總是以犀利的言詞以及誇張肢體伴我們走過無數個精彩節目的小 S,離開螢光幕後生活得更加多彩滿足,她是一個享受掌聲也甘於平凡的人,若不是生涯出現這樣的轉折,她也不會明白褪下巨星光環專心當媽,她的人生才算真正圓滿。跳出總有人保護的舒適圈,學著怎樣當「一個人」主持的徐熙娣、當甘願在深夜煲一鍋雞湯的母親;原來生命的輪廓拐個彎後勾勒得更清楚,平凡裡的每個瞬間都難能可貴。(同場加映:JanetXGeorge:走進愛的舒適圈,跳出人生的同溫層

小 S 徐熙娣,從偶像歌手到主持人,成為職業婦女,拍電影,又華麗轉身成為時裝週寵兒,現在連稱號都長到必須縮寫 ( IPSS,International Professional Super Star )。然而對她來說,巨星之外,能夠出廳堂、入廚房,柴米油鹽的平凡才是最可貴的。

離開待了 12 年的節目《康熙來了》之後,小 S「失業」了一段時間,但沒見她閒下來過,依舊以她自己的方式出現在大家面前,「我是個很怕無聊的人」小 S 說。

Oops!一不小心就會煮菜了

關注小 S 的人就知道她很沉迷下廚,曾經她也不進廚房,說實在的,巨星不會做菜也沒差吧? 但今日她以國際廚娘的名號,行走各大網路與各大媒體版面,背後有一個重要的人,就是她的表姊芭娜娜。

不下廚的小 S 常在表姊家吃飯,被感染到幸福的氣味才愛上料理,「我和表姊從小一起長大,感情很好,小時候有段時間會到阿姨家吃飯,那段時間可以說是阿姨帶大的,我非常感謝她。長大了,我還是很習慣到表姊家吃飯,發現到他們家的餐桌擺設越來越誇張,越來越有  sense,開始覺得,天啊!做菜也太幸福了吧,我也沒有忙到什麼程度,幹嘛不來學學看?」

於是,她每天戴著招牌貓耳朵髮箍,開始幫三個女兒做早餐,最近興致高昂迷上做牛肉麵,不小心還贏得滿堂彩,好吃到老公拜託她開家牛肉麵店,閒在家反而解鎖了一項新技能。

看不慣啟蒙老師的才華被埋沒,小 S 對她說:「妳那麼會,怎麼不分享給大家?」於是她帶著表姊和出版社開會,退到旁邊當配角,不插手書的內容也不拿酬勞版稅,將舞台全部讓給表姊,「表姊本來覺得自己憑什麼出書,我跟她說,我在書裡出現幾頁,幫她站台,出版社也蠻喜歡這個想法,就定了。表姊是學廣告設計的,整本書她自己設計、排版,拍照,我的角色很不重要,出現是希望讓表姐的才藝被更多人看見。」最後,小 S 與表姊的料理書《國際廚娘的終極導師》誕生,兩人都展現廚娘風采。

離開《康熙》的日子,蠻爽的

去年初《康熙》畫下句點,最後一集小 S 與康永坐在床上主持,康永與漢典大哭,下床時康永像《仙履奇緣》裡的王子,為她穿上鞋,兩人牽著彼此與大家揮手道別,走出攝影棚,那幕依舊深深印在許多人腦海裡。

生活歸於平靜後,許多人好奇小 S 都在做些什麼,「康熙停掉之後,我是有一點點緊張跟害怕,可是現在就是覺得好爽。以前我常會跟康永抱怨,要他不要錄那麼長,別問那麼多問題。他都會說,等你以後主持別的節目或拍電影時就知道,哪可以這樣耍任性,想怎麼樣就怎麼樣。」

康永為小 S 量身打造電影《吃吃的愛》,請她擔任女主角,對喜愛兩人的許多觀眾來說,無疑是「康熙」最好的續集,而小 S 也非常享受自己女演員的身分,「每天都很開心,遇到不同的工作人員、攝影師,各式各樣的,電影是一個很新奇的環境,同戲的演員也都很可愛,幾乎每次拍攝都是開心的。」

一個人的舞台

小 S 強大的外表下住了一個膽小鬼,年輕時的她總靠著姊姊大 S,天塌下來姊姊頂著;碰上了蔡康永,不管有再大的風浪,多大的場面,這個男人總會在身旁握握她的手,跟她說:「一切都會好的。」

離開康熙,小 S 開始真正「單飛」,接了中國的節目《姐姐好餓》,為了說服小 S 製作人詹仁雄花了 3、4 個月,她才點頭願意獨挑大樑,「蔡康永一直偷偷觀察我的狀況,我先接了節目才拍電影,他很怕我節目失敗了,人氣下滑,導致開始酗酒,身材走樣之類的,那就沒辦法拍電影了,我猜他可能沒想到我撐住了。」(推薦閱讀:人生不怕失敗,只要你有再來一次的勇氣

事實也證明,《姐姐好餓》獲得空前的成功,首播便創下 2000 萬的點擊量,現在的小 S 真的習慣一個人了,「雖然上台前還是會腸躁症,非常緊張跟大噴屎,不過只要站到台上,台下響起第一笑聲我就安心了」,現在的她在台上,感到無比自由。

蔡康永,I Hate You!

