總是有些時刻我們放不過自己,藉由討愛來證明自己的存在,苛求別人的擁抱來支撐自己不致頹敗。但親愛的,不斷地因為想被愛而去愛,這樣的你到底愛的是你的伴侶亦或只是在戀愛中的你自己?愛能使你感受生命的豐盈也能把你丟入谷底,如果愛情的本質就是互傷,那我們更該在這些不得不經歷的悲喜與共裡,相信在一起的時光都有其意義,而好好愛自己我才能毫無顧忌地去愛你,就算受傷也甘之如飴。(同場加映:愛,是有勇氣受傷

 「我曾經一個禮拜跟三個男人 hang out(出去玩),甚至每週都跟不同的男人上床,現在回頭想想我其實不懂為什麼當時的自己這麼混亂。」你有點遲疑地說著。

「我知道我可以相信你不會評價我的行為,只是我真的不知道我到底怎麼了。我試過在很多男人身上找,就是找不到我要的感覺,而我不懂的是,為什麼最後讓我愛上的情感,卻只能很短暫?」你開始感到傷心。

「每一次跟不同的人出去,我其實有點驕傲,我還是可以吸引他們的,很多人對我感興趣,可是到頭來要分開的那一刻,我卻感到極度空虛,為什麼我還是無法留住一個人?為什麼我對他們的吸引這麼短暫?又為什麼他們對我的吸引也不長久?」你從傷心中滲出一絲無奈與心痛。(推薦閱讀:【丁菱娟專欄】談一場「不講究效率」的戀愛

「我雖然對自己有時候很不解,因為無法停止這些找愛、討愛的行為,可是我又必須說,那種看似戀愛的激動和興奮,其實很讓人著迷,還有那種不同男人眼光裡的我,讓我感受到自己是有魅力的,我會很想要一直擁有這些,可是我又想要穩定,我又害怕再也沒有這些興奮和覺得自己有魅力的新鮮感,這樣的感覺好可怕。」你在自己的迷惘中,理出一些頭緒。

「除了可怕之外,我也慢慢意識到,每一次分離後的我,其實都很慌,也很受傷,一直不斷懷疑我的魅力,更懷疑我的價值,究竟我這麼做對不對,我在找得,真的是『愛情』嗎?真的是願意愛我和我共度一生的人嗎?」你再深一層地看見自己,同時也在撼動自己的想法和感受。

我看見眼前的你像一朵美麗的花,卻在懷疑與渴求裡憔悴飄零著,又試圖振作再度找回自己。

其實,愛情一直都是一種興奮劑,讓你在悲傷時快速振作,讓你看似很快忘卻所有不愉快與痛苦,有時候它又像是毒藥,餵養著人們渴望被愛、被照顧、被填滿的空虛的心靈,像是「心靈嗎啡」一般,很難戒掉它的誘惑,即便你懂得那股空虛與痛苦的感受,需要練習由你去支撐起自己,而不是一直透過他人給予,不論是身體上的撫慰或是言語上的甜蜜,卻在藥效退去後,你依舊存在痛苦的癮頭和空虛無助。

親愛的,親密愛情一直都具有療癒性,它在適合的情況下與適合的伴侶裡,在彼此的信任和承諾間,激盪出對我們過往傷痛的療癒力量,但卻也讓很多受傷的靈魂在痛苦無助時,認為自己只要再次投入愛情一切的問題就又再度解決,因此一次次讓自己更加受傷,因為我們的痛苦,挾持我們的選擇性,擴大我們對失去的恐懼,在我們一邊說服自己下一個人會更好的時候,再次跳入傷害我們的人的懷抱裡。(推薦閱讀:失戀必修課:會痛會受傷,不代表你不值得再擁有愛

如果你感受到你也有相似的感受,我邀請你回到自己的身上,去思考對你而言最原初的關愛,那份來自最早照顧你的人,在你們的關係裡究竟缺少了什麼?當你感受到的認同感不足時,你除了可能出現認同上癮症,也可能伴隨愛情上癮症,透過愛情的火花來感受自己被愛,甚至與人連結著,經常忽視這是否正消磨著你的價值,以及是否與你的渴望背道而馳。(延伸閱讀:當思念與寂寞來襲,愛情的戒斷症候群

我知道你會問,一定要這麼做嗎?親愛的,是的,那份缺少所帶來的憤怒和被拋下的感受,有時候會連我們對自己的感受、聲音與夢想也一同拋下,那份缺少所帶來的痛苦,沒有去療癒就會落入相同的循環中去渴求愛,又或者更明確一些,去渴求再度傷害自己的「愛」,而因為受傷害之後,你更需要心靈嗎啡來療傷止痛,進入無止盡的迴圈。而你,永遠是那個可以幫自己看見,跳出迴圈來療癒自己的人。