金馬 53,就在 11 月 26 日晚上,女人迷為你獻上金馬專題,不妨為自己留一點時間,遇見經典。金馬影后金馬影帝預測之後,帶你看這次獨具特色的形象廣告,陳哲藝向楊德昌導演致敬,以《牯嶺街少年殺人事件》為題,留下時代的記憶。

陳哲藝這次拍攝金馬53形象廣告,選用《牯嶺街少年殺人事件》做為題材。不僅是陳導非常喜歡的電影,找回張震演出,也是他對楊德昌導演的一種致敬。

金:為什麼會想要向楊德昌導演的《牯嶺街少年殺人事件》致敬?

陳哲藝(以下簡稱陳):楊德昌導演的《牯嶺街少年殺人事件》這部電影給我的印象是非常深刻的,而且對我的影響是很大。在我心目中,他應該是華人電影之冠。我覺得這是一部很偉大、很難得的華人作品,是大師級的大師之作。我們在電影裡看到的是十三歲的張震,所以特意請張震回來,帶他回到《牯嶺街少年殺人事件》當時拍攝的一些場景,重溫回憶當年的一些拍攝狀況。

金:接到金馬任務要拍攝形象廣告的心情?和拍電影有什麼不一樣的感覺?

陳:接到金馬53形象廣告的心情是非常有壓力,因為它應該是這幾年來最難的一份功課,因為通常自己拍電影就是自己的創作。接到這份工作的邀請很榮幸,再加上很多我崇拜的大師導演如侯孝賢、蔡明亮等,之前都拍攝過金馬的廣告,我希望能拍出金馬的精神,拍出大家對電影熱愛的感覺。(推薦閱讀:

金:接到金馬任務要拍攝形象廣告的心情?和拍電影有什麼不一樣的感覺?

陳:我蠻欣賞趙德胤、畢贛兩位導演,我們三人的作品風格很不同,所以我還蠻期待他們的影像會呈現什麼?他們會有怎樣的共識?我希望我們會拍出很不一樣的東西。我也覺得選擇我們三位年輕導演,算是金馬的一種傳承,金馬的一種國際化、年輕化。很好奇。希望自己交的這份功課大家會喜歡。(推薦閱讀:

金:這次回到《牯嶺街少年殺人事件》拍攝場景的感想是?

張震(以下簡稱張):蠻特別的,因為有一陣沒來到這些場景。早上第一個去建中校園,我應該從《牯嶺街少年殺人事件》拍攝完後,就沒有再進過建中的校園。蠻特別的是很多回憶會浮現出來,有這樣一個機會重返這些場景,其實蠻開心的。很多之前以前拍攝的畫面歷歷在目,蠻好玩的。

金:聊一下這次和陳哲藝合作的感想。

張:很開心啊!其實我認識導演有一段時間了,我們在很多影展上碰到,聊過很多次,今天第一次一起工作。我覺得他是一個非常有想法,非常堅持自己創作理念的導演,非常有才華的一個導演。跟他工作也很有趣,在他身上也看到很多跟楊德昌導演有點類似的部份,他們在執導的方式很像,最本質裡面,那個人心裡面最想要的東西,他們非常清楚,這是這兩位導演之間很大的共通點。

金:可以講一下楊德昌導演是怎麼樣的一個導演?

張:楊導在我的印象裡面,是一個非常兇、非常嚴厲的一位導演。因為他在現場常常會發脾氣,有時候會摔東西、摔帽子。他在教我們這些小演員的時候,在指導上面會用很多手段。

像我有一個經驗就是,有一天我要拍的是看到彈子房有人被殺了,我要表現出看到死人的一個狀態,我那時候只有13、4歲,導演知道可能講不通,就算講通了,我也沒有辦法完全能夠理解。所以那天到了現場,他就把我抓到一個房間,把我臭罵了一頓,把我關在那個房間裡面,叫我面壁思過半個小時。

我就莫名其妙被罵,不知道到底發生什麼事情,導演看到時間差不多,就把我拉出來,一出來就叫我站在攝影機前面,然後就拍。這是他會對我用的方式。

現在經過這麼多年,自己做電影那麼久,就會知道這是他用的方式,去讓演員可以有類似那樣的狀態,可以達到他的目的,讓我在裡面的角色,可以讓大家更認同。

其實他是非常好的領導人,雖然他很兇、很嚴厲,但這也讓他變成一位很好的領袖,在現場的氛圍很有凝聚力。可能是因為有他這樣的指導方式,我很喜歡大家好像一家人的這種感覺,才讓我一直這麼多年來,一直在做電影這個行業。(同場加映:

金:剛剛提到說,楊德昌導演是個嚴厲的導演,那時候的合作有對你之後的演藝生涯有深刻的影響嗎?

張:《牯嶺街少年殺人事件》是我的第一部電影。其實我會做演員跟楊德昌導演有很大的關係,跟這部電影也有很大的關係。如果沒有他,我現在也不會做演員。我覺得人生裡面有很多因緣際會,會碰到不一樣的人,碰到不一樣的事情,有的時候一點點東西,就會改變你的生活,會對你有很大的影響。

對我來說,改變最大的就是,因為參與了《牯嶺街少年殺人事件》這部電影,他改變了我的生活,改變了我的一生。讓我對電影產生了很多興趣,這麼多年下來,繼續做這個工作。在這個工作裡面,我得到了很多的快樂,這是我最開心的地方。