金馬 53 屆即將在 11 月 26 日登場,看過入圍影后的精彩作品後,來看看入圍影帝的角逐名單吧,許冠文、梁家輝、張學友、范偉、柯震東,誰又是你心目中的影帝?(推薦閱讀:

金馬 53 屆主視覺,一個穿卡其制服的男孩,手持手電筒,照亮天際,他仰頭向天空望,或許在想,這光能不能抵達很遠的地方?在電影產業耕耘的人,大概就是一個個拿光朝暗處照的人,面目模糊的男孩,能是任何一個人,每個人都正走在路上。

五位提名金馬影帝,各自持光照亮時代,許冠文、梁家輝、張學友、范偉、柯震東,有的初次入圍演技毫不生澀,有的用歲月寫下輝煌的電影紀年史,做戲不分長短,只論情份,像梁家輝懇切說過的那句,電影映射我的人生。

細看他們的五部作品,經典是時間積累,淬煉人生成就一部作品。(推薦閱讀:

《一路順風》許冠文:你永遠不知道什麼地方,會跑出一個機會

「電影代表我們對人生的夢,不一定做得到,但看得到已經穩住了一半囉。」

《一路順風》是鬼才導演鍾孟宏的第四號作品,來自香港的硬底子喜劇演員許冠文演活計程車司機,手上有方向盤,卻看不明白人生該怎麼走,只好傻愣地笑,意外載上運毒小弟納豆,走上瘋狂的亡命之旅。他們一路向南,人生卻一路靠北,算不算另類的公路旅行?(推薦閱讀:

許冠文 74 歲,38 年後再度問鼎金馬影帝,他說當你覺得世界越來越沒意思,人生越來越無奈,感覺再也不快樂,千萬要看這部電影,看完了,會覺得世界比從前更加漂亮。

順著風,走在人生的公路上,故事會往哪走下去?許冠文會告訴我們,這路走下去,用不著害怕。你永遠不知道在什麼地方,會跑出一個機會來。

《寒戰2》梁家輝:希望你認出的是角色,而不是我

「希望觀眾可以記得我角色的名字,而不是我,只要有觀眾在路上碰到我,叫我演過的角色名字,我都很興奮。」

見到梁家輝,想喊他一聲李 Sir。看過《寒戰》系列,很難忘記梁家輝與郭富城滿是火花的對手戲,李文斌是正是邪,猜不明白,但觀眾清楚知道,李文斌看兒子與下屬的疼愛眼神,真心實意。

戲演超過 30 年,梁家輝第六度提名金馬影帝,以李文斌一角第二次入圍,接受訪談,他得意地說角色很重要,自己從前經典角色的台詞都還記得。他待己甚嚴,絕對慎重,「一個角色做到導演要求,只算得上及格,角色成功與否,要交給觀眾決定。」

這幾年,梁家輝站得有底氣,眉眼是戲,其他的就由觀眾去猜。

《暗色天堂》張學友:安靜無爭是一種能力

「真相一直存在,只是人發明了謊言。」

《暗色天堂》讓人看見張學友另張臉孔,他是杜天明,溫暖風趣,車內的一吻,卻像燃燒彈,毀掉他的一輩子。他始終不明白,昔日那些眉目傳情算什麼,他惡狠狠對她吼,是不是妳知道,一個法吻可以就此傷害我?傷害慢慢暈開,像白西裝染上猩紅,暗色天堂,只見暗色,望不見天堂。

這是張學友第三度角逐影帝,他第一部戲《旺角卡門》就拿下香港金像獎最佳男配,他一路演一路唱,姿態始終放鬆,他在歌神的標籤上,輕巧地疊上更多身份,在他身上,人們瞧見安靜無爭是一種能力。

也或許,偏偏要在暗處,微弱的光影才會折射出天堂的模樣。

《不成問題的問題》范偉:有一種表演叫做克制

「要演出那時代的人的質感,我覺得是最困難也最過癮的。這部電影要的是人的微妙感覺,像導演說的『靜水深流』,表面看著很平靜,內在微妙。」

黑白色調,梅峰導演的《不成問題的問題》拉我們回老舍的 1940年代,說的是農場故事,濃縮的是社會格局。你要在險惡環境生存,圓滑是你的本事,范偉演的丁務源就是一例,舉手作揖,擠出笑容,喃喃有詞「這不成問題」,不成問題的問題,大概才是最大的問題。

范偉首度競逐金馬影帝,曾是相聲演員的他,聲音表情與身體語言都有相聲印痕,大家還不太認得他,但已感覺他的豐富層次,演八面玲瓏演得克制內斂。

范偉談電影,說得很簡單,就是一群極致的人,遇上一個極致的故事。

《再見瓦城》柯震東:終於開始懂得演戲是什麼

「你想擁有世界,可是我的世界只有妳。」

《再見瓦城》讓人再見柯震東,他黝黑消瘦,駝著背,眼裡沒了柯景騰的傲氣,他不再是天之驕子。他演阿國,從緬甸偷渡到泰國,想換個更好的生活,而他想要的好簡單,是找一個愛人,像擁有全世界一樣心安。但他能給的愛,她偏偏不拿,愛情一寸一寸地碎掉。(同場加映:

柯震東入圍影帝,於是深深明白自己還不夠。他說,是在遠離台灣,做演員訓練的紮實一年,他知道必須更準備自己。他坐在皮卡車後座,沒有遮雨棚,任曼谷 38 度高溫曬,讓皮膚看來更黑更髒;到泰國工廠打工,與工人同住同睡,要阿國住進他的身體記憶;反覆苦練雲南話,終於換來導演趙德胤一句,「你是能演的。」

許多人說柯震東變了,我想他或許不是變了,而是終於看見人外有人天外有天,漸漸懂得演戲是什麼。