單身日記,用 500 字寫繾綣的單身心事。書寫金庸系列,如果要愛,要愛得像《白馬嘯西風》的李文秀一樣。願白馬馱我回中原之時,我還是一路懷有我愛的執拗,那都是很好很好的,但我偏偏不喜歡。(同場加映:

直到很久以後,才翻了金庸的《白馬嘯西風》。《白馬嘯西風》是金老難得的小品,想講的事情很乾淨透明,最驚心動魄的不見得是華山論劍,而是一去不復返的生活,曾經愛過你的人,後來不愛你了。

李文秀,白馬馱著她,載她到域外的荒涼大漠,還不明白種族是什麼之前,她已經瞧見了那些瞅她的眼神,漢人是個撕不下的標籤,象徵掠奪與惡意。只有哈薩克少年蘇普對她伸出手,趕過羊群,聽過天鈴鳥歌唱,在草原上躺臥望著星空,他把自己第一次殺的狼的狼皮,安安穩穩地交到她手上,李文秀以為,那就是愛情。

那卻是一場她要不了的愛情,她是漢人,他是哈薩克人,她捨不得蘇普為她捱父親打罵。她偷偷把狼皮放到另一個美麗的哈薩克女孩阿曼門前,她告訴自己,如果愛會讓蘇普受傷,那她再也不能見蘇普了。她背向蘇普,慢慢離開躺過的草原,她的歌聲越來越遠,她偶爾會想,蘇普會知道我已經離開了嗎?

蘇普已經離她很遠了,李文秀遙望,看見他跟阿曼後來在一起了。她心裡想著,我愛蘇普,所以不要他為我受傷,如果他再遇見喜歡的人,那也是很好的,只是她也沒想過,蘇普變得這麼快。她覺得自己傻,又覺得這麼傻是沒錯的。

她把幼時的愛情混雜眼淚,埋在黃沙之下,風一吹來就散,像她那年送給他的玉鐲,早在很久很久以前就碎了,只有她還不肯忘。

故事的最後,李文秀騎老白馬回中原,白馬很老了,只能慢慢的走,但終究能回到中原,漢人中有英俊勇武的少年,倜儻瀟灑的少年,可是李文秀很執拗,「那都是很好很好的,可是我偏偏不喜歡。」

如果要愛,要愛得像李文秀一樣。我喜歡你,不是因為你好;我不喜歡你,也不是因為你不好。一個人的好與不好,與喜歡與不喜歡沒有關係。

如果要愛,要愛得像李文秀一樣。做一個為愛固執的傻姑娘,談一場不為了得到的愛情,愛的時候全心全意,離開的時候背影也堅定。