植劇場新戲《天黑請閉眼》,柯貞年是導演暨編劇,大膽嘗試台灣少見的懸疑推理劇,很有本格推理,挖掘人性黑暗面的味道,在愛情小清新的題材之外,殺出一條血路。人性很脆弱,只要輕輕一推,就有可能墜落。(推薦閱讀:少女大叔魂!專訪簡嫚書:如果只是喜歡我的外表,請不要找我演戲

這天,原本預計和簡嫚書一起出現的柯貞年導演,因為忙碌於《天黑請閉眼》的後期製作,在嫚書撐場半個多小時後才翩翩登場。嫚書說,柯導就是拼命的處女座,注重細節,即使每天忙得要死,還是連打扮都沒忘。這次柯導執導的植劇場新戲《天黑請閉眼》,符合她挖掘人性黑暗面的一貫風格,女性導演已經少見,這種拍攝抑鬱、糾結作品的導演更是稀有。(推薦給你:【週三女人日】女人都該認識,為女性主義奮戰的三位女導演

八位摯友,只靠一件醜聞就輕易擊碎,彼此間互相猜忌,過去累積的信任和友誼都化為一場空。原來人與人之間的連結如此脆弱,天長地久、永遠都要在一起的承諾,有多難遵守?《天黑請閉眼》講的,就是人性,因為一個無心玩笑,造成永遠的傷害,試圖修復的過程中,卻又發生一連串驚悚意外,讓這群因登山社而熟識的朋友,都像孤獨得只剩下自己。

煽情來自於太理想化

「我一直喜歡拍這種社會寫實的東西,我喜歡把人困在某個地方,拍出人與人之間的糾結。那種無能為力、無可奈何才是真實人生。」柯導說,很少女生拍這種類型戲劇,但她從小就喜歡這類題材,寫劇本也很少以女性觀點出發,反倒喜歡以男性視角去寫。

提到近幾年台灣偶像劇的浪漫愛風格,或是已經公式化了的肥皂劇情,柯導說一切問題都來自於我們太理想化人生。(推薦閱讀:為什麼我嚥不下時下偶像劇:女人不是歇斯底里,就是愛豪門好車

「有時候我覺得,在創作的時候,或是在看偶像劇,若你覺得內容很煽情或灑狗血,那是因為太理想化了、太夢想了。愛情不僅僅是愛情,親情、愛情、友情是互相的,其實每個人跟對方的關係都會在這三種之間流動。若你覺得戲寫實,是因為他們的關係有點像朋友,又點像家人,同時又有點談戀愛甜蜜的東西。創作,還是跟生活相連的。」

作品裡的真實人生

柯導的作品,包括入選金馬影展短片的《無名馬》,還有台北電影節精選短片《溺境》,講的都是真實人生,也許不那麼完美,但絕對誠實。

「女生拍這種類型的戲本來就比較少,例如打鬥的戲,或是命案、屍體、推理懸疑,因為我對這種東西滿有興趣的,我小時候就喜歡看推理小說,喜歡看福爾摩斯、金田一,所以就想說試試看。」

「過去我比較喜歡用男性角色說故事,但這次《天黑請閉眼》中有不少女性角色,我自己喜歡的女性要聰明、有智慧、有勇氣,我把這些特質放在嫚書演的角色身上。她在戲裡就一直推理、一直跑,很辛苦,謝謝她幫我完成我心中的女生模樣。」

女性導演之路

在女人為少數的導演環境裡,想站穩腳步並不容易。柯導認為近幾年來整體環境已經友善許多,只要有想法都有機會,「女生體能可能比不上,但提出一些任性、無理的要求比較會被接受。」她笑著說,只是在片場有時還是會遇到那種覺得她是女生,所以想要「教導」她一些什麼的男生。

「之前植劇場的《荼蘼》在說,女人要選擇感情、家庭還是工作?但我覺得,找到一個可以跟你一起成長的人,就不一定要面對這種抉擇了。若你也有目標,他也有目標,但是能一起努力的。」柯導說,面對自己無法朝九晚五的工作性質,要找的人可能就不會是銀行人員、公務員,或是對於感情或家庭有既定期待的人。(推薦閱讀:專訪徐譽庭:妳要自己的幸福,還是別人的羨慕?

「做這一行跟一般人對感情的期待可能不同,要一起成長,在一起要是加分,不是互相牽絆。」柯導如是說,但我只覺得無論做什麼,若能找到能互相學習、一起成長的對象,那都是美好的事。

女生太偉大,下輩子只想當土地公

柯導笑著說自己不喜歡「妹ㄚ」,心目中理想女性要有智慧。我問她,是否享受自己生為女性這件事,沒想到她卻說當女人太苦,她下輩子只想做個任人膜拜的土地公。

「女生比較偉大,我覺得要當偉大的人太辛苦。女生有很多男生沒有的特質,但同時也有很多男生有的特質,譬如說可以溫柔、堅強,又能很包容,以及也比較敏感細膩。女生比較複雜,複雜了就辛苦,想太多、太糾結。」

「下輩子我希望我過得比較輕鬆,想當土地公,我想要大家來拜我,讓我感受一下沒做什麼事就被拜的感覺。」

眼看柯導說得輕鬆,我卻為她得罪土地公而捏了把冷汗。她跟嫚書都是很直率的人,腦袋也都裝得滿滿的,雖然開玩笑說著撒嬌女人最好命,應該要來練習一下這種絕招,但我知道她們做不來的。真正懂得欣賞她們的男人,也才真正配得上她們。