你還記得,那年 Janet 跑到南極結婚,那是一場婚前旅行,五十多天緊湊而密集的旅行兼工作,史詩般橫跨三大洲,從Janet的家鄉美國德州、學習生涯的南美阿根廷,直至夢想之境—南極大陸,Janet 引領 George 走過自己的記憶,前往未來。遇見一個敢於和自己冒險世界的人,是一件難得的事。從我到我們這條路,Janet 有很多不可思議想分享。原來遇見一個人,能第一眼就想和她過一輩子。(文末贈單身女子婚攝拍攝折價禮卷)

與 George 第一次見面的那天,我就出了一連串的糗,那晚我生病、心血來潮地抽了水煙(我根本不抽煙的,為什麼那天會抽水煙?真是猜不透)、然後昏倒。

我們兩個對那晚的記憶,還有漸漸變好朋友的那些時刻的細節,根本就都有很大的出入!(同場加映:女人迷專題:婚不婚?Let;s Marry Me!

也許我們其中一方的記性不好,但我們絕對不是不珍惜記憶,而是我們註定要為這件事一起爭執到老!愛情與現實的角力?那晚後過了大概十年,兩個人開始交往之後不久,我就意識到自己已瘋狂愛上George,而且我想要永遠跟他在一起!

這種感覺,我以前也從未經歷過,如果以前跟我說世界上有這樣的愛情,我可能還不相信。但它就這樣發生了,而我也明白這種感覺了。

以前我也曾經愛上別人,但是在真正投入與做出任何形式的承諾之前,都會經過一段時間的試探、角力以及要不要全心投入的掙扎。但是對 George 完全沒有這個階段。從交往到深深感覺到想跟他在一起一輩子,這之間沒有什麼思考的轉折,我根本就隨時願意跟他遠走高飛!

當然冷靜下來之後,一段關係一定有一些與現實的角力,在我們的例子裡,與其對「婚姻」本身有什麼焦慮,比如說害怕妥協等等,我們兩個人更苦惱的是如何在事業與愛情當中做出安排—尤其是我們的工作帶著我們各自在全世界東奔西跑。

多年來的相處,我們親眼目睹對方為了事業,付出很大的心力,因此誰也沒想過要求對方放棄事業,與自己團聚,但是我們也深知如果一直這樣下去,也可能在路途中失去對方。因此要如何將這樣的兩個人納入一幅共同的未來圖像,是我們永無止盡的話題。

未來我會希望能夠將工作集中在更大的時間區塊裡,而不是分布在一年四季,時時都在工作,只能用零碎的時間去找 George。

原本這次的結婚之旅,我們有討論到也許 George 也可以試試看當個外景主持人,後來我們都發現這個工作並不是他真正嚮往的。

不過,在這些永無止盡的討論裡,我們談了更多事情,因為我們現在是朋友兼戀人兼家人了,什麼都能聊,聊的還比以前更多;很嚴肅的時候可以聊金錢、死亡、分手、愛上別人;我們希望為對方好好地活著,但是也期許自己未來萬一不能在一起,也會祝福。而很輕鬆的時候,我們也可以故意吊對方胃口,讓對方吃醋,比如說他會假裝有女生要約他,而當我夏天去法國的時候,他還會故作輕鬆狀地問我,有沒有去前男友住的城市逛逛啊?

這樣看似輕鬆的玩笑與遊戲,背後是尊重與堅信對方,未來也會帶領著我們度過更多考驗!

曾經對未來愛情想像,與往日愛情

我小時候覺得自己會結婚,生五個小孩,George 則是想像他會跟一個叫Sarah 的女生結婚哈哈!一路上我們都曾經跟別人交往,我曾經覺得可以為法國前男朋友拋棄一切自我也沒關係,而George 也曾經是一個自信心過剩的人,無論是人生或者是談戀愛的時候。

我們剛認識的時候都還在摸索人生的方向, 那時我們都面臨著來自父母的壓力—原本他念法,我念醫,對父母來說,好好的醫生律師不當,卻突然轉往完全不相關的跑道,而我們相對也會承受一些壓力;除此之外,當時我們這麼年輕,還沒有準備好談戀愛。

George 說過,如果我們當初一認識就開始交往,我們不會懂得欣賞自己已經擁有的,人生的重點也會擺在別的事情上面,或者根本是還看不清楚生命將走到何方。

如果沒有生命經驗的堆積,還有沒有前面幾段感情讓我們學習,我們就會少發現很多關於自己的事情,也就不會有現在的成熟與智慧,來迎接對方的到來。

頭也不回地投入了。

這次五十幾天的旅行兼工作,讓我們可以住在一起生活與工作近兩個月。遠距離戀愛從來沒有讓我們感到害怕惶恐—因為我們一直都是遠距離的關係。一起生活與工作近兩個月,才是全新的經驗,這是一趟非常緊湊與密集的工作兼旅程,我們幾乎沒有獨自相處的閒暇時間,卻又緊密生活在一起這麼長的時間,這還是第一次。

其實這整趟旅行都像是對我們關係的一種比喻,除了史詩般橫跨三洲的大遷徙之外—還脫衣服跳進原本以為是溫泉、結果是全世界最冷的水裡,無論是出自無知或勇氣,我們頭也不回,就這麼跳進這冰冷的水裡(嗯?說好的溫泉呢?)。這大概就像我毫無預警地愛上了相識十多年的George,然後義無反顧地,我們兩個人投身婚姻裡吧!(推薦閱讀:

水是冰冷的,我們的未來是未知的謎團,可是經過這一次的旅行,我們更加確信要組成家庭的信念,我們的關係是越來越溫暖與緊密的。

無論如何,在這旅程的最後,我們結婚了,就算知道人不見得能如願永遠在一起,但是我們都希望未來的圖像裡有彼此⋯⋯並且一輩子爭執我們相識
那晚的真相!