單身能造成多大的不方便?」二十出頭你不以為意,但隨著年紀的增長,你會發現單身者的身份在生活裡沒有半點容身之地:保險、儲蓄、老年長照等等,都是為了有家庭、伴侶的對象量身打造,有一個人的專案嗎?抱歉我們目前沒有這樣的規劃。卡比小姐的單身專欄帶你看單身者人生規劃的難處。(同場加映:一句話惹毛單身男女:你到底什麼時候要結婚?

孑然一身的女子,不能只是望天打卦天生天養,還需要更多難以想像的未雨綢繆。

   「小姐您好,我們是××銀行的業務推廣部,本公司最近有一款『升學儲蓄投資計劃』,可以讓你的小孩的未來更有保障,費用便宜,只要……」只要我有小孩,可是我沒有耶!

「將來有這方面的需要嗎?」也許有,要是你能先介紹個男友給我認識?

「哦哦不好意思打擾了。」電話急急被掛掉。

從那細膩的聲音和不夠細膩的推銷伎倆推算,大概是二十歲出頭的新鮮人,她先入為主認定我這個年齡層的女子,必然已是深謀遠慮的賢妻良母,也不過是巿場部的數據演算結果——或許是看穿了,我極可能是那種未婚懷孕因此小孩更需要金錢保障的徬徨客戶。這算甚麼冒犯呢?比起有些男人語帶羞辱地勸我早點「上岸」、「埋街食井水」善良多了,恰如別人常常誇我有「母親做的愛心便當」,不知道我早就是個自生自滅的孤兒一樣。

為何要為異於常人的人生感到抱歉呢?我的單獨存在本身,怎麼成了一種脫序的行徑,讓其他有所謂「人生規劃」的人措手不及?每念及此,總覺得身體某個破洞突然被掀開,有風穿過,呼呼作響。

無巧不成書,第二天我和舊同學到庭園意大利餐廳吃早午餐,三對新手夫婦帶上三個嬰兒,我幫忙提包推嬰兒車,差點兒被侍應認作保母。飯後經過展覽館,促銷婚照套裝的拍攝公司排山倒海,發着「婚照——懷孕照——嬰兒照」一條龍服務傳單的小姐逮着我了,連珠炮發地游說。(推薦你看:【賭城單身女子週記】社會對幸福的標準,是對單身者的拷問

我不需要,我還沒小孩。「和老公商量一下吧。」我還未結婚。

「沒關係和男友參考看看嘛。」我沒男友。

「那帶上父母來拍金婚紀念照也不錯哦。」真是鍥而不捨。我反問有沒有給單身者拍的藝術照。

她很錯愕:「這個市場我們還未打算開發。」

當天晚上,保險經紀打來推銷,我耐着性子聽了半晌。為下一代謀幸福的保險儲蓄概念,不能滿足單身人士的需要,他們渴望的是能顧及長壽、醫療、長期看護需要的人生規劃。孑然一身的女子,不能只是望天打卦天生天養,還需要更多難以想像的未雨綢繆。