女人迷與 TAAZE 讀冊生活共企的閱讀專題【女書:向輸/書過的人致敬】,輸又如何,即使他們都笑你傻,但你知道,保持純真,才對得起自己。從媒體人跨界闖入獨立書店的蔡瑞珊,一度在築夢過程感到迷失。找回純真,從「見山不是山」走到「見山是山」,這是一種活在當下的練習。你愈純真,你的存在就愈美好。(同場加映:【蔡瑞珊閱讀散記】青鳥書店,讓初衷與信任成為時代價值

當我們已遺失了純真。

若能像個孩子,就能永遠保有單純的眼光和無私的信任,即使他們都笑妳傻。在古老的神話裡,據說尋找純真的方法是有的,是一種神秘療程:「卸下武裝在夜晚的草地上行走。」

冬夜裡的寧靜夜晚,在整日的勞累疲倦之後,我走向城裡的那片神秘草地。寂靜的四下無人,我將身上的包袱卸下,隨意踢走緊逼人的長靴,用雙手撩起習慣穿著的牛仔短裙,脫去緊縛住的腳上長襪,大棘棘的隨意擱在涼椅上,晾著,雙腿只剩膚色的白。

一開始,當我的腳指尖輕觸草地,接著紮實的整面腳板踏地,我寧靜的深呼吸,然後望向眼前這片廣闊的綠,鼻尖彷彿早已嗅到清新的草地氣味,啟動著身體一步一步,我迎著風,身體和心裡緩慢的釋懷、放鬆與卸下。在 12 度的低溫冬天裡,步行間,耳邊呼嘯而過的東北季風,風驟然吹起落葉的捲起飛揚,葉子飄落混著砂子攪和的聲音讓我忘卻一切。我抬起頭來望向眼前這片碩大的樹木與似乎寂寥的月影,就這樣全然放心的步行,纔驚覺,原來我早已信任這片草地,像個孩子。

我是一位媒體人,突然闖入獨立書店的大叢林,從青鳥起飛,給城市人歸零而重獲新生的空間,從信任開啟人生新的旅程!回望一年前經營《閱樂書店》的起初也是源自於信任,夥伴說:「我們要相互扶持往前走,真正打造一個美麗的書店。」如同日本語「お任せ」(Omakase)雙關語的給予和信任一樣!然而信任需建立在更強大的包容底下,它和默契、強度一樣,都是需要時間建立起來的。

我們彼此從喜歡書店,到參與「書店裡的影像詩」的計畫和討論,對於書、書店、對於未來書店事業的目標和討論,彼此從抗拒爭執到接受,從陌生到熟悉,也從兩條平行線成為想法一致的共同夥伴,當心裡的聲音和心裡所想是一致時,結論只有何時會出現。

然而「沒有期待只有真實」卻是過程裡,需要自我鍛鍊心智力量的重要關鍵,時間不斷推著妳往前,即使妳仍想留在原點。印度哲學家奧修 (Osho) 在《純真》裡說著: 「活在當下這個片刻就是天真,不帶著過去而生活就是天真,不帶著任何結論而生活就是天真,能夠以一個『不知道』的狀態來行動就是天真。你越是天真,存在就越是美好。鮮活是你的靈魂。不安是生命最根本的結構。安全意味的是死亡。」(推薦閱讀:【人類圖氣象報告】世界會走到你面前來

我死亡了嗎?算計太多的心靈才逼近安全嗎?

轉折間的我卻因為心機,而讓自己的心逼近死亡,當知覺已然麻痺,當耳目早已沈寂,只有重新回到閱讀找回純真,才能喚醒自己仍能勇敢信任的能力。

轉變的過程或許沈淪在過度解讀表象,靈魂跟不上疾行的速度,忘了真實早已遠遠拋在後方,知識與誘惑創造出地獄,慾望讓我們永不停止的懷疑、猜忌、傷害、折磨,編織著滿佈劇情的情節,用更厲害的知識打造自我城牆的堡壘,築得越來越高,越來越堅固,自以為是的聰明掌握權力卻遺失自我,更激進的在我城裡圍出更大的圈圈,沒忘記還拿起手上的刀,冷酷的刺向他人、自己和已變成的敵人。我們早已放棄了信任,試圖做個知識淵博的人,最終也被編織出來的邪惡劇本緊緊禁錮住,看待世界的眼光如同槁木死灰,失去信任也不配擁有喜悅。(推薦閱讀:《愛的覺醒地圖》別等到「完美」才去愛

奧修 (Osho):「每個人生來都是單純的傻子,他們信任生命,享受海灘上的石頭、貝殼這種小事,收集這些東西就好像他發現了寶藏一樣,尋常顏色的石頭對他來說就像是皇冠上的鑽石,每件事情都讓他感到著迷。」

若能回到單純的天真,不帶著過去而生活的天真,不帶著期待和慾望的天真,只有當下,只有真實,只有存在著美好而純粹的「信任」。讓生活仍能在不安的道路上行走,仍可擁有暢快呼吸的身體,生活自然而然。奧修:「純真可以是覺知之後的狀態,也就是大人的再一次出生,重新用孩子的心去看待世界,保有智慧,但不被知識所蒙蔽。」

【蔡瑞珊選書】《純真》

一起試著張大眼睛去認識這個世界吧,保持清明的心,讓這世上的「絕對」被遺棄,忘了預測,放掉期待,只有真實。真正的傻子才能勇敢信任、也才能勇敢往前。也只有願意放下自己,而擁抱信任的人,也能擁有純真。

這晚我踏在草地上,雙腿因為空氣的低溫而寒冷和凍膠著,一回神我走回涼椅旁,拿起那雙早已成結成冰冷的長靴和鋪平僵硬的長襪,它們變了,我卻因信任這片草地的天真而療癒,找回純真!