單身日記,用 500 字寫繾綣的單身心事。有一種戀愛是,妳遙想著他,卻也明白那只是妳投射理想的幻影。妳追逐、妳付出,妳無所畏懼,因最熱烈豐盛的愛,早已超越形而下的他,成就了更遼闊的自己。(同場加映:「我愛你,更愛追逐你的旅程」從《千年女優》看今敏獨特愛情觀


圖片來源:2001 千年女優製作委員會

大雪紛飛的傍晚,街道染成一片雪白,心不在焉的千代子,撞上正被政府緝捕的左派青年畫家。

她將畫家藏於自家倉庫,兩人在月夜一起想望和平,可畫家必須繼續逃亡,他託給千代子一把鑰匙,約定承平之時再見,便驟然消失在千代子的生命。

有一種戀愛,還沒開始就嘎然而止,於是妳努力發熱發光,只希望他驀然回首時,發現燈火闌珊處有妳。

千代子沒有任何關於畫家的聯絡線索。為了讓畫家能找到她,她決心成為演員。

「世界變了,我根本不知道該怎麼才能找到他,然而總有機會,他會看到我主演的電影。」

那是一種名之為愛的情緒。有一種女子,一旦認定了,她的等待就是主動追尋。因只要還能向前,就不算失去。

千代子的愛,是準備好自己,為愛鋪張生命。

她接演一部又一部的戲,在電影與現實交錯的時空展開千年追尋,千代子不停地跑著:在雪地裡的車站;在淪陷的中國北方;騎馬飛越戰國到幕府時代;一路狂奔到大正、昭和時期⋯⋯


千代子曾想停止追尋,卻又害怕自己真停下來了,老女巫說:「這是妳的詛咒,妳將永世受愛的烈焰焚身之苦。」

可身而為人,我們哪個不是註定為愛拖磨,在愛的過程知曉人間的真義,必須暴烈地悲傷,熱烈地祈想,明與滅,希望與絕望,人的誕生至終結,亦不外乎如此。

電影最後,千代子追到新世紀,她毅然踏入太空艙。縱使再見愛人的希望渺茫,她仍決心往荒涼的月球飛去:

「因為,我真正愛的,是一直在追尋他的我自己啊。」


她目光閃亮,直視鏡頭,朝坐在沙發的妳這端直直地望。

於是妳恍然大悟——戀愛,原來是對自身的熱烈迴響,與具體對象無關。永遠追尋戀愛狀態中的自己,全力以赴地愛,是一種強勁且超然的生活方式。

妳無須倚賴任何人,就能華美繁盛地盛開下去,至少《千年女優》的千代子提供了這樣的可能性。「妳也能這樣強勁地活唷」,擦乾眼淚,妳彷彿聽見她這樣說。

如果要愛,要愛得像千代子一樣,傾力追尋。因我愛你,是為了成就無悔的自己。