音樂人陳星翰與蔡依林客串合作的《戀我癖》,MV 敘述著校園霸凌的情節,演員汪綺身穿「中山女高」的制服,引起校方發出聲明稿,聲稱這是對集體中山校譽的霸凌。這篇文章,我們想討論的不是彼此的恨意投射,而是看見聲明稿中的「校譽」何來?看中山女高校友投稿反思,要捍衛一間學校的「校譽」,就得先摘除其權威的壓迫。(推薦你看:

音樂人陳星翰與蔡依林客串合作的「戀我癖」,MV 敘述著校園霸凌的情節,而飾演的演員身穿「中山女高」的制服,引起校友不滿。中山女高在下午發出聲明稿,表示 MV 內容已達毀損校譽之虞,希望製作團隊能立即下架該片,並公開道歉。(推薦閱讀:

從白襪解禁到最近的 MV 制服事件,再回推到入學典禮校長致辭,再到我所受的教育洗禮,我總是看到相似的影子,白衣佳人、驕傲的中山人。

我看著校方嚴正訴求的校譽,心裡想起我被校譽束縛的那些日子。

印象很深刻,在我新生入學第一天,校長致辭說到:「我們是不輸北一的,我們是有氣質、有品格的中山人」。然後中山人的影子,開始漸漸的籠罩我的生活。

我常常在回憶我的高中,究竟快不快樂,然後又會進一步的想,這一定是因為我就讀的是特殊班級、我個人的偏見,所以才會這樣。

我所就讀的班級,有許多代表學校和外界交流的機會。班級的外出活動,代表是全校的聲譽。在與三校共同上課時,北一同學們嘰嘰喳喳的聊天,建中同學睡的睡吵的吵,然後我與同學們總靜悄悄的坐在位置上,維持我們的氣質文靜。我很羨慕他們的自由自在,但在師長眼中,那是不識大體、不受管教的表現。

在集體的生活中,我們以佳人形象出席,個人是什麼不再重要。當你穿上了制服,你代表了就是校譽。

因為我是中山人,在外不能穿小藍褲(中山的運動褲,被視為不得體),不能穿短襪,不能邊走邊吃,很累時博愛座也不能坐。

為什麼不能?因為我們是中山人,我們要有良好的教養,我們要端莊賢淑。如果沒遵守會怎樣?等著記過,等著接到路人的投訴,等著被抓去教官室問話。

所以我告訴自己,在適當的時候發言,其他時間,就安靜的,安靜的做個中山人吧。

我記得,在週會時,教官會細數著同學們被民眾投訴的事項:在公車上說話太大聲,有老人在面前、卻睡著沒讓位,邊走邊吃冰淇淋、穿著小藍褲在校外打排球......等等。我也記得,每當我們出外參訪,於集合時間遲到、行走隊伍不夠整齊、舉手發問的問題不夠有「中山的大器感」時,師長是如何在全班面前,指名同學牽連著全班一起訓斥。(同場加映:

我不知道有多少人,也被這樣的體制困擾著。我不知道有沒有人,跟我一樣不快樂。我不知道,是不是大家根本沒被影響。但我真真切切的知道,當我穿上制服,當我必須代表中山時,我就成了那樣的好學生,不插隊、不遲到、不冒失發言、不大聲喧嘩、不邊走邊吃、不儀容不整。牽連同學們一起挨罵,都是我所承擔不起的。

當我穿上制服時,我漸漸失去了自己,我想渺小到像張白紙被忽略,我學會了察言觀色、改變自己、適應環境,內心總叮嚀著我不要理他們、做自己、做自己的聲音,越來越小,小到我再也聽不見。

我不想再看到,有人跟我一樣被校譽捆的緊到不能呼吸。我不想再看到校友們以校譽之名,行壓迫個人之實。我真的、真的不想看到,這個制服,不僅只是制服,更是種迫害讓更多學妹們,變得不是自己。

「由穿著本校校服之演員,拍攝出誹謗、霸凌、惡意影射之畫面,讓視聽大眾感到極度不適,校方認為極度不妥。在此,本校嚴正聲明,學校是一個教育的場所,平日宣導防治霸凌等議題不遺餘力,任何媒體要宣傳任何議題應考量媒體的社會責任,不應以任何學校為影射對象,然影片中對本校聲譽的損害至為明顯,本校嚴正表達不妥並深感遺憾。」(中山女高聲明稿)

當校友會、校方公開新聞稿,陸續發布時,我不禁想試問,校方所在乎的到底是什麼?是校風?是校譽?或者他們是否願意看見真正的受害者、看見校園霸凌常態?這時,我想到的「沈默-台灣某特教學校集體性侵事件」中 [註],大人們極力為維護校譽,而不惜隱瞞真實的情態。當然,中山女高的狀態不能和此書相比,但我所認為的高中、教育學府,應該要有更寬闊的心,去給予學生多樣面向的價值觀。(推薦閱讀:

MV 價值訴求抵抗霸凌,然而多數人在成長階段,都接受過「權威」的壓迫。我期待教育體制,再也不需要以校譽之名、行壓迫之實。但願我們的校譽,不是一顆被包裝過的糖,而是渾然天成的果實,讓每位學生,打從心底尊重學校。

在我們的 16 歲的青春,我們應該有權利決定我們的樣貌,是好是壞,是男是女,是大聲嚷嚷,是輕聲細語,是端莊賢淑,是橫衝直撞。

請不要再為我們決定,我們的樣子。


[註]沈默-台灣某特教學校集體性侵事件:臺灣南部某特教學校短短幾年之間,便發生高達一百多起「生對生」的性侵害╱性騷擾案,行為人與被害者都是聽障生,年齡從小二到高三不等,且「男對男」的案件比例高達六成。只是如此駭人聽聞的狀況,外界始終毫無所悉。

直到長期追蹤並揭發此事的人本教育基金會召開記者會,並指陳該校在硬體設施、管理系統、師資條件及教育方式出現重大缺失,才讓社會大眾得知解此事。只是在教育部長出面道歉、撤換校長、監察院彈劾十多位失職公務員之後,整起事件便有如船過水無痕,像是什麼都不曾發生。

【改變霸凌現況,參加性別暴力解碼計畫!

一個 APP 可能讓全世界的女孩安全回家;一個線上平台為所有沈默的性別暴力受害者發聲。 邀請你加入駭客松,發想提出各種可能解決性別暴力問題的科技服務!