單身日記,用 500 字寫繾綣的單身心事。如果要愛,要愛得像珍柏金一樣,拖著愛人的手,一手環抱前夫的女兒,共組家庭,幸福是最簡單的一句怕你孤單。而即便分開了,也不是因為不愛。(推薦閱讀:單身日記:如果要愛,要愛得像佩蒂史密斯一樣

1969 年,Serge Gainsbourg 甘斯柏與 Jane Birkin 珍柏金合唱「我愛你,而我並不」je t'aime, moi non plus,露骨煽情,耳邊呢喃與床榻喘息,演繹英法混種的愛情。

1968 年,珍柏金從英國乍到法國,帶著自己跟前夫生下的,剛滿一歲的女兒,一句法文也不懂,剪著齊平瀏海,眨著水靈大眼,在電影《Slogan》與甘斯柏演對手戲,甘斯柏連看也沒看她。

甘斯柏是才子也是浪子,當時還跟 Brigitte Bardot 打得火熱,珍柏金跟他一路錯過,直到電影殺青,他們才牽起手,跳了第一支舞,一路跳到床上。

愛像花,正旖旎盛放,我總想,是愛人的目光,讓巴黎擁有花都美名。

甘斯柏在她面前甘願像個孩子,珍柏金說,「我愛甘斯伯,我無法克制的愛他。他有極度哀傷的眼睛和美麗的嘴唇,他為我念他的詩集,一字一句,他是不可思議的戀人──浪漫和幽默的混合體。」

他們並不一見鐘情,卻一路相愛纏綿了十多年,做彼此的繆思。他們誰也不是男神女神,只願是平凡無奇的戀人,是你的戀人就夠好了。他們凝望對方生長自己,他們相愛、抽煙、舞蹈、爭吵,珍柏金經常一手環抱著女兒,另一隻手牽著甘斯伯,散步走在聖日耳曼大道。

那是畫面永恆的 69 年。他們一路走,推出第一部合輯,69 Année Érotique,情色六九年,愛得旁若無人。

他們留下一幀幀充滿愛意的照片,浪漫激情的歲月卻怕是累人的。甘斯柏迷戀她,卻長期酗酒,他的愛非常狂暴,她愛他愛得就要喘不過氣。珍柏金最後離開了甘斯柏,組織另一個家庭,1980 年,甘斯柏只好灌自己更多的酒。

時光向前走,珍柏金新生的女兒誕生,甘斯柏從遙遠另一頭,送上整套的嬰兒服和卡片,寫上署名,自稱二爸 Papa Deux,後來,他成了孩子教父。甘斯柏才氣縱橫,逝世得早,死於 1991 年,珍柏金沒說話,靜靜把自幼陪伴自己的玩偶 Munckey 放進甘斯柏的棺木,安葬陪伴,多怕他孤單。

這不是個完美的愛情故事,他們的愛是紀年史,勾纏了十多年,情份還沒完。1969 年永遠定格,他們不在一起了,愛用另一種方式留了下來,證明他們始終無法拆散。

珍柏金最後離開了他的第三任老公,瀟灑的說一句,與其和不懂我的人在一起,我寧可自己生活。自此之後,珍柏金一直住在她與甘斯柏相愛過的巴黎,那裡有她狠狠愛過的痕印。

如果要愛,要愛得像珍柏金。愛人的城市讓你感到溫暖,自此之後再無他鄉。若是離開,不見得是因為不愛,是捨不得我們愛得這麼辛苦,離開你的日子,你一直都還在,我閉上眼睛,就看見你,在那裡愛我。