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熔爐》電影一出,震驚了韓國社會,而現在也要在臺灣上映了,劇情內容赤裸的讓我們直視社會體系的問題和社會角落中其實有著無助的一群人。臺灣也有發生類似的問題,但值得我們省思的事,事件發生後,我們要如何作為才能真正防範未來類似的事一而再地發生,而不是執意認為只要懲罰犯下罪過的人判他們死刑就能起嚇阻的效用。在電影的最後,導演用結局告訴我們,面對傷害的發生,不再緊握恨意,而是用溫柔和行動去面對,這個世界才會有所改變。(同場加映:逃出《熔爐》,校園裡的無聲吶喊

文/KD

什麼樣的體系會讓人喪心病狂的沉迷於犯罪?又是怎麼樣的一群人造就了駭人的體系?

《熔爐》是一部 2011 年上映的韓國電影,敘述聾啞學校校內數名教職工對聾啞學生暴力及性侵,尚有些教職員未參與但為保工作而漠視一切。令人震驚的原因在於它是真實事件改編,活生生的在我們所處的社會中存在,而且很顯然,那不只是「別人家的事」,我們也有必須正視的問題。

暴力及性侵一直是長久以來的問題,而且它似乎有蔓延作用,很大一部份原因是不願被提及,施行暴力或是被暴力相向的人都不見得願意說,於是變成放縱及縱容,悲劇才會延續,甚至惡性循環。(同場加映:性別觀察:從韓國《熔爐》到南部特教學校性侵案

所以我們要面對問題,但不是為了歸咎於誰,也不是為了同情誰,因為社會的問題是我們共同的責任,誰都不能卸責。

人殺人還是體系殺人?

面對令人詫異的犯罪案件,人們往往將自己與罪犯做出區隔,大部分人認為自己不會做出傷天害理的事;認為自己面臨脅迫或誘惑時能夠秉持正直,甚至因為這股想像中的正義,認為自己可以懲治他們。所以看到不公不義時,心裡會偷偷想著:「殺了他算了!」

但是,罪犯之所以名為罪犯,即是因為他的犯行已被揭露,雖然無法確保司法能否完善的讓他負起應負的責任;雖然已造成的傷害永遠無法抹滅。

我們活在體系之中,一方面創造體系一方面也被體系牽動,有時你想:「那些罪犯到底在想甚麼?」無法理解犯罪者犯罪當下的心態,怎麼會連一點同理心都沒有?但比起猜測罪犯的心態,不如檢視自己也同樣身處的體系,試想,如果你也身處與他極為相似的環境,會不會那個無法理解的罪犯就是自己?

亦或是,你是不是也是成就犯罪環境的一員?並不是獨善其身就一定不是幫凶,面對某些敏感的事、會招惹麻煩的事你可能會視而不見,先是自我催眠那應該不是太糟糕的事;接著安慰自己總會有人伸出援手;最後把責任丟還給社會:社會教會我不要多管閒事,救他也許反而害他也害了自己……。

伸出援手,本身就是一件充滿勇氣的事。

當有人能夠捨棄自身利益,為「別人的麻煩」挺身而出時,即是大眾眼中的英雄,那是你期許自己成為的模樣,但不見得有勇氣或機運,所以英雄令人崇拜。可是啊!多希望這個世界沒有英雄;不需要英雄亦或是大家都是英雄!

不需要有人頂著極大痛苦撐起英雄這個名號時,是不是表示這世界已經沒有弱者?

沒有少數,沒有多數

熔爐,人間煉獄。扭曲的人格、不被重視的邊角群眾、漠視暴力的冷漠眼睛,環環相扣的複雜關係,很難追究到底誰錯的最多?誰受害最深?

我們學會了倫理道德,卻同時創造了衣冠禽獸,當你已經符合社會期待的生活,成為一個被認可的人時,社會便對你放寬標準。

反之,如果你有與生俱來的殘缺,或你就是一個有別於其他人的獨特個體,那麼將會被預設,你可能無法達到社會期待,因為「你跟我們不一樣」。或許是人們都不安的活著,所以急切地尋求一群「跟自己一樣」的人,那好像才是立足於社會的一種保障。

可是有什麼不一樣?又有什麼會一樣呢?

我們本來就都不同,也不可能相同,可社會卻在迫害這麼獨特的我們,而社會,就是我們彼此。

當有一個人,對自己的獨特難以啟齒,甚至加以否認時,那便是被迫害了。

殘疾者、體態豐腴者、膚色、原住民、變裝者、陰柔的男性或豪放的女性、甚至長相不符合大眾美感認同的人……等等,這些顯著的特徵似乎是最頻繁接觸攻擊的對象,你覺得那是可悲的殘缺嗎?你曾想過:「還好我沒有那樣」嗎?

還是你想過:「那就是他」。他一樣擁有他在乎的人,他也有悲歡喜樂、七情六慾,他也在感知這個社會的善惡,他有好多夢想,有時候也會懶惰,但面對生活也跟你一樣積極。(推薦你看:擁抱每一種破繭而出!美國媽媽寫給變性小孩的一封信

他就是平凡的他,平凡的獨特,如你一般。

自我修復是給自己的禮物

自我修復不是別人弄壞了,你自己可以好起來,完好如初。而是別人傷害了你,而你接受永遠有傷疤的自己,然後好好走下去。

被害者總是需要選擇原諒,我能不能原諒傷害我的人?我能不能原諒自己?我為什麼要原諒他?但人們說原諒才能重新自己的人生?可是我的人生不是已經毀了嗎?

太多聲音,似乎心理一旦有了一個小黑洞,三不五時你就是會掉進去,不管你現況,不管你心情,有些事注定跟著你一輩子,你早就知道,有些事不是做出選擇就獲得釋放。

有些人傷害你的那一刻,本就沒打算償還,也不知道如何償還,而你也心知肚明有些東西償還不來。所以恨,恨那些傷那麼鮮明的烙在人生中;恨那些傷沒有人能負責。可是,你永遠都有你自己,別人做不來的也沒資格做的,由你來。(同場加映:小燈泡媽媽的溫柔答案:擦乾眼淚後,我們都期待更好的社會

你陪著自己哭陪著自己咒罵人生,明天一早起床還是跑到陽台澆花,曬曬太陽;你無助的暴飲暴食、喝了太多酒,回家幫自己膨脹的胃催吐,梳洗整理,睡前為剛才的痛苦向自己溫柔的道歉;你討厭自己記得所有傷痛,逛家居百貨時給自己買了兩顆大枕頭,夜深了你就狠狠抱著它們睡著。

你一直是最照顧自己的人,你就是人生中最大的禮物。

面對傷痛,你想著的已不是自己的不甘,而是期許不要有下一個自己,並不是基於對人生的無奈,而是你已經在傷痛後,開始試著重新愛上這世界,你要用拯救你自己的那份溫柔,給這世界溫暖。