愛是一輩子的路途,有時候你一個人孤單地走了好久,有時候會有個人陪你走,不論有沒有人陪你,一路上有很多驚喜在等著你盛開。來看看《蛋男情人》的導演傅天余和男主角鳳小岳的精彩對話,他們談演員的靈魂,也談都會愛情,再怎麼突出的人,在愛情面前都有可能像孩子一樣手足無措,在愛情面前,我們生而平等。(同場加映:專訪蔡淑臻:愛自己,成為自己也欣賞的人

聊聊天  新銳女導演和新世代男演員的對話

傅天余(左)

文學底子深厚的新銳女導演,開了一家咖啡館。曾獲得時報文學獎及金鐘獎最佳編劇,生活中最療癒的事是研究和蒐集各種清潔打掃用品。電影作品有《帶我去遠方》、《我的蛋男情人》

鳳小岳(右)

兼具明星氣質與演技的新世代演員,父親是英國小提琴手,母親是臺灣「上默劇團」表演藝術家;從小在眷村長大,並隨母親跑遍世界藝術節。生活中維持平衡的方法是打坐、看書和看日出。代表作品有《九降風》、《女朋友。男朋友》

當一位導演遇見讓自己有說故事衝動的題材,要如何一步步形塑劇本與豐潤角色的生命力。導演傅天余的最新電影創作《我的蛋男情人》,以適婚年齡的都會 OL 追求愛情為主題,邀請心目中最具潛質的鳳小岳出飾型男主廚阿始一角,本期聊聊天請到兩位暢談電影、創作與表演,還有關於生活與愛情的想法。

小日子(簡稱問):請問兩位是怎麼認識的?

傅天余(簡稱傅):我認識小岳最早是從電影作品,好多年前,看了他 16 歲拍的第一個短片《神的孩子》。

鳳小岳(簡稱鳳):哇,那個超久以前。

傅:那時候就對他很有印象,後來再看他其他作品,就有一種「我一定要跟這個演員合作」的想法。

問:小岳在每一部片子的戲路都不一樣,這次是導演主動創造一個合適他的角色?

傅:當導演最過癮的就是,對於一個很想合作的演員,在他的演出中看到某些潛質,有一天可以把他的那個樣子挖掘出來,納進我的世界。其實很難具體講是什麼時候開始決定要請小岳演出,我在寫劇本時,一邊寫人物角色,一邊想他應該穿什麼衣服,住在什麼樣的房子,小岳的臉就漸漸地浮出來。我平常不太看任何影劇新聞,當我想找他合作的時候,就開始去 Google 一下。

演員本人跟角色一定是不一樣的,可是我還蠻相信一件事,就是演員一定有某些個人特質,會被體現在劇中的角色裡。我看了一些新聞就覺得他真的非常適合,碰面之後,果然不出我所料。我想他最大的特質就是很本我。他演的這個「蛋男」廚師阿始,永遠只用最新鮮、最好的食材,做他自己想做的事情。

問:自然、本我,不太會修飾。小岳一開始看到這個劇本打動你的點是?

鳳:我看到的是很風趣的魔幻寫實部分,劇中林依晨演的都會 OL 梅寶,是一個在冷凍食品公司工作的幹練女性,她在一直無法找到理想情人下選擇先去凍卵,整齣戲不斷地跟自己的卵子來回對話,我很喜歡這個設計。

因為我也常做白日夢,從夢境回到現實,進進出出之間會覺得:「啊,已經結束了嗎?好想再回去那邊看一下。」我想其實每個人每天本來就是在這樣的狀態下過日子,一下子跟生活的事情有連結,又有一些想法或體會跑出來自我對話,我覺得能把這些看不到卻又實際存在的東西給拍出來,就是一個很好玩的事情。

演出時總是在揣摩劇中的寫實跟非寫實,敘述故事時,要把它講出來,還要讓大家有共鳴,覺得真有這回事,是蠻有挑戰的。然後是主廚的角色,我自己真的很喜歡做菜,吃對我來說,從小到大都是非常重要的環節;就很想要參與這個故事。

問:這部電影的創作動機來自於哪裡?

