2017 金球獎頒獎典禮熱播中,《樂來越愛你》囊括諸多大獎,艾瑪史東獲音樂喜劇類影后,雷恩葛斯林獲音樂喜劇類影帝,同時,也想與你分享拿下終身成就獎的梅莉史翠普感言,藉由她的聲音的視角,我們反思時代現況,應允自己做一個同理心的人,應允自己做一個看見弱勢的人,應允自己做一個有能力行動的人。

2017 金球獎的終身成就獎「塞西爾戴米爾獎」(Cecil B.DeMille Award) 頒給梅莉史翠普,人說她實至名歸。

因她出神入化的演技,因她變化多端的口音,因她總是自我突破的演員路程。她從不做誰口中的女神,偏要扮演所有的角色,於是她永遠也是更多。(推薦閱讀:演活我們的無懼年代!梅莉史翠普:「女人能夠柔軟也可以強悍」

當她站上舞台分享得獎感言,我看見她拿獎的另一個原因,她的目光始終溫柔,關注未被看見的弱勢族群,她並且說,身為演員確實是特權,我們要用自己的身影,讓更多人的感受被看見,讓更多人的苦痛被解決,於是,我們才能說我們處於一個更好的時代。

好萊塢?我們是不分族裔,來自四海八方的一群人

感謝你們,非常感謝你們給的掌聲。感謝你們,我愛你們。你們得原諒我,我的聲音因為本週的尖叫與哀悼而嘶啞,我的思緒因為前些日子而混亂,我得讀手上的字條。

感謝你們,好萊塢的外媒們。我想說的是,這房間裡的所有人,我們同樣屬於美國社會裡最受詆毀的族群。想想看,好萊塢,外國人,與媒體。但我們該問的是,我們是誰?而你會知道,好萊塢代表的就是不分族裔,來自四海八方的一群人。

我在紐澤西出生、學習與長大成人;Violas Davis 在南卡羅來納的小屋出生,在長島長大;Sarah Paulson 在布魯克林由單親媽媽撫養成人;Sarah Jessica Parker 來自俄亥俄州,是家裡的第七個孩子;Amy Adams 生於義大利;Natalie Portman 出生在耶路撒冷;我們的出生證明代表了什麼?

Ruth Negga 生在衣索比亞,在愛爾蘭長大,而她因扮演來自維吉尼亞的小鎮姑娘獲金球獎提名。Ryan Gosling,就像所有善良的人們一樣,來自加拿大。Dev Patel 生在肯亞,倫敦長大,因為扮演在塔斯馬尼亞長大的印度人,而來到金球獎現場。

扮演相異生命,體現演員精神

好萊塢就是這樣,我們多元的面孔是由外來人組成的,如果我們因移民身份而被驅除,好萊塢會是一片空城,再也沒有藝術誕生。

我想說的是,身為演員,我們唯一要做的,是扮演另一個與自己相異的生命,並且邀請觀眾體會這樣的感覺。而今年,我看見,有太多太多太多有力量的表演,體現了這樣熱忱的演員精神。

而今年,有個展演特別讓我震驚,不是因為它很優秀,卻因為它讓我毛骨悚然。同樣,我們不能忽視,它傳遞出的訊息,我們不能忽視,在那個現場,這樣的行為讓所有人發笑。那是當我們的新任總統嘲弄起紐約時報的身障記者,一個無論特權、權力、能力都無從回擊他的人。這起事件讓我心痛,我還持續想著這件事,因為這並不是電影畫面,這是我們的真實人生。(推薦閱讀:時代雜誌年度人物:川普的選擇、希拉蕊的野心、碧昂絲的變形

而像這樣本能式的羞辱被公開展演,透過一個強而有力的身份角色,這樣的行為下滲進我們的日常生活,某種程度,他讓觀者覺得自己能夠做出相似行為,他們被鼓勵了。

不尊重觸發了不尊重,暴力引起了更多暴力。當有權者以其位階姿態壓迫他人,我們都是輸家。

當演員是種特權,更要體現同理心

讓我回到媒體。

我們需要有原則的媒體,有能力行報導之時,有能力講述每個現場。因此我們必須看中媒體,我們也必須讓他們有新聞自由。所以,我想邀請在場的所有人加入保障新聞記者的行列,因為我們需要他們持續前行,我們需要他們替我們報導與守護真相。(同場加映:選擇留在新聞戰場,就沒有悲觀權利

最後一件事。Tommy Lee Jones 曾告訴我,我們的身份何嘗不是一種特權?Meryl,當演員這回事確實是種特權。所以,我們得時刻提醒著自己,演員有其權利與責任去體現同理心。我們都該為今晚在此,代表好萊塢,感到同等驕傲。

最後,我的朋友,也是剛逝世的莉亞公主曾經告訴我,「撿拾你破碎的心,讓它成為藝術」,謝謝你,我把這句話送給大家。