女人迷新短篇,姐語錄帶你看橫生在城市的女子樣貌,她們明知再也不是妹,自稱一聲姐。或者說,她不甘只是妹,所以做個姐。姐的年歲不一定大,但她的心肯定遼闊;姐買醉、姐流淚,姐不是什麼都很會,只是不想裝不會。存在感,不是刷出來的,與其張揚喧嘩,不如用能力來說明一切。(推薦閱讀:

不知道你是否也有遇過「存在感」很深的人,而這種深刻的感受,又分為兩種,一種是用實力與能力成為焦點,一種是深怕別人沒注意到他,以各種方式收集目光。

幾天前,同事 A 氣急敗壞的跟姐說「真的是很受不了,為什麼這麼喜歡打斷別人說話,如果是有建設性的建議就算了,偏偏只是一些不知所云的意見,到底是有多需要存在感。」相信這樣情況在職場打滾幾年的人,應該多多少少都有遇到。對於專案不了解、事前也不做功課,卻很會在會議中大放厥詞。其中,有的大言不慚的檢討流程,有個詞不達意,話說得多說得快,但沒一句有建設性。

或許,許多人對於「存在感」有很深的誤解,存在感不是大聲喧嘩自己的存在,而是他人感受到自身形象的延伸。形象的延伸靠的是日常累積,並非是聲量大就能獲得較多的記憶,也非草率說幾句不痛不癢的評語就能簡單建立而成。

身邊也有這種人,討論中不搶著發言,卻在最對的時間點用簡單幾個字說出問題核心,或是在活動現場遇到問題時,總能立刻補位救援。他們不需要時時刻刻站在鎂光燈下,卻能在黑暗時刻帶來一道光。

每一個人都有自己獨特的存在方式,而想要以什麼形象被感覺到是一種個人選擇。

許多人被注意到,是因為在微小的地方表現出乎意料的創意,或是在一般人想要放棄時能夠堅持下去。也或許是在大家撞牆想不到解法時適時給予中肯建議,而這樣的存在感是透過一點點累積而成,並且令人驚喜、安心。

想要領導者受眾人敬佩的目光,就從自我領導力去加強。
想要擁有成為眾人後盾的信任,就從小事做好做滿去達成。

不要急著出手、刷存在感,而是每一次出手,都在建立獨有的存在意義。存在感是一種感覺,真正重要的,是你選擇用什麼方式存在。

刷出來的存在感,要不一下就忘記,要不只會令人感到反感厭惡,適得其反。

不好的存在感寧可不要,畢竟存在感是建立而成,不是隨隨便便刷得出來的。