踏入大學,生活開始多彩多姿,你會遇到很多人、可能志同道合、也可能一言不合。在大學開始試著談場戀愛,在愛裡摸索自己的模樣,雖然有時候跌跌撞撞,但是還是要相信愛情啊。(同場加映:解放「愛」的定義:用你們想要的方式相愛

大雨下不停的一週,感冒的我,鼻子也像窗外的雨水一樣稀哩嘩啦、稀哩嘩啦個不停。惱人的鼻涕和惡劣的天氣讓我頭暈腦脹、無法思考,索性什麼也不做,就看著窗外的雨點發呆。這一發呆可真讓我想起好多事情來了,我想起了前些日子深夜裡和好友 K 在校園裡的徹夜長聊,還有那些光怪陸離、無奇不有的,大學的愛情。

K 是我少數能夠從大一持續要好到大四的男生朋友,在做不成情人也很難繼續當朋友的大學世界裡,真是慶幸我和K兩人對彼此都沒有想法,才能成就這一段長久的友情。不久前 K 說需要聊聊,果不其然,是感情上出了問題。大學四年裡我看過的感情真可算是不少,在這什麼都求快的年代,大學校園裡也很少有人願意花長時間去了解、戀慕一個人了。在大學時代要認識新的人很容易,同時和很多對象發展、互相比較是常態,遊戲人間的男男女女更是不少,「大學交往的對象我沒有打算要結婚的」、「為什麼選擇和他交往?因為他家比較有錢啊!」四年來,真是什麼樣的話都聽過、什麼樣的情侶都看過。(同場加映:戀愛的模樣插畫集:和你共處的日子,讓我學會了溫柔

大學裡,多的是害怕寂寞又害怕受傷害的人們,有的人稍稍吃了閉門羹就決定打退堂鼓,連三顧茅廬的耐心和義氣也沒有;有的人則如同飛蛾撲火,眼淚都還來不及擦乾就急急忙忙跳入下一段感情中。想趁著年輕遊戲人間的男孩女孩們身邊的伴侶一個換過一個,在圖書館看對眼交換電話後馬上就可以約在住宿處見面,這年頭同居什麼的早就不是問題了,但要真正了解對方、互相包容地走下去,那就真是個大問題了。當然,對有些人來說也不成問題。

「像他啊,哪還談得上了不了解,反正只要不寂寞就好了!」這樣的話不時入耳,但聽著、聽著著實還是讓人心頭一驚啊!各種各樣、千奇百怪的愛情看了四年,喜歡老派戀愛的我還是挺不習慣,總覺得心頭癢癢、怪難受的,總還是覺得這樣快速的愛情少了好多令人心動的過程,那些因為喜歡和在意而萌發的心跳、猶疑和躁動不安,都被稀釋得很淡很淡,就像一道沒調理好的五分熟牛排,剛切開看似粉嫩誘人,一進口只覺滿嘴血腥,所以,只吃了一半就無法下嚥、棄之一旁了。於是啊,食客連和主廚抱怨都決定免了,下一間餐廳會更好,趕緊拍拍屁股走人。

言歸正傳,回到 K 的感情世界。K 是少數我認識願意花大學四年的好時光喜歡一個女孩的人,雖然最後還是當不成情人讓 K 消沉了好長一段時間,但在終於和女孩重新做回朋友後,竟然有一天從女孩口中聽見「我真的很討厭你」這句話,K 覺得像後腦杓被狠狠打了一棒,原本對感情就悲觀的他對整個世界的看法都更加悲觀了。聽了 K 的敘述,身為好友的我實在不忍苛責,畢竟感情的世界裡實在難論對錯,不過對於 K 總愛和女孩爭長論短這一點我實在是覺得好氣又好笑。