傅:所有創作都是來自生活。導演的工作,其實沒有太特別。我一樣有工作,愛情以及年紀的煩惱,還有生老病死的各種憂慮。故事的源頭是好幾年前看到一個很有趣的新聞。在英國有一個 Baby 出生了,這個 Baby 特別的是孩子的父親在 13 年前得了癌症,做化療以前,醫生幫他把精子冰起來。後來他的病好了,戀愛,結婚,想生小孩,但已經沒有生育能力了,所以他就用了那一顆 13 年前的冷凍精子,生出了寶寶。

記得那時候新聞說, 他是全世界最老的 Baby,在他出生以前,已經存在這個世界上 13 年。我覺得這是一個好文學的狀態,一種創作人的雷達開始在跑,一個生命冰了 13 年,我開始想像他在漫長的等待中會不會有感覺?雨天時,他可以感覺到外面的世界在下雨嗎?或者當他的父親開心時,他是否也覺得開心?各種想像開始延伸。(推薦你看:該不該凍卵?談談女人的生育自主權

大約兩年前,臺灣媒體開始報導有些適婚年齡的女生,會選擇先去凍卵,我個人覺得,這是當代科技一個奇妙的發明,好像解決了我們對於時間這件事的焦慮感,讓人覺得有更多時間可以去等待和尋找一個對的人。太有趣了,我就上網 Google,找到一家在新竹做冷凍精卵的診所,聯絡並且拜訪了一個醫生。

他帶我參觀,原來每一位去做冷凍精子跟卵子手術的人,背後都有一個故事,當然最多的就是女生擔心過了生育年齡。還有很多是因為生病,特別是男生,想在最健康的狀態下留一個種。也有本來是男生要變性為女生,他的父母接受了,不過提出要求:「可不可以不要讓我們絕望?」他就去冰了精子。很妙的是,甚至還有遠從歐洲、美國、中國、日本來的。

鳳:我也是拍電影才知道,原來臺灣這方面技術超厲害,連瑞士人都來這邊做手術。

傅:其實他們最厲害的技術是,要生男生女或是製造出一個孩子, 達成率可以有 96.9%。人類在某種技術上可以操控生命,已經發展到這種地步。(推薦你看:【資訊圖表】台灣女性生育自主權大調查!一張圖看關於懷孕與婚姻的看法

可是我會覺得即便科技再怎麼進步,可以凍卵、凍齡,人還是會想要愛,需要有另一個人的溫暖,這種很本質的渴望,永遠不會變的,其實這就是蛋男故事的起源與核心,一個等待愛,尋找愛的故事。

問:談談「蛋男」阿始的角色,他是大家眼中的理想情人,看似完美,但內心脆弱?

傅:在電影裡面,阿始跟梅寶剛開始都不太確定自己要什麼,尤其阿始,他是那種愛一個人會先想好,我應該要給她一個什麼樣的愛,達不到就會很害怕的人。但是我覺得愛是一種互動,沒有一定要怎麼樣才叫做幸福,是透過兩個人一起經歷過很多事情後才發生的。小岳對阿始和梅寶的愛情怎麼看?(同場加映:《我的蛋男情人》:獨立女子不必將就

鳳:現代都會的愛情,大家都沒有什麼時間去真正談戀愛,梅寶跟阿始,兩個人在各自的工作領域都是很突出的人物;我想現實中也是這樣,大家被問到工作都很幹練,很清楚,可是講到愛情,都還是不知道要怎麼辦。

像阿始他知道種菜需要陽光、水,對於餐廳的燈、椅子和擺設很有想法,或是教導員工洋蔥要怎麼切,什麼都知道的樣子,但是一講到愛情,阿始就像蛋男,呆呆的⋯⋯

傅:無論多才華洋溢,自信十足的男生,當他面對愛情,就是呆掉,有點無辜的樣子。

鳳:現在越來越開放,越來越平等,但學校沒有教愛情,很多觀念可能還是小時候從電影或是電視劇接收來的。我現在覺得愛情是持續地去發現自己,然後慢慢成長,是一段旅程。它沒有結果,也沒有開始,因為早在覺知之前,就已經開始很久了,是自己要去搭上那條線,在愛情裡體驗關於愛的祕密。很多訪問一直在問,愛情有沒有保存期限?我都不知道該怎麼回答,因為我覺得愛是一輩子去探索的功課,不是找一個答案或結論,就算把東西冰起來了,只是時間變慢,並不是永遠的終止。

(完整內容請參閱《小日子》054 期 當城市睡著了 我們還醒著)