為了把事情做到完美,你願意付出什麼代價?專訪《再見瓦城》演員吳可熙,演過多部舞台劇電影的她,因為導演覺得她演起來不自然,毅然決然的把自己歸零、丟到生活裡紮紮實實地活過一遍準備電影,,而換來《再見瓦城》螢幕裡女主角的剛毅與溫柔,讓我們來看看她突破自己的故事。(同場加映:職場筆記:竭盡所能,去對得起你的年輕

下半年度全球各大影展風起,緬甸裔導演趙德胤繼《冰毒》後再為台灣電影攜上動人新作《再見瓦城》,並奪得威尼斯影展大獎,除了真實、深刻的導演風格,讓所有觀眾深深懾服的還有她--吳可熙,一個將生命奉獻給表演的台灣女孩,而《Bella 儂儂》10 月號有幸搶在吳可熙回國時取得這次的專訪機會,在金馬獎入圍名單尚未公布之時,她早已是諸多影迷心中的下一個影后。        

在這次見到吳可熙前,其實已算是有一面之緣,幾年前趙德胤導演帶著她,一塊參與了《冰毒》在大學裡的播映會及會後座談,即便當時的觀片場地並不算良好,但作為觀眾的我仍能清楚感受到屏幕中操著一口熟捻緬甸話的女孩,在炙陽下及黑暗裡沉重的呼吸,不遠不近的陌生國度因她的演出而顯得過份真實,記得那次映後掌聲如鴻,台上的吳可熙泛起靦腆的笑容,輕輕談起自己如何為角色拋下一切跑到異地生活,直至今日,坐在我面前的她還是同樣害羞又堅毅,為自己最愛的表演義無反顧。

愛上了能怎麼辦?

表演就像刻在靈魂裡的慾望,吳可熙從小就什麼都願意學、願意試,只為換得在舞台上表現的機會,參加了大大小小的甄選和試鏡、投入社團全心練舞、自費上歌唱課程,甚至在大學時期為了成為唱跳歌手整整培訓兩、三年,都了無機運,原本預計的出道計劃也遭逢困難未能成真,「當時真的很失落、很挫折,是戲劇讓我回到表演的路上。」

信心全失的她無意間在網路上看到校外劇場開設的表演課程,即便對於這方面毫無經驗,她仍因為喜歡「表演」而前去嘗試,沒想到就找到了人生摯愛;「在劇場裡一直上課、一直上課,上了一年多,開始有一點信心,也好像能夠理解『演戲』是怎麼一回事的時候,才有勇氣翻開破報去找徵選的訊息,然後站上舞台,然後得到了第一次售票演出的機會。」吳可熙邊說邊展開愉快的笑臉,彷彿這些回憶盡是美好,但讓她成為真正表演者的種種經歷對許多人來說,已近乎耗盡了學生時期和少女時代最美好的青春年華。

「焦慮是一定會的,但是也只能等待。」吳可熙細數起自己處處碰壁、被拒絕、甚至被欺負的過去,「我曾經做過一年臨演,是非常非常有趣,也可以說是非常非常恐怖跟可怕的經驗(笑),雖然那時候已經當了五、六年劇場演員,但為了尋找更多的可能性和機會,又在沒有門路的情況下,就決定從臨演做起。」我不禁問她是不是一個很固執的人,她則認真地與我對視:「所有擁有夢想、想走這條路的人都是這樣,不安於現狀。」(同場加映:許有杰 x 張瑋軒 職場對談:世上沒有完美的工作,只有你願意努力的工作

重新再活一次

演員是一份被挑選的職業,沒有工作、沒有角色、沒有舞台的時候,吳可熙便想辦法去學更多東西,「上更多的課,再多會一個新的什麼,盡可能讓自己在充實的狀態,雖然眼前沒有機會,但我得感覺自己仍然有持續成長。」是她為什麼能在百般挫折中撐下去的方法,只看著目標直行,可說很自虐,卻也很幸福,然而已經擁有了許多表演經驗的她,在「作為演員」這件事上看似要邁向成熟,她也自認駕輕就熟時,被趙德胤導演一棒子打翻。        

「一開始和趙導合作,他真的覺得我演得很爛,極度做作和不自然,所以我們剛開始合作的短片裡頭,他只拍我的背影。」從攝影機和自己的距離中,她知道自己過去十多年的所學完全不符合導演要求,而當時其他娛樂圈的工作,包含拍廣告、上綜藝節目等等也令她感覺空虛和不滿,「那一刻真的碰壁了,我的世界幾乎崩毀。」吳可熙深深地吸一口氣,是不是哪裡出錯了?累積了這麼久,終於穩定下來的一點自信及成就,是不是學錯了什麼?為什麼在追求寫實的電影裡,自己就沒辦法表演了呢?人生中好不容易找到的最愛又徬徨、無力了起來。   (推薦你看:「夢想面前,一刻都不要鬆懈」紐約演員追夢攻略:徵選下篇)    

「所以我毅然決然地跟經紀公司解約,斷絕與外界所有聯絡,不去上課、不去試鏡,只讓自己完全的沉澱下來,去體驗、了解什麼是生活。」

全然捨棄過去包袱的那一、兩年,吳可熙唯一做的就是不停思考什麼是電影、什麼是演員、電影和演員的關係、和生活的關係,她去市場買菜、回家做菜、拾起種種看似與表演毫無相關的生活雜事,重新活了一次,終於攝影機越架越近,她成了趙德胤電影裡的三妹、《再見瓦城》中不畏命運的蓮青,和我們眼前內斂沉穩的硬底子演員。

更多內容請見《Bella儂儂》10 月號

➡ 被評為吳可熙「生涯最佳演技」的《再見瓦城》預告搶先看: