卡比小姐:「單身不是最好,但我試圖讓它沒那麼糟。」住在賭城澳門的單身女子,寫著一篇篇單身的哀愁與華麗。機場是象徵分離的地方,相聚有時、離別有時,班機總會起飛,一個人還要向前走(同場加映:【賭城單身女子週記】敬我的不合群戀愛品味

  

機場讓你明白,人生必須向前,必須有始有終,沒有半途而廢的藉口,因為世界不會因為任何人的離開或到來而停止轉動。

在機場一個人過平安夜聖誕節新年倒數,已經習以為常了,也好,其實可以靜靜而熱鬧的過渡這些生命中的尷尬時刻。中轉的凌晨,看同樣在候機的歸心似箭的旅人;中午可以在航站樓吃一個華而不實的午餐;晚上到貴賓室洗個澡,能躺則躺。但其實我大多數在機場的時間也不過是在趕稿子、看旅遊指南、發呆、控制購物慾和望天打卦。正如這篇短文就是一邊排隊辦理登機手續一邊用手機寫的,親愛的讀者們請原諒我的倉促,正如我已原諒了東南亞機場的辦事效率。

機場幾乎是日常生活的反面,充滿目的性,條理分明,匆匆忙忙,變化萬千,既像安穩的溫室也像無止境漂流的太空艙,時間要不綿長要不短暫,不夠好好看完一本《時代雜誌》。有時我也想在機場打工,像電影《航站情緣》那個滯留甘迺迪國際機場的無辜難民,或那些良善不為難人的地勤人員或知道法律不外乎人情的海關。各式各樣的人都帶着異常的興奮和疲態來來往往,深信下一個目的地有所愛的人或精彩的旅程等着自己。

那些禁區前的煽情離別對我已毫無作用,我也曾淚灑過世界多少個國際機場,待到最後的最後才緩緩入閘,一次又一次輪迴般領受生離的傷痛。後來看着那些依依不捨地在安檢前吻別的戀人親人,只能讓路,只能心裏默默安慰自己一句這感覺也曾懂。而我已幾乎忘了這心痛的煎熬。

但我最恨的還不是航班取消,而是延誤,等了又等,最慘是目的地有人等着?大概是沒人等着最悲涼。

有經常出差的人熱愛機場,也有空中飛人在機場頓悟人生。天要下雨,娘要嫁人,飛機要準點晚點,遲了到登機門不讓上飛機也就是遲到,但機場還是好的,乾淨整齊,讓你明白人生必須向前,必須有始有終,沒有半途而廢的藉口,因為世界不會因為任何人的離開或到來而停止轉動。