Hedy 的旅行專欄,帶你看西藏風光和藏人生活樣貌。這一次,帶你看西藏女人在邊塞草原的自立生存,因為西藏男人的責任感很少,女人認命地撐起一個家,除了養育小孩,還要四處工作,「老公?我覺得生完孩子就可以不要了。」(同場加映:男人?女人?誰來搞定家務事?

會認識金瑜姐,還跟著她一起來到貴德縣,真的純屬意外。

金瑜姐是北飛的朋友,那天北飛原先說帶我去認識另一位朋友,沒想到金瑜姐碰巧也在這位朋友家作客,『這是一位神人噢!』北飛當時說。

金瑜姐做了 14 年記者,是位得過許多大獎的資深媒體人。當年,她到青海採訪藏族養蜂人,認識了養蜂人扎西,僅僅 47 天,她從新疆嫁過來了,一晃眼即將邁入第 7 年。

『草原珍珠』是她和扎西共同經營的電商品牌,透過網路,將高原的蜂蜜、花椒、黃菇等農產品販售到中國各地,賣的不僅是真正純淨自然的綠色食品,也讓遠郊農民的農作能得到較好的收購價。

初見金瑜姐,她穿著一身華麗的藏服,她可能是我看過最率直的人,扯直了嗓門談笑,笑聲能點亮一屋子人。金瑜姐說她到西寧辦事情這幾天,和幾位老朋友見面,是她這兩三年最快樂的日子。(同場加映:朋友還是老的好?七個應該和老朋友聯絡的原因

我對她的生活充滿好奇,這樣的婚姻,日子會怎麼過?『有一回我們吵架了,我一氣之下跑去朋友家住了幾天,扎西就跑去找了一個巫師下咒,說是我不回家的話,那個咒語就特別重。』我們聽到這裡都嚇了一跳,『扎西是那種比較傳統的藏族,特別迷信,藏人都很尊重巫師。』

但藏族也是非常善良與尊重自然的,『我們養蜜蜂,天氣是很重要的,扎西的爸爸說,如果雨雪不停,就一定要向雪山嗑頭,向神祈禱。』

那天,我們遇到幫蜜蜂搬家的日子,因為天氣冷了,要把蜜蜂搬到稍微溫暖的地方,扎西得開上五六個小時的夜車,晚上幾乎不能睡覺,『一年就這幾天最辛苦了。』金瑜姐向我重複了好幾次。送扎西出門的時候,她跟前跟後的問要不要添外套,眼裡是滿滿的關心,看到車子出巷口的才進家門。『現在有三個孩子,又好多事情,像輪子一樣越軋越深,深深的軋在這裡了。』燈映在金瑜姐臉上,亮亮暗暗的。

因應龐大的訂單需求,金瑜姐家裡聘了幾位藏族婦女幫忙,灌裝蜂蜜、包花椒等等,主要是包裝的工作。金瑜姐說這些來工作的婦女,都有一段自己的故事,因為藏族男人在家庭中,願意負責任的很少,女人除了有做不完的家務,還得外出掙錢,有些遇到男人賭錢、打人的,日子就更辛苦了。『我和扎西遇過很多次男人跑到我們家要錢,女人工作,男人來討錢。』金瑜姐接著說,『這些女人以前做的是去搬砂子、搬石頭,在我們這邊可以坐在板凳上,還附午餐,很多人一開始不相信,不知道我們在做什麼,怎麼可能有工作在板凳上掙錢。』

我跟著灌了一天的蜂蜜,秤重、在瓷罐上貼貼紙、套上橡皮套、以兩層手工紙覆蓋,再貼上漂亮的蝴蝶貼紙,才算是完成一個,大家分工合作,像家庭代工一樣。和我一起工作的藏族姐姐們有四位,都是聽朋友介紹才來到金瑜姐家工作。

金瑜姊家就是一個小型的家庭代工,姊姊們齊心合作。

有位姐姐叫周毛措,她說,自己有兩個孩子,丈夫因為去跑車的關係,已經兩年沒回家。什麼狀況可以跑兩年車而不回家?『我也不知道唄,他說他簽了五年合同,之前也沒跟我商量,就突然說要去。但他偶爾會打一些錢給我。』那去跑車以前,在家裡是怎樣生活的呢?『我就一個人顧兩個孩子呀!他也沒做什麼。』那要丈夫到底能做什麼呢?『老公噢,我覺得生完孩子就可以不要了。』話說完,姐姐們一起哄堂大笑。(同場加映:【海苔熊閱讀】《安樂窩》:你過得不好,是你自己的責任

我實在很難接受這樣的事情呀,問姐姐們難道都不生氣嗎?如果自己的女兒遇到這樣的事怎麼辦?『生氣有什麼用,當藏族男人可舒服了,什麼事都不用做,是女人就認命唄!』那可不可以跑了,去其他地方生活?有位年紀較長的姐姐已經當婆婆了,『我會覺得我比我媳婦更辛苦,為什麼她不能忍耐?她走了,我更辛苦啊!』

『我勸妳還是不要太早生小孩,結婚前也多看看吧!』金瑜姐的孩子正在旁邊聲嘶力竭的吵著,姐姐們看了一眼,立刻撇過頭跟我說。

邊工作,姐姐們邊用青海方言聊天,此刻我覺得她們最美,談笑風生、妙語如珠,雖然我聽不懂,但感覺得到氣氛是明亮而流動的。『我覺得草原上的珍珠就是這群婦女,她們忍耐、刻苦、勤勞、願意做,是每個家庭的支柱。』金瑜姐這樣說。