女人迷作者卡比小姐的【賭城單身女子週記】,住在賭城澳門的單身女子,寫著一篇篇單身的哀愁與華麗。人家總說,要看一個人適不適合在一起,一塊去長途旅行就知道了。在異國風景里遊蕩的彼此,最能看出彼此適不適合湊在一塊生活,就算最後分道揚鑣也無妨,卡比小姐說:「幸福也許也許會無限延誤,但快樂不能被永久取消。」我們都會到自己的出路的。(同場加映:【賭城單身女子週記】多少人的愛情,連「多年以後」都撐不過

幸福也許會無限延誤,但快樂不能被永久取消。美里達的天娜即使一個人的時候也笑得很滿足。

美里達是個難得美得不造作的大城市,建城歷史和澳門差不多。我依依不捨告別了它的青檸湯和瑪格麗特調酒,在機場準備前往下一個國家。聖誕節前夕的飛機總是人滿為患,大包小包裹得閃爍喜慶的聖誕禮物,有序地通過X光機檢查和緝毒犬的首肯,我本來以為在候機室趕出一篇專欄便天下太平一勞永逸,沒想到上了機又要下來,機件故障航班取消,一點也不好玩。

任何在機場服務櫃枱經歷機票改簽的人都知道,那是個焦躁痛苦的過程,當眾人被告知下一班飛機將是一星期之後,提着一大堆聖誕禮物的西班牙語大叔大媽幾乎要把機場給拆了,叫嚷的叫嚷開罵的開罵,還腦子特別好地把報紙記者叫來拍照。我作為機上唯一的亞洲人,加上另一個德國女生,他們自然是要把這件地區小事變成國際事件。(推薦你看:人生的選擇與決定:如果有一天,長成了討厭的大人

那個戴着檸檬黃帽子、薄荷綠外套和紅色眼鏡的德國女生叫天娜,和我一樣在兩周內經歷了兩次航班取消,而且沒有嚴謹的旅程計劃和探訪任務,因此面對變卦也雲淡風輕。服務人員一整晚被粗口問候已經夠慘了,何況那個唯一能說英語且負責服務我們的是個熱心的帥哥加奴。

我問天娜是否也是獨自旅行,她停頓三秒然後笑了笑:「是的,前男友回去德國了。長途旅行讓我們明白彼此是兩個世界的人。」她沒反問我,大概也在我的眼神中看到了近似的過往。

加奴問天娜想把機票改簽到甚麼時候,才發現機票訂位其實是兩個人。「我把他取消了。」天娜爽快地笑着說,一點尷尬也沒有,加奴也會心一笑說取消得好。加奴幫我們安排了酒店,塞給我一個甜甜圈,然後送我們去坐計程車,大家擁抱一下,他繼續回去和激動的大叔大媽們奮戰。

天娜到了酒店約我到中庭喝酒,我是累垮了,而且那裡剛好坐着三個墨西哥帥哥,我想她也不會寂寞。第二天吃早餐時她告訴我,這個聖誕節決定留下來和他們過。

幸福也許會無限延誤,但快樂不能被永久取消。美里達的天娜即使一個人的時候也笑得很滿足。