布魯日是比利時西北邊的一座城,有著哥德式建築和蹤橫交錯的運河,因此在歐洲被譽為「北方的威尼斯」。面對大量觀光客湧入的布魯日,當地居民依然保有自己的靈魂和生活,並沒有被「觀光」二字所改變,讓我們跟著作者的文字和照片,看布魯日的美好風光。(同場加映:【姚謙專文】旅行,看見世界靜下來的樣子

文|詹軒寧

布魯日小鎮漂流寫意

每座城市都有不同的性格,就如同每個人截然不同的人格特質一般。
柏林是狂放不羈;慕尼黑是莊重老練;哈修塔特是神秘獨立;布魯日呢,我會用「從容優雅」這四個字來代表它的的城市性格。

布魯日 Brugge 有著恆河沙數交織而成的運河穿梭其中,磚造哥德式建築與清麗河景相互輝映而成的景緻成了最深植人心的城市識別,有人說它是北方威尼斯,但我覺得它比威尼斯質樸,也比威尼斯純粹。會拿威尼斯來當作形容詞,想必其名號無人不知,不人不曉,我們可以自然而然地將「水都」與「威尼斯」畫上連結。但要形容布魯日,我們卻拿威尼斯來做比喻,再將其連接到:「啊!是運河交錯的小鎮!」,這透過雙重轉折認識的城市,並不是一件可悲的事,反倒我認為這是一種幸運。(推薦你看:誰說花錢才能過好生活?威尼斯教會我的慢活哲學


專屬布魯日的城是識別


隨處可見的水道與磚造哥德式建築

一座城市欲保有自己的靈魂,守護其原本的生活方式,避免其不被觀光人潮與庸俗的商業模式所淹沒是相當重要的。我尚未造訪過威尼斯,無法給予其更多的評論,可我感受得到在愈來愈多的商人嘗試複製威尼斯的同時,它的靈魂也正一點一滴地面臨被剝削的危險。城市要如何擺脫複製危機而依舊脫俗?城市該如何保有最原始的自我?布魯日從未試圖去複製或是模仿威尼斯,只是因為碰巧相像的特質,人們才會賦予它一個稱號來幫助世人更快速的注意到它。

也許就旅遊收益而言布魯日只能望其項背,但它仍舊保有身為布魯日的城市的本質,從未仰賴他人威望謀利。就這樣,靜靜地佇立於歐洲大陸的西北方,笑看人群趨之若鶩的熱門觀光勝地,嫻靜而自得。單看布魯日這三個字或許覺得普通,但若親身走訪,絕對能夠明白它由內而外散發的魅力是何等出眾。

如同許多以旅遊業為重的觀光城市一樣,絡繹不絕的人潮是布魯日賴以為生的管道,神奇的是,這裡的人們不論陰晴雲雨,不論淡季旺季,他們仍舊悠哉地騎著自行車,優雅的編織蕾絲,悉心的守護船屋,聚精會神的製作巧克力。即便再喧囂的人潮蜂擁而至,也會不自覺的被布魯日的從容、愜意所滲透。當我踏進這城市時,感受到的不是充斥著銅臭味,四處張揚「觀光」大字的貪婪樣貌,而是人們從容優雅的生活軌跡。漸漸地,我們了解到其專屬的城市樣貌,嘈雜的人潮並未改變布魯日,而是布魯日的氛圍渲染了我們。

所以我說這是一種幸運。

如同多數旅者,珍惜難得的「出國」時光是整趟旅程必須要遵循的聖旨!而最佳遵循方法無疑是事前做好功課,以最省時,CP 值最高的方式走完最多的景點。起初踏入布魯日的我仍試圖這麼做。瞥了瞥必訪清單,市集廣場成了我第一個完成的目標任務。環顧四週,市集廣場上整齊地佇立著幸運躲過兩次世界大戰戰火而保存下來的中世紀建築。這裡可謂布魯日的心臟區域,各式功能建築,如各式商店、教堂、鐘樓等階環繞於此。

