阿姆斯特丹是一個有許多樣貌的城市,來到這裡,或許你會醉心於這個城市的愜意慢活,你可能會喜歡四處充滿藝術氣息的街角。今天要帶你看夜晚的阿姆斯特丹,看它在夜裡絢爛綻放,給你意想不到的驚喜,讓你不知疲倦,醉心於探索更多未知的美好。(推薦你看:就是要開到半夜!夜貓子不能不知道的五間咖啡店

文字|方家敏
照片|張柔

手中拿著紅酒杯,深夜在博物館微醺漫遊,聽起來是不是很浪漫呢?每年 11 月第一個週六,阿姆斯特丹的博物館之夜(Museumnacht)正是這麼一個瘋狂有趣,又有點浪漫的計畫。在梵谷博物館喝著紅酒欣賞爵士樂;遊走在國家博物館(Rijks Museum)的名畫間,聽著藝術家親自導覽;亦或是夜闖 Artis 動物園,醉醺醺地試圖爬進企鵝館,你所能想到最瘋狂且不可思議的事,都將在這一夜發生。

從 2000 年起,由四位阿姆斯特丹博物館工作人員與阿姆斯特丹大學的學生延續了從柏林發起的博物館夜概念,開始第一屆的阿姆斯特丹博物館之夜,並於 2003 年成立了獨立基金會 N8。在博物館之夜當晚,全市超過 50 間以上的博物館、文化機構、教堂、清真寺等,在晚間 19 點到深夜 2 點,無限制開放參觀。除了常規展覽項目外,各博物館都在博物館之夜安排特別導覽、工作坊、舞蹈、音樂、或各種形式的藝文展演。(同場加映:西雅圖夜未眠:來支好酒配上美式足球

在荷蘭待了一年半,早有耳聞當地友人在博物館之夜所做的瘋狂行徑,(例如在 NEMO 科學博物館喝個爛醉嚇小孩...)因此今年毫不猶豫的買了票,查好路線,買了瓶紅酒就出發了。從最有名也最大的博物館熱區—博物館廣場(Museumplein) 開始,遠遠從另一個街口便感受到歡騰的氣氛,而我們的首站便是隊伍最長,也最令人期待的梵谷博物館。以玻璃帷幕打造的梵谷博物館,特別在今晚閃出絢麗的七彩燈光;手扶梯往下進入大廳彷彿瞬間踏入舞池,除了 DJ 台、吧台,原本販售紀念品的商店成了小舞台,爵士樂手在台上忘情演出。有趣的是,多數參觀者並不急著看展,反而啜飲著酒隨著音樂起舞,讓你忘了自己置身在博物館中。(推薦你看:自由不等於放縱:在北歐,夜店不是不良場所!

進入展場後映入眼簾的便是映在白牆上的影像,那是以梵谷畫作製成的動畫,搭配優雅沈穩的大提琴,整個空間氣場瞬間轉換,而梵谷在牆上陰鬱的臉龐似乎也鮮活了點。

下一站我們來到了距離僅 50 步的阿姆斯特丹市立博物館(Stedelijk Museum),該館是阿姆斯特丹的當代藝術館,外觀看起來像一個浴缸,充滿童趣。目前市立博物館最大的展覽便是尚・丁格利(Jean Tinguely)的巨大機械作品回顧展。瑞士藝術家丁格利引領 1950 年代的機動藝術的,並模仿抽象藝術家的作品來製造大型雕塑與機械藝術。

進入展場後便能聽到金屬碰撞的機械噪音,以及各式各樣的互動式機械作品,同時展場內也設有不少激發創意的裝置,讓遊客能動手做。深夜時段少了小屁孩在一旁跑跳尖叫,微醺的大人們似乎也找回了童心,在展間驚嘆著互動機械精妙,拾起畫筆玩得不亦樂乎。

接著我們遠離觀光區,來到位於阿姆斯特丹市中心東邊,也是當地友人所推薦的熱帶博物館(Tropenmuseum)。當時已是午夜12點,拖著疲憊身軀的我們不抱太高期望的走進熱帶博物館,想不到卻是那夜最令人驚豔的景點。在挑高且充滿空間感的大廳半空螢幕出現了半是佛陀半是超潮DJ,帶著金項鍊與金屬首飾的違和影像;大廳地板上有個約一整個小套房大小的白色枕頭,仔細一看卻是個充滿氣的空間,裡面演奏著類似中東或是北非音樂,參觀者或坐或躺地散布在大枕頭裡。

拐個彎進入另一個展場,原本放滿雕塑和瓷器的空間居然搖身變成了夜店,年輕男女在11月的寒冷夜晚熱情舞動,伴隨酒精與音樂,令人目眩。(推薦你看:城市的慢靈魂,適合和自己散步的阿姆斯特丹

在我走出夜店(展場之一),頭昏眼花近乎缺氧之際,館內另一區寫著 Ziezo Morokko,隨著人群走進後竟是一個小小的機艙,館員扮演機組員帶著參觀者來到摩洛哥。進入另一個空間,我彷彿來到了有花色瓷磚、塔吉鍋與薄荷茶香的北非國家。穿越在拱門與白牆間,微醺之際,我已分不清現實與夢境,這裏究竟是我所熟悉充滿大麻與觀光客,陰雨綿綿的阿姆斯特丹,還是那溫暖遙遠的國度。

後來,想盡辦法值回票價的我與友人在半夜一點硬是走到 Artis 水族館,感受一下夜遊水族館的魔幻氛圍(痠軟雙腿),但似乎已經不重要了。對我來說博物館之夜最吸引人之處便在於,你永遠不知道會發生什麼事,且總是會留下一點遺憾。

因為在每個時刻、每個空間,各種變化隨時在發生,就在你絕望之際,可能在下一個展場便看到你最愛的 DJ,或是走進一個不知名的教堂卻看見最奇幻、足以改變你一生的表演。對我來說,這就是博物館之夜的魅力:在午夜時分,微醺之時,漫遊在阿姆斯特丹街頭,穿梭在博物館間,即便下著冰雹都足以令你感受到屬於大人的浪漫。