你一定對於蔡昌憲的臉孔不陌生,在綜藝節目、電視劇、舞台劇和電影都有他敬業的身影,他總是演有情有義的角色,老實的臉上永遠掛著笑容,幾年下來,螢光幕前的他親和力依舊不減。這次帶你認識螢光之外的蔡昌憲,或許你會明白,他臉上真誠的笑容背後源自何方。(推薦你看:她就是紅花!獨家專訪林美秀:六十幾歲我都還要演戲

11/02

頂著九級風,跟體感溫度 15 度,我與家人搭了兩個小時的車到達東北角的福隆車站。還沒出站,就看到他跟姐姐,站在票口迎接我們,要帶我們去看看澳底家鄉的特有種風景。我跟先生、孩子穿著長褲、厚外套,他卻頂著一身黝黑的膚色,穿著像是隨時可以去衝浪的短褲跟薄外套,見證海風練就的體魄,真不是都市人能相比,他是《在台灣的故事》前主持人、超偶歌手、億萬票房吉祥物—蔡昌憲。

與昌憲相識,是在今年「舊情綿綿」音樂劇的演出,也是他在已經跨影視主持、電影、歌唱後,新一次的表演媒介嘗試。之前看到他,總是在電視電影上,一個長的不高、總是笑容滿面、充滿親和力,台語超溜的大男孩,總是在電影中演出重情重義的角色。實則不然,原來他本人就跟電視上看到的不只一樣,甚至比電影裡演的,還有情義。


(《舊情綿綿》劇照 / 拍攝:李安峰)

劇場工作是不太賺錢的行業,有時為了吸引更多觀眾進入劇場,劇團也會特邀有知名度的歌手或名人入陣,為了提振票房也增加宣傳。但有時藝人的時間規劃,會因著其他電視劇、節目劇組有很多的不定性,生活型態跟規格要求也跟劇場演員大不相同,而且是人人不同。但是音樂劇這種綜合歌、舞、戲,同時共地多線並行的演出方式跟長時間的排練,也是影視藝人不熟悉的工作模式。所以在與藝人合作的時候,我們總會多一分留意,希冀在彼此工作的方式上面取得一個平衡。這次的合作因為是昌憲首次參與音樂劇的製作,製作的時間很趕,中間他也嘎戲在不同的劇組中,所以一直沒有時間好好陪他對焦,舞台劇與影視表演中不同媒介的表演方式,直到第一次的整排,我才發現他的困境 …

過往在電影中,看見他總充滿幹勁與爆發力十足的演出,但在整排時卻無法看見,我問他是什麼原因?之前的導演又是如何協助他入戲的呢?我才發現,對他來說,劇場切段式的排練,一直在同一個空間中反覆操練,要顧演戲又要顧唱歌、跳舞,最後還要把之前練習的片段融會貫通後跟其他演員一起順走,在場與場中間,串起整個劇情,是件多麼不熟習的事情。

因為電影或是電視,是一個鏡頭一個鏡頭來,只要處理完當下的鏡頭,盡力做到最好,就會被攝影機保留下來,再由後製的剪接去完成敘事,時間像是帶狀的流逝,不需要存取在心中來後不斷反覆,重整,自行串連。對他來說,我們所有的行動就好像是縮時攝影一般,在他眼前流動,他卻像《重慶森林》裡坐在 California 裡的梁朝偉,觀看著一切的發生,自己卻緩慢如同雕像。(推薦你看:狄志杰、張勛傑談無可自拔的戲癮:「站在舞台上,就要活在角色裡!」


(《舊情綿綿》劇照 / 拍攝:李安峰)

後來我試著用他熟習的方式去跟他溝通,甚至用棒球術語來說明他每場的表現,剛剛那場的表現是安打、是好球、還是擦邊球,能不能用盜壘的方式,來成為戲中亮點?讓他慢慢的有辦法把自己放進戲劇的情境中,最後在演出時有了很美好的表現。我不是一個很會激發演員的導演,溝通的過程也決定於我所面對這個演員,能對我敞開多少,對他自己狀態的掌握度跟表現度有多少。蔡昌憲並非手起刀落的快手,卻是個內心充滿力量的人,在某次排練中他試著把劇中女友想與他分手的悲憤情緒釋放出來,那強度跟真實感,撼動了坐在導演桌後的我,那是一種來自豐厚生活情感的人,才流露得出的,非演技式的能量。(同場加映:側寫水面劇場創辦人張嘉容:專注活在當下,才有愛人的能力

年輕演員常在希望自己表演能量更往上走的時候,參加很多的集訓,希望在體能跟技巧的磨練上有所長進,或是觀看不同的演出做為觀摩。但可被提醒的是,生活體驗,觀照內心,大量閱讀,探究文化根本,關心社會,對自己誠實,讓身心平衡,也是表演者很重要的一環,畢竟表演是身心靈全面輸出的事情,不管是知識、環境、自我認知,各種養分要均衡缺一不可。


(《舊情綿綿》工作照 / 拍攝:李安峰)

而一直與家人關係緊密,走遍台灣,交遊廣闊,愛鄉愛土,擁有強烈生活體驗與情感的昌憲,就有了另類的表演養分,雖然不以技巧見強,卻有著讓人動容的真感情。在排練演出的過程中,昌憲與大家相處融洽,不太會有藝人跟一般人之間的隔膜,真的就像是鄰家大男孩那樣可親。尤其對長輩跟孩子,更是親切有加,甚至在慶功宴時,也是不停的在幫大家端菜、倒酒、遞茶杯,他也不是刻意如此,只是小時候在姨丈家的海產店打工,習慣了,也看出他願意服務他人的精神。

