先強壯,你得先為自己儲備愛人的能量,不是甜言蜜語,而是那個可以一起牽手度過挫折與煎熬的強壯心靈,而不是僅能接對方的好,自己卻對生活無能為力。(推薦閱讀:單身日記:我願意與你共享脆弱

如果你心裡也有一個想要好好愛他一回的對象,或許你也會同我一般,希望自己雖不是完美,但擁有一顆善良柔軟,還能替對方著想與能夠溫暖他的心,一起對抗這世界帶來的傷,一起在生活裡走踏,推開世界的門,用著一顆不懂計較的認真,面對這個你在乎的人,原來,他就是你自負的膽量,而你也願為他,先作一個勇敢過日子的人。

不願只作他身後的人,願作挺身為他的人。