作者 Hedy 的西藏旅人專欄,書寫西藏風光,刻畫藏人生活百態。從藏人的愛情觀死亡哲學,我們看見藏人對生命瀟灑,踏實當下,過好眼前每個的日子。藏人的一生可能沒有驚心動魄轟轟烈烈的記憶,對他們而言生命是一條緩緩前進的大河,讓我們一起來看看 Hedy 今天遇見什麼美麗風景。(同場加映:人生像旅行,打開心才能看見風景

扎西這兩天去搬蜜蜂了,原本蜜蜂住在草原上的,因為天氣轉涼了,要把蜜蜂搬去溫暖的地方,好讓牠們過冬。扎西的蜜蜂養在青海省河南縣,離貴德縣城得五六個小時,他們在河南縣找到一處很好的蜜源,釀出來的蜂蜜是金黃色的,扎西打開罐子的時候,蜜香撲鼻,我聞得口水直流,頓時覺得自己是小熊維尼。(推薦你看:每天一杯蜂蜜檸檬水,排毒美白健康選!

搬蜜蜂必須在晚上進行,這樣出門採蜜的工蜂才不會找不到回家的路,搬家的時候,會讓蜜蜂們覺得自己的家被擾動了,會特別兇,晚上行動可以稍微降低他們的攻擊力。


扎西倒車,小心翼翼把車子停到安排好的位置,準備卸蜂箱

我們和扎西在一處農家院子會合,他和兩位大哥開著大卡車,載著一車的蜂箱,風塵僕僕而來。卸貨之前,要先看好行車路線和擺放的位置,一切都有學問,馬虎不得,他們邊說著青海方言,手比來比去,相當認真。

木製的蜂箱很沉,因為裡頭沉甸甸地裝著蜂蜜,讓蜜蜂從現在到冬眠前有足夠的存糧可吃,所以這些蜜不取走,要留給蜜蜂,有時候蜜少了,還要泡糖水或放現成的蜜給蜜蜂吃。金瑜姐說,一個箱子住著1萬到3萬隻的蜜蜂,好高密度的住宅區阿!

我搬過空的蜂箱,真的很重,扎西和大哥搬的是全滿的,他們揹起蜂箱的時候,箱上的泥土「刷!」一聲全滑在他們背上,手上青筋暴凸了,還要小心應付眼前奮力振翅的蜜蜂們,是很不容易的工程。


扎西與搬著沉甸甸蜂箱的大哥

今年 36 歲的扎西,從 12 歲開始養蜂,是第三代的養蜂人,他的養蜂歲月加起來,居然和我差不多歲數了。原本住草原的他,婚後因為經營電商品牌的關係,才搬到貴德縣城住,這樣搬蜂的日子,一年得三四次。扎西晚上十點鐘從家裡出發,開夜車到河南縣,休息一兩個小時後就開始搬蜂,搬完了再開著五六個小時回到貴德,小心卸下蜂箱,才能回家,晚上幾乎不能休息,「這是我們一年之中最辛苦的日子。」扎西和大哥的眼睛都累紅了,疲憊地說。

和扎西的接觸不多,我在貴德的時候他幾乎都不在家,從旁觀察多一些,和他直接的對話就少了。我的旅行自遇到金瑜姐起,就轉了一個大彎,絲路只去了西寧和蘭州,其他的點都來不及去了;雖然有些可惜,倒也無所謂,我旅行本就隨性,哪裡和我有緣,我就多待一些時間;反正,故事都是會留在心裡的。