連歐洲每年不論大城小巷必會舉杯歡騰、共襄盛舉的最佳代表 ─ 聖誕市集也於此舉行。而在市集廣場中攫取我最多目光的是廣場旁一行五彩繽紛的三角屋頂建築,雖不及省政府大樓那般宏偉壯闊,但其夢幻繽紛的用色不禁讓人產生了種再次墜入童話世界的錯覺。(推薦你看:三個不可思議的真實童話仙境


五彩繽紛的三角屋頂建築


聖誕市集布置

而廣場旁高聳不容忽視的建築是布魯日的地標性建築─鐘樓。布魯日鐘樓建於 13-15 世紀。鐘樓內部開放參觀,原本興致勃勃的想一覽布魯日全景,可惜當天排隊的人潮實在太多了,只好飲恨放棄。​

C:\Users\snc\Pictures\網誌用照片\布魯日\IMG_0553.JPG
地標性建築─鐘樓

道別了市集廣場,我們開始往河邊移動。貴為河道纏繞的美麗城鎮,如有機會乘船隨著河水飄移,放空心靈,恣意享受城市氛圍,那絕對是絕佳體驗布魯日的方式之一。在途中也許我們無法控制拍照的角度,無法順從自我意志取景,更無法預知接下來會撞見怎麼樣的景致,但正因為如此的「未知」才能夠讓我們遇見意想不到的驚喜,何況我們處在的是如詩如畫的布魯日小鎮啊!


乘船碼頭旁景致


水路上意想不到的驚喜

另外,Brugge 在荷語是「橋」的意思,可想而知布魯日城內的橋不勝枚舉。擁有相似樣貌卻又截然不同的石橋們將運河分割的布魯日緊緊相連,成了布魯日的另一奇景。在經歷30分鐘如夢似幻的美景洗禮後,腦中便不自覺地想起了馬致遠所撰的《天淨沙‧秋思》。其中,「小橋流水人家」無疑是布魯日的最佳寫照,雖季節已推移至初冬, 沒能與古道西風瘦馬相符,但卻也殘留了些枯藤老樹昏鴉的餘影。


隨處可見的石橋

離開了小船,以雙腳緩緩地踩踏著城市磚瓦,盡情浸淫於身旁的水光雲影時,突然間,我意識到當我處在這城市時,並不需要所謂的「計畫」。規則與細節在這片土地上淡如雲影,最重要的僅是著實的踏在這片土地上,悉心的感受身邊的一景一物緩緩變換、推移,那樣美好的時光,宛若一陣陣輕淺暖流拂過心頭,洗淨的不僅是一身紅塵瑣事,更褪去了身為外地人的枷鎖。在那些片刻,我不是來自台灣的旅者,不是布魯日的過客,而是與這片土地互相理解的靈魂。(推薦你看:命定的偶然《愛在日落巴黎時》


漫步於布魯日街頭

愛之湖對我而言可說是布魯日最清幽的樂土,當我踏進這裡時,總覺得時間的流轉似乎隨著身旁優遊自得的地主們漸漸慢了下來。不過跟想像中不一樣的是,他們並非旁若無人的滑行、玩耍,而是一個勁的想親近旅者,試圖把我們一同拉近他們所生活的美好國度。


愛之湖

到最後,我心中的布魯日似乎不存在著聖血教堂、城堡廣場、聖母教堂、玫瑰碼頭等觀光景點,憑著感覺走啊走,沒有過度包裝、沒有虛情假意,我看見的是它的質樸與純粹。

這座城市曾經因為海道淤積,經濟地位被安特衛普所取代,遺失了昔日閃爍的光環,自此之後有如睡美人般沉睡了 400 餘年之久。喚醒她的不是王子,而是慧眼識寶地的作家,該地在被作家喻為「沉寂的老城」之後,吸引了大批欲探寶地的人前往,使其再次聲名大噪。20 世紀下半葉,布魯日重新喚回了過去的榮景,2000 年更被聯合國世界教科文組織編入世界遺產的行列。如以一個人的生命曲線來看布魯日,那它想必是個曾經壯年失志、隱退世俗,但在中年時卻憑藉著自身的本質與實力,重新在世界上找到發光發熱的舞台。

可以肯定的是,布魯日從來不需要北方威尼斯這個稱號,它只需要做它自己。