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古早味雞精】用沈澱千年的古典文學,為你熬煮一罐古早味雞精,不論職場煩惱、戀愛心酸,古人都先為你嘗盡滋味。飲一口,就回甘。女人迷作者半寧布衣最新專欄,讓我們用古典文學渡人生的難。一輩子很短,你有幾次刻苦銘心的單戀?(同場加映:【古早味雞精】秦嘉與徐淑:傾盡一生談場遠距離戀愛

柏原崇和佐藤藍子的《惡作劇之吻》是我的第一部日劇,魯莽卻熱情的女孩追著聰明而冷漠的少年,一聲一聲地喊、一步一步地追。悲傷是掉在手心的雨滴,若無其事地一擦就淡去,只留下掌心微微濕潤的記憶;快樂卻像貫徹全劇的「よかった!」,響亮而明朗地歡呼宣告,擠開所有可能的低落消沈。

這是一個關於單戀的故事,全心付出的愛情像朝著山谷大喊,回聲卻要很久很久之後才甘願傳回來。我對愛情的認識始於此,卻要等長大以後才知道,在更多的時候,單戀沒有回聲傳來,更多的時候,單戀就是一段感情的全部。(推薦閱讀:單身日記:人生能有幾次真心的願意

所以我那樣喜歡《九歌・少司命》。

「滿堂兮美人,忽獨與余目成兮。入不言兮出不辭,乘回風兮載雲騎」/屋子裡滿滿的都是比我更出色的人們,你卻忽然獨獨與我四目相交。你無預警地出現,也忽然就離開,乘著風和雲就這樣離開。

《九歌》是中國南方一組祭神的曲詞,相傳為屈原所整理編寫,頌美的對象是許許多多的神祇,比如太陽神、水神、山裡的精靈、以及英勇戰死的士兵。〈少司命〉是讚頌兒童之神的篇章,我卻覺得那溢滿於字句之間的情意,說是祭司對神祇的崇敬,卻寫得多麼像單戀。

單戀有時是這樣的,你在腦海中翻箱倒櫃,嘩啦啦地像拉開一串底片,一格一格地尋找你不知所起的熱情是從何時開始的。說不清是哪一個時刻、哪一個眼神,但清楚的記得那一刻「秋蘭兮靡蕪,羅生兮堂下」,全世界的花都盛開了,在你心動的那一刻。神祇降臨人間,如同喜歡的人踏入你的心扉。

之後的日子,他成為你手上的色筆,只要他出現,那一天的空白都會填上鮮妍。於是,你可以清楚地辨認回憶中每一個他在的日子,考據他的臉上的每一條紋路、眼神中每一瞬的明亮和暗沈。你全都記得、全都懂得。「每個人都會好好愛護自己的孩子的,你作為兒童的守護神又何必擔憂呢?」祭司這樣對少司命說,你也恨不得將一生之中的巧言善詞都在他身邊用盡,只希望抹去他可能的憂愁。

於是,食不知味地傾聽他的愛情煩惱、做足功課再與他聊他的人生規劃、因為他的關切而開始注意你從未接觸的社會議題。再困難的事情都能迎刃而解,十八般武藝都能為了他學會,暗戀中的人,無所不能。

單戀一個人的日子,不會沒有傷心的。他意料之外的缺席、他今天突然決定早早離開,都能令你悵然若失。你清楚的記得他每一刻可能出現的時間,如果他不在,填補上來的就只有滿滿的空虛。他的「入不言兮出不辭」、他的「鯈而來兮忽而逝」、他的「望美人兮未來」都讓你那樣失落悵惘。(推薦閱讀:單身日記:單戀,就像已讀不回

單戀一個人的日子,不會沒有快樂的。他偶然地與你四目相交、心血來潮地載你一程、特別輕鬆地和你開了玩笑,都可以在你的腦海中重播一百遍,進行一萬種可能的分析和解讀。最甜蜜的時刻,是一遍遍揣想他這樣做那樣說的意圖,以及你們可能的未來。連祭司都忍不住想像,自己在天界的池子裡為遙不可及的神祇洗頭髮,一起在仙山上迎著旭日朝陽把頭髮曬乾,又怎麼能責怪你情不自禁幻想著,有一天能靠近近在咫尺的他呢?

但縱然是最甜蜜的想像,也都只屬於你自己,原來,暗戀是一場自己和自己的戀愛。

《惡作劇之吻》據說重拍了八遍,每一個版本都有一個琴子怎樣都死不了心地等候許久,終於聽見入江慢悠悠的回聲。然而現實的生活裡,〈少司命〉裡寫著神祇回到天界,執掌著守護兒童的職司,如此明亮又如此遙遠,才是人世中關於單戀的真實。(推薦閱讀:從《寂寞瑪奇朵》談單戀的心情:等待,不等於寂寞

「喜歡的人也喜歡自己,果然是奇蹟吧!」某一部電視劇的女主角這樣感嘆著。重讀〈少司命〉的此刻,這才發現我在人生初始就選錯了愛情的範本,單戀的快樂並不來自於對方最後的回首,也不來自女主角始終元氣十足的自我打氣。而是與他相關的每一個體驗悲傷與歡喜的時刻,都是腦海中一場無人知曉的戀愛。

如同祭司仰望神祇,我的愛不需要回應,而每一次短暫的交會,都慎重的如同一場儀式。

【帶一罐雞精走】

《屈原・遠遊中》,趨勢教育基金會的經典文學劇場,以文學講談搭配傳統戲曲,有說解、有搬演地生動介紹屈原的人生,以及他繁美豐富的篇章。