單身日記,用 500 字寫繾綣的單身心事。周冬雨與馬思純以《七月與安生》拿下金馬雙影后,台上致詞時馬思純說,「沒有你我不會站在這兒,當然沒有我你也不會在這了」很像七月與安生,愛恨本是同一件事,你信不信?(推薦閱讀:

「七月,來,讓我看看你的胸。」她盯著她的幼小胸脯,才認得自己胸前也有一雙,呵呵笑了,埋頭進小小浴缸。兩個小女孩起來換氣之時,才發現自己已經長大,歲月經過,她們的手還握在一起。

日子是一起洗澡、一起鋪床、一起上學、一起窩著睡,那該不該一起戀愛?她戀愛了,那男孩叫家明,長得頂好看,家明究竟愛誰拿不定主意,愛人姐妹,仇人知己,只不過是一個念頭的事。

她喜歡她蠻不在乎的眉眼,喜歡聽她說,我這一輩子,注定四海為家,她要她遠行的時候,帶上自己的魂魄,她去流浪,她就替他安生,她知道只要她開口,她會願意為她留下。

她喜歡她乖順善良的神情,記得她在她耳旁呢喃,我多想要自由自在的生活,和妳一樣,可是她知道,安靜無爭,才真正像七月,只有七月真正知道她嚮往什麼,而七月選擇要了愛情,沒有開口留她。

她們是看起來多不相似的雙生兒,帶著遠離彼此的殘缺與可惜,日子各自生根去了,互為光影。家明無論走到哪一方,得到的愛都只有一半,在這樣的關係裡頭愛著,每一個人都是辛苦的。

她們相愛相恨的時刻都在浴室,恨不得扯開自己,撕開對方,沒有隱藏,只說實話。她說,「家明是我讓你的,如果你要我不搶」,她說,「你有什麼資格讓,除了我,這世間有誰真正愛你?」

愛恨雙生,她踩上她的路子,成為她的樣子,她沒有恨她的運氣,想起母親對她說,「女孩可以走的路很多,人生折騰點未必不幸福,只是很辛苦。」她才知道安生的自由,其實是辛苦慣了,只有自己是她能夠安身立命的家鄉。她笑自己,走得這麼遠了,還是跟她像宿命一樣地在一起。

如果要愛,要愛得像七月一樣,安穩的人生,她要在最後一刻放手,才明白自由是辛苦的,流浪要有個回頭就看得見的人,才真走得遠。

如果要愛,要愛得像安生一樣,只願意對幾個人上心,一路駛離的人生,如果遇見了誰,也可以堅定地不走,你就在這,我何必走。

給你一個七月,換你一個安生,沒有你就沒有我。