熱門的【女人迷X海苔熊為你點歌】單元,每週三晚上七點,在女人迷準時為你放歌!結束一段深愛的關係,隨之而來的掏空、空白感都讓人窒息,該怎麼讓自已重拾生活的重心?親愛的,人生就像一列火車,有人上車有人下車,請耐心等待,那個在對的時間買票上車的人一定會出現。(推薦你看:人生像登山,你唯一能做的是堅持

親愛的海苔熊:

要分手的那個月,剛好是電影六弄咖啡館上映,七月吧我記得。我不懂為什麼我讓他累了,我給他壓力了,我忘了要多愛自己一點,我的安全感來自於他。他給我的回應,他給我的訊息,他的一字一句跟話語。我忘了找到自己生活的重心。當他說要分手,我難過到沒辦法思考,我每天起床,看著我們的回憶,然後聽著這首歌,單曲循環,又睡著,再起來看著回憶,每天重複著這個循環整整兩週。我忘了身邊還有愛我的人,會擔心我。我想要假裝自己過得很好,不會受影響,但是我其實很不好。我不敢讓爸爸媽媽看到我的樣子,所以我離開家裡到台北去找妹妹。

兩週後,我們分手了,整個暑假,我都在療傷,因為是暑假所以我可以很頹廢,但也因為是暑假,所以我好失去生活重心,我不知道該怎麼辦。分手四個月,我看了很多文章,我只想對他說:對不起。當我聽到這首歌,我會知道我當初好難過,但是我熬過來了。我當初的那個狀態真的很差勁,尤其是對最親近的妹妹。(推薦你看:塔羅食堂:那些失戀教會我們的事

謝謝你的文章,我面對了哀傷,讓自己過得很好,向自己證明:沒有他,我也能很好,有很多愛我的人啊。總有一天會有個人在對的時刻拿著車票走上我在的車廂,而緣分就此開始。

——茗(點播時間2016/12/11 上午 12:52:46)

親愛的茗:

「為何不放 既是過往雲煙

想要遺忘 怎麼反覆掛牽

往哪裡找安慰 會簡單一些

我被思念制約 快樂顯得卑微」

那天,他最後還是決定要離開了,離開屬於你的世界,離開了這段讓他疲累的關心。或許是錯愕,或許是不解,在那地獄般的一個月裡面,你輾轉反側,每一天都像是行屍走肉,甚至有很多「自己也不知道在做什麼」的行為,傷了身邊的人,讓你愧疚萬分。即使是在這個時候,我仍然能夠感覺到你的貼心,你對爸媽的貼心,所以你選擇離開家裡,上台北找妹妹;直到今天,你仍然覺得有點對不起那個時候在身邊陪你的人,尤其是她。

關係,一直都是你人生當中很重要的事情——不論是你與他、你與爸媽、甚至是你與妹妹。正因為關係對你來說如此重要,你當然不希望給他們負擔,造成他們麻煩、讓他們擔心。

互為表裏:依賴、關心與壓力

但弔詭的是,有時候你越不想要讓自己太依賴,反而還是造成別人的麻煩(儘管別人不一定覺得是麻煩)。為什麼會這樣?因為以關係為核心的人,往往也會努力地「給出自己」,給到自己都不見了[註1]。

「我對他的好,不求回報,但是有一天他卻跟我說,這樣的我讓他害怕、讓他覺得很有壓力。我不懂,從頭到尾我都沒有要求他我做些什麼,為什麼他還會感覺到壓力?」曾經有一個朋友這樣跟我說,這的確讓人很挫折,但有些時候,關心和壓力就像是一體兩面;也有些時候,那個「看起來是關心」的行為,其實是一種依賴。(推薦你看:單身日記:《六弄咖啡館》不是不信愛情,而是愛得務實

或許你會問:「一直以來,我都不知道自己給他帶來這麼大的壓力⋯⋯既然他不希望我那麼依賴,為什麼不早點告訴我?」

其實,有時候我們會高估自己忍耐的限度,或者是低估「這次先不說」對這段關係的影響,或是為了避免爭吵而,不去觸碰敏感的話題[註2, 註3],但也因為這樣,增加了兩人之間更多的不確定性[註4]。

在交往一段時間過後,我們逐漸會開始去思考承諾的議題。當他沒有辦法表現出你所渴望的親密,或跟你的距離太過粘膩,有些聲音就會開始在腦海裡面響起:眼前這個人,是否真的適合陪我走過餘生?

「剛剛好的依賴」就像是一門藝術,很難達到穠纖合度,所以大部分的伴侶終其一生都是在嘗試平衡依賴和獨立這兩件事情。不過,當兩個人溝通的頻率不多,或是總是喜歡忍到最後一刻才爆發,往往能夠調整的空間也很有限了。

一張新的車票

「有些從前太尖銳 誰腳步太遙遠

讓結局 被遺憾 寫下了句點」

回首這段過往,或許是上錯了車,或許是在不對的時間上車,你手中握著車票,卻最終沒有抵達想像中的幸福。在重新「購票上車」之前,我想更重要的不是買票,而是找回對自己的控制感。

有時候,心裡面那句「沒有他我也可以過得很好」只是一種自我欺騙而已。那個「想要證明給誰看」的自己,其實也只是一種不甘心的表現。這樣的自己,仍然會因為對方的「看到或沒看到」而感到開心或失望,還是被對方所控制。不過,這樣的想法其實也是一個分離個體化的過程(Separateness-Individualization)[5, 6],畢竟要脫離一個影響我們如此多的人,勢必要經歷一些宣示和切割,透過假裝、勉強、頹喪、輾過那些不習慣的日子[7],然後慢慢找回自己的樣子,慢慢明白,只有自己可以是自己生命的重心。

「你不需要為誰而幸福」並不是一句口號,而是在走過這些脆弱、面對這些哀傷之後,對自己的一個期許。