男女之間的感情著實微妙,有時互相欣賞的兩人會發展成為一種微妙的「競爭關係」,而這樣的關係往往導致原本互有好感的兩人無法修成正果。因為互相欣賞,所以希望自己在對方的眼中也同樣耀眼,當遇到意見相左的時候,往往一方面為了增加自我認同、一方面為了讓對方刮目相看,兩人爭得你死我活,又臉皮薄拉不下臉來和解,最後只能不歡而散。無法從對方那裡獲得認同是感情裡最深的傷害,長此以往,兩人往往漸行漸遠,甚至老死不相往來。

看著 K 垂著腦袋告訴我他終於看清了自己和女孩無法相處的沮喪樣,還有看著四年來人們聚了又散的淒涼讓他對感情更加悲觀,我真想再打這年輕男孩一棒。我告訴他,我非常喜歡的,肆一曾經說過的一段話:「有些人互相喜歡了,卻不能在一起,這並不是表示對方不好,常常只是不適合而已。不適合,也可能是指:當下兩個人最好的狀況就是這樣,再沒有更多。這是你們目前的緣分。然而,時間會讓人成熟、讓人擁有解決問題的能力,或許那一天來了,才是你們真正的緣分開始,也說不一定。不要急著相愛,先把自己準備好,才會愛得比較久一點。」沮喪的 K 暫時聽不進任何話語,甚至自暴自棄的認為自己會孤老一生。(同場加映:【肆一想念信箱】愛情裡你的快樂犧牲都只該為了自己

我忍不住笑了起來:「也許有一天,你會遇到一個願意包容你一切缺點的女孩,包括你的好辯、白目、不會看臉色。」K只能苦笑兩聲:「大家都這樣說啊!」

年輕的靈魂,誰不幻想能遇見一個無條件接納自己一切的人,容得自己活得自在,能盡情的發潑、撒野,還永不離開。但更後來的將來啊,他們都會明白,這世界上沒有這種天上掉餡餅的好事,同住一個屋簷下、喝同一種水生活的家人都常常意見相左了,更何況是完全不同生長背景、經歷過不同生命歷練的兩個人。

再有一天,他們也都會明白,再也不需要透過爭辯來強化自我認同,不需要透過貶抑他人的價值觀,才能鞏固自己的價值。於是情人們不再爭辯了,學會傾聽、學會包容。他們終於理解,何必事事爭個輸贏,是啊,就算辯贏了,傷了感情又如何?人們最終,還是希望遇見那個,和自己進進退退、周轉騰挪之後,願意站在自己身旁的人;也終於願意心甘情願的,放下固執和驕傲,去全然理解另一個人的驕傲。妥協,是所有感情裡的必經,但這是否是種犧牲,卻也許未必。我想那些情人們只是終於找到了最恰當的距離,能熱騰卻又不燙人地陪伴在對方左右,他們找到了,比爭個輸贏更有價值的。

我想,也許 K 和女孩有一天都會明白,愛,是不必爭個輸贏對錯的。年輕氣盛的兩人有一天終於願意再見面時,都會明白這段失去只是個過程,所花費的時間都不會白費。縱然失去一段感情讓人心痛,也讓人失去願意將全心託付於一人的天真,但成長後的圓融會彌補這些遺憾,也許再也無法像當初那般天真,但是,會更清楚自己想要的愛情是什麼模樣,也終於心甘情願,放下一部份的自己,去成全屬於兩個人的愛情。再看看身邊青蔥翠綠的眾生相,我想,也許在愛過幾回之後,那些年輕的靈魂終會明白,自己想要的愛情是什麼模樣。(同場加映:真愛的模樣:遇見讓你靈魂震動的那個人

看著身邊各形各色的愛情故事,我想起了,張曼娟在《戒不了甜》裡的奇異夢境:一個年輕的孩子和張曼娟爭辯愛情的種種,而孩子對愛情裹足不前的樣貌正是張曼娟年輕時的模樣。忽然之間,天崩地裂,孩子憂傷而驚懼的對她說:「天,已經老了。」這樣奇特的一句話,張曼娟卻突然完全都明白了,她握住孩子冰涼的手,對她說:「但,妳還是要愛。」我想,下次當我遇見 K,我會這樣對他說的。