卡比小姐的賭城單身週記,寫城市裡的人百態。年過三十,一邊看著意味不明的蠟燭想著,我還有理直氣壯單身的勇氣嗎?在人海中遇到另一半已是不容易的事,然而同志相愛的權利卻仍然無法被法律保障,蠟燭吹熄,在心中前虔誠許下願望:希望無論性別、年齡,都有單身和相愛的權利。(同場加映:專訪伴侶盟執行長許秀雯:「要贏的不是護家盟,是相愛的權利」

我想要勇氣,即使遺世獨立也不感到害怕;或更進一步,願主賜真正的婚姻平權;話到嘴邊卻又遲疑,多少年被多少個戀愛符咒幸福繪馬辜負,就知道沒有天掉下來的餡餅,沒有許個願就能直達的烏托邦伊甸園。  

  

晚餐餐單上有三款湯可以選,蚊子理所當然要了法式洋葱湯,利亞點了南瓜果仁湯,海鮮湯是我的。

點菜是性格、老饕經驗值和決斷力的集中呈現,主菜我愛吃沙朗,蚊子愛吃菲力,利亞不吃牛肉,要了我和蚊子在西餐廳永遠不會點的三文魚扒。我們仨很少有意見一致的時候,恐怕只有法式焗田螺和多元成家是例外。

黑森林蛋糕在酒過三巡後被遞上餐桌。侍應幫我們拍了即影即有的紀念照,連同蛋糕上那句「生日快樂,心想事成」的老套祝福語也將一併成為回憶,利亞吹蠟燭前的許願足足兩分鐘之久,我預知她的貪婪所以故意買了店裡最大的「?」造型蠟燭,確保燭火溫柔光亮,可以助她跨過今夜三十而立的感傷。(推薦閱讀:寫給即將邁入三十的你:你記得經營自己的「生活」了嗎?

「第一刀要由壽星來切,但不能一刀到底,不然嫁不出去。分蛋糕則要別人來分,才能修成正果。」蚊子很靠北地邊說邊把一磅蛋糕平分成三人份。

利亞的卧房門把上掛滿印第安捕夢器、西藏金剛結等世界各地的吉祥符。去年在京都,原來人滿為患的地主神社突然空曠,大家好像讓路給救護車一樣有默契地退避三舍,騰出大圈,讓三個大剌剌的日本女生在那邊求姻緣。地主神社那兩塊相距十公尺的戀愛占卜石聲名遠播,相傳閉着眼默唸心上人的名字,從一石摸到另一石,便能良緣達成,過程看來就像不見血的鬥牛一樣。迷信,就是只要相傳有人成功過,面前是拜苦路流沙陣也一樣赴湯蹈火。地主神社的戀愛御守我也買過,也誠心誠意誠惶誠恐許過願,他一個我一個,結果半個月後便成了再也沒有任何意義的過氣擺設,落空的願望一個也嫌多。(推薦閱讀:《單身動物園》:反烏托邦社會的真愛條款

「卡比,我留了一個心想事成的願望給你。」

我想要勇氣,即使遺世獨立也不感到害怕;或更進一步,願主賜真正的婚姻平權;話到嘴邊卻又遲疑,多少年被多少個戀愛符咒幸福繪馬辜負,就知道沒有天掉下來的餡餅,沒有許個願就能直達的烏托邦伊甸園。在茫茫人海找到心之所安的伴侶經已困難如蹈火炭路,而同性戀人在做的,不過是讓幸福成為法律保障而不是求主賜福。