拍電影畢竟是新嘗試,也對她打擊不小,前些日子她在微博寫下:「我覺得自己好弱喔!跟所有偉大的演員致敬!」還佐了一張憔悴的自拍照,原因是哭戲讓她感到無比挫敗,「當下覺得自己真的是一個很爛的演員,我向姊姊、媽媽求救全都失敗了,大S到最後還說要帶女兒去打預防針掛了我電話,但後來拍著拍著漸漸可以抓到感覺,劇組的人也感受到我有一點點會演戲,我也慢慢覺得一切變得很好玩,開始很期待每一場戲。」

拍完《吃吃的愛》最後一個鏡頭後,小 S 哭了,「那時康永一喊殺青,我立刻躺在地上大哭,對他大喊 I hate you!蔡康永,FXXk you!歇斯底里一直哭一直哭。我問他,有沒有後悔找我當女主角,他說一點都沒有,妳還是我唯一的人選。」

媽媽化的巨星

在台上天不怕地不怕,傲嬌地走在歐美街頭,進出各大時裝週秀場,風采奪人眼球,巨星如小 S 也沒料到自己近幾年會嚴重地「媽媽化」,而自己還很享受,「以前我媽會念我們姊妹很多事情,像房間髒亂,看到長輩沒叫人,功課怎麼沒寫等等,我都跟我姊說,以後當媽絕不會這樣,現在我反而這樣在念女兒們。」

想起剛當媽媽時小 S 說,那就好像第一次談戀愛、第一次做愛,所有的感情是最飽和濃烈的狀態。然而隨著老二、老三出生,很自然地那種母愛似乎變得沒那麼強烈,「有時會覺得她們太依賴我,我是屬於需要自己空間的人,像是拍電影時很久沒回家,回到家時想要好好陪她們,一旦她們賴著妳一整天,我就會發火要她們去洗澡什麼的。」

儘管有時不耐煩,甚至問自己為什麼要生三個,但當回家時三個女兒衝出來抱著她,小 S 卻又被這樣平凡的幸福打敗,敗得一蹋糊塗卻甘願,「我跟我媽說過,很謝謝她幫我生了兩個姊姊,不然很多時候一個人我真的不知道怎麼辦。現在我也會跟女兒說,你們以後一定會感謝媽媽,生了三個女兒。」(推薦閱讀:同手同腳的姐妹情誼:我們照顧彼此,不分年紀

女兒長大那天

媽媽對孩子的成長總有一種矛盾的心態,總希望他們可以快點長大,又不希望他們變得世故,酷媽如小 S 亦然,「真的是非常矛盾,見不到時非常想念,可是一直不斷糾纏妳的時候,還是會覺得拜託妳們離開一下好嗎?如果有天,女兒說她的月經來了,我可能會有點沒有辦法接受。那代表她要變成一個少女了,我應該會大哭。」

而她對女兒的期待也很簡單,只希望她們能成為有品味的人,而她口中的品味無關昂貴的生活方式或對外在的關注,而是關於一個人的人生觀,像是對於環保或動物議題等等對生活周遭的關注,這些都是一個人的品味。

而對於最近受到高度關注的婚姻平權問題,小 S 也語重心長地說了,「這件事對我來說太不可思議了。人類已經進步到可以到月球、探索宇宙,而那麼多人思想還停留在孔子年代。為什麼我們要干涉別人要跟什麼樣的人談戀愛或結婚呢?」

平凡的幸福

如果人生像幅畫,小 S 自認已經勾勒地完整與完美,許多以前在乎的事現在不過是圖裡的一角。

她不怕穿著睡衣出門,素顏直播;唯一在意的只有體重和淚溝,那是巨星的底線;忘記事情的速度快了,新陳代謝慢了;一天當中最愛的事情是女兒們放學前的兩小時,她可以待在廚房,跟著音樂,滾一鍋雞湯,聽家人說一句:「也太好吃了吧!」一天就很圓滿。

享受掌聲,也甘於平凡。即使哪天被觀眾遺忘了也無妨,只要有個這樣簡單的舞台,平凡的事能忙,巨星就不會感到無聊。