卡比小姐的賭城單身週記,有時一幕電影場景打進你眼裡,讓你看見與自己相似的孤寂身影,開始回想自己的人生甚至因此涕零。在李安的電影裡,拍盡人生百態的孤獨樣貌,儘管是活在燦爛喧囂裡的主角,都有著一部分的殘破,活在黑洞裡。藉由讀李安,我們讀到了人生的真實性,華麗的背後也有隱晦不堪的曾經;壓抑到極致的失衡卻讓你在失速的過程裡,看見被遺忘的自己。(同場加映:該不該與生活的現實妥協?你的選擇決定你是誰

只有李安導演可以如此深刻地揭示出吃的孤獨性,他電影裡的主要人物,即便眾星拱月,也是無一例外活在廢墟裡的人。 

剛看完李安《比利 · 林恩的中場戰事》裡面若桃花的美國大兵,自然想起了上一部《少年 Pi 的奇幻漂流》滿是關於吃與被吃的討論,只有李安導演可以如此深刻地揭示出吃的孤獨性,他電影裡的主要人物,即便眾星拱月,也是無一例外活在廢墟裡的人。

推薦閱讀:十年一覺電影夢,13 部李安代表作品回顧

於是我和利亞及蚊子順理成章吃了印度菜。我們點了馬鈴薯青豆咖喱角伴酸梅醬、石榴烤雞串、印式焗牛油雞和印度薄餅。不知道是天氣冷還是餐桌距離廚房太遠,除了我的瑪莎拉奶茶,沒有一樣食物是冒煙的。

李安拍《飲食男女》最後那場戲,也是執着於冒煙。桌上的三絲湯還不錯,「把三絲扣在杯子裏,然後把湯澆上去,杯子再拿起來,一個湯匙下去,散了。這時吳倩蓮要說話。桌上有 7、8 道菜同時在冒煙,大概花 45 分鐘才能使7、8 道菜同時冒煙。」

 最後一句台詞,女主角吳倩蓮愈緊張愈吃螺絲,拍第 4 次時,工作人員說三絲湯只準備了 6 份,沒想到拍到第 6 遍,還是不行。一臉菩薩相的李安終於忍不住發飆,大吼一聲,衝出去踢門。這樣鬧了一通,再拍,戲順了。

利亞愛吃飯時抱怨她上司的臭脾氣,但因為有共同「敵人」,所以辦公室同事私下都友好團結。利亞 2 年換了 3 份工作,還是沒法感到快樂。

蚊子覺得抱怨是一種浪費生命的事情,如果事情不妥,你唯一該做的,要不就是坦然接受,要不就是想法子改變現況。

推薦閱讀:真正能改變台灣的,是大多數人願意做微小的改變

這和《飲食男女》片中 3 個女兒離家、老爸宣佈婚事異曲同工。

有人說突兀,其實李安要找的就是中國人的節奏——壓抑到一個程度,然後突然爆發,大家才能重新找尋新的平衡點。

就像結尾女兒端熱呼呼的湯給木訥的父親,老爸說薑太多改變藥膳作用,女兒嗆他:「你用薑的膽子太小了!」又到快要一言不合翻臉的節奏,老爸失去的味覺卻突然回來。

李安很少留一個真正的同類給主角做伴,他千方百計挖掘他們底層的陰翳到千瘡百孔,才能為形形色色孤獨的冒煙的人生找回新的平衡。