我不禁好奇地問道:「為何人人都愛蔡昌憲?你身上一定有著台灣人所喜愛的特質,我想知道那是什麼?」於是有了到他澳底老家拜訪他爸媽的念頭!看看到底是怎樣的家庭教育,可以培養出這樣的在地好男兒。

終於在演出的一個半月後,我們來到了昌憲從小生長的澳底。我們從板橋車站上火車,沿路上的風景,從黝黑的地下、到密集住宅、科技建築,慢慢轉進平房、山巒、小溪、海岸 ... 想像他在大學還沒畢業的時候,也是這樣坐著長長的火車,來到台北念書、參加歌唱比賽,而當火車越往福隆景色越發單純,我們離昌憲成長的地方也越來越近了。

離晚餐還有一段時間,昌憲帶我們到他平常衝浪的那片海,衝浪已經有八九年的時間,家中有他從澳洲、峇厘島帶回來浪板,其中一片還刻有「貢寮之光」的字樣,聽說是參加超偶期間鄉長送的。衝浪對他來說,是個紓壓的時刻,海跟浪也教會了他面對衝突跟壓力的態度,要嘛被沖倒、要嘛駕馭它,與它並存。

然後我們又來到當年他阿公阿嬤在生時,工作的造船廠,雖然現在看起來沒有那麼興盛,但看得出來在以前,是個靠海維生的港,非常重要的基地,像是船的家,在這裡出生,在這裡長大,也在這裡療傷。車子一個轉彎,都是親戚。來到昌憲的老家後,更是發現,他們親戚之緊密,真的是都市人望塵莫及。

昌憲是家中的小弟,上面還有三個姐姐,結婚的兩位就嫁到附近,晚上還能帶著老公孩子回娘家,一起吃飯,每天晚上都有吃年夜飯的架式。幾個外孫也都是蔡媽媽帶大,祖孫的關係親密的不得了。從傍晚到我們離開之前,來來回回進進出出的親戚、朋友、鄰居、家人,大該部下二十人。聊天的聲音此起彼落,整晚沒停過,話題不停轉換,但不脫關心家人的範疇。

幾個姊姊講到昌憲,說他比女兒還像女兒,不管在哪工作,每天都會打電話回家,到了國中都還會親爸爸的臉,拍戲的空檔就會開車回家吃飯,親子關係的緊密程度,可見一般。而昌憲的家人,那種把弟弟的朋友也當作自己朋友的熱情,把兒子朋友當兒子一樣的寬容,還有家人間的風趣、孫子們的禮讓共享,讓相處不久的我們,慢慢能夠理解昌憲身上那些美好而真誠的特質,到底是怎麼來的了,也覺得能成為他的朋友,真好。(推薦你看:比自己更重要的人:那支爺爺給的10元紅筆

因為參加第三屆超偶被關注的昌憲,後來主持《在台灣的故事》跟《超級紅人榜》,有了極高的人氣;參與電影《艋舺》、《雞排英雄》、《那些年,我們一起追的女孩》、《犀利人妻最終回:幸福男.不難》更是檔檔賣座,幾乎有他參與的電影都有破億票房的保證。他也總是謙稱運氣很好,貴人很多,但是他的真誠、謙和、努力、幽默、孝順、重感情,都是他人和的原因。能唱、能演、能主持,國台語流利,也是他轉換平台也能得心應手的證明。而除了演藝事業外,他跟朋友一起開運動主題餐廳,開發桌遊,不只有螢光幕前的天分,幕後的經營也是很有一套!

儘管年紀輕輕,卻已經已了很好的成績,但不管在外面風光如何,回到家裡,他依然好好扮演一個小兒子、小老弟、小舅舅的家庭角色。並且也運用自己的人氣,一心希望幫助家中的事業,並把所有的光環歸功於家人,這些都非常值得年輕藝人的借鏡,甚至已經為人父母的我,都把昌憲這樣重情重義、愛家愛土地的特質,視為效仿的對象。他常謙稱自己的出身很平凡,卻也因為這樣的平凡,讓他能夠理解所有努力在這塊土地上生活的人們,並認同那最低調卻珍貴的價值。

念了十年大學,終於要去當兵的蔡昌憲,臨行之前最掛念的就是年邁父親的身體跟家中的鮑魚事業,他希望在離開之前,能讓「東北餃」的手工業轉型成為工廠。他要在三個月內調度好人力、採買器材、選定場地、打通行銷宣傳通路等樣樣備齊,讓自己不能在家孝親的一年,家人都能彼此照顧,經濟也不虞匱乏。

這是一個經濟掛帥的時代,大部分的人花了大部分的時間在「賺錢」跟「花錢」上,演藝圈更常給人虛浮之感。許多影迷在追逐明星時,追逐他們外在的名聲跟華美,關注他們的收入與八卦。而表演者也希望爭取更多的演出機會,來證明自己的價值,畢竟在沒工作時的空虛跟落寞更是難熬,而在這些焚膏繼晷的努力下,常常被犧牲的都是身體跟家庭還有心靈的健康。所以當看到昌憲這樣的藝人,生命的排序是如此珍貴,不禁反思,曾經社會認同的傳統價值,還有多少人能躬身實踐?(推薦你看:穿越時空,愛上那些不能失去的傳統

如果妳/你知道有一位叫做蔡昌憲的「本土」藝人,希望我們對「本土」的定義,不只是會講台語、演賀歲片、年紀長、演藝範圍侷限台灣這樣的表面。而是能看見更多他身上這些美好的「本土」特質,那代表台灣人勤懇踏實、珍愛家鄉、不分高低你我的人情味、凡事求共好,有事我來扛的擔當,願他也能帶著這樣的美好,越本土越國際。