單身日記,用 500 字寫繾綣的單身心事。看《月薪嬌妻》,錢買得到婚姻、買不起真心。若婚姻是契約,我們何必認真相愛?比愛情更昂貴的,是一份安穩生活。(推薦閱讀:

「如果沒有了愛情,卻擁有相對等的事物時也是可以滿足的。比如說錢啊、安定的生活之類的。但是啊,那份感情有時候也會強烈到難以忍耐的地步。如果一直一直是單方面的期待著、預期著這份感情,那麼這段關係遲早會面臨結束的一天。」——《月薪嬌妻》山先生

森山實栗把主婦的工作當作自己的專業,她以「即使沒人看見也要完美達成」的心完成每一份家務事,於是「家務勞動的專業」讓她以酬勞為代價、求職正職妻子,一場沒有愛情、利益至上的契約關係,與其說是婚姻、更像買賣。比起許多婚姻,他們的交換,似乎更近於兩情相悅、讓情感勞動都有了價格。

金錢買得到勞動服務、情感服務,對當代不敢結婚的日本民族來說,別有一種經濟流動的意思。《下流老人》一書曾討論「對於日本現代年輕人而言,婚姻、子女已變成一種奢侈品」。除了經濟壓力,書中也討論最讓年輕人不想結婚的原因,是婚姻的刻板印象無法讓人產生憧憬,爸爸媽媽只扮演父親和母親,而非男人和女人。

是啊,這些人是不甘願走入婚姻的,一個人可以享有兩人份的生活品質、一個人不必早起為丈夫孩子做早餐、一個人不必做等誰回家的怨婦、一個人的人生不需要兩家族的同意、沒人能阻止你打 LOL 到天亮。

就是種種沒人願意正視的女性犧牲、與男人避而遠之的家庭壓力,讓婚姻成了牢籠。

所以《月薪嬌妻》的契約才有意思,我不愛你,但只要我們各取所需,結婚有什麼不好?

倘若婚姻本質能這樣思考,結婚會有更多法律外的實質意義,不是相愛磨成相看兩瞪眼、不是青春磨成黃臉婆。如果沒有等值的報酬,我們為什麼要進入婚姻呢?

或許像森山實栗,因為一年能拿到 94 萬台幣的家務酬勞。從制訂擁抱日與新婚旅行,所有愛情的經驗都是捏造的。別跟我們談靈魂伴侶,等待生活穩定後,咱們再來練習相愛吧;直到生命不慌張,才能被愛情動搖啊。