在大大小小的電影和戲劇中,總能看到林美秀的身影,她演活戲裡每個媽媽的角色,一句台詞和神情,總能輕易觸動我們大笑的神經。她是林美秀,有人說她是綠葉,但她更是自己的紅花。儘管有多年的演員經驗,每一次的演出都來自她戰戰兢兢的準備,在螢光幕外的她,其實淡然安靜,來看看林美秀怎麼看自己的戲劇人生?(同場加映:她就是紅花!獨家專訪林美秀:六十幾歲我都還要演戲

TEXT / Marie Claire 美麗佳人
PHOTO / Marie Claire 美麗佳人

若說要票選哪個女演員當國民媽媽,想必非美秀姊莫屬。笑感動天,親和力十足,渾身盈滿溫暖強大的能量。無論銀幕大小,只要看見美秀,就保證有好戲。

在台灣,有誰不認識林美秀?她是「為了生活每日都來洗身軀」的貴妃,是「我歹命啦」哭倒長城的孟姜女,是《總鋪師》裡頂著沈殿霞頭、穿緊身衣跳「金罵無ㄤ」的膨風嫂。銀幕上的美秀熟悉親切地就像你認識多年的巷口阿姨,會讓人想拍拍她手臂說,「矮額,我看你演那個有夠好笑,足三八捏!」

我真的好笑嗎?

但鏡頭外,林美秀桌上的手機正開著寶可夢地圖,邊吃薯條邊緩緩地說,「其實我私底下還蠻安靜的,我會跟我熟悉的人打屁,捉弄她們,但其實沒事的時候很少講話,是宅女。大家都認為喜劇演員就是每天開開心心,我跟你講,不對欸,喜劇演員是不講話的,我們都是要演,才演得出喜劇的感覺。」

最近林美秀在《銷售奇姬》裡化身購物專家,和白歆惠上演職場生存戰,這個角色平時面無表情,但一場和白白爭奪機會的即興演出,烙法語跳地板動作連十三響都來湊一腳,讓人瞬間啞然失笑。銀幕上看起來渾然天成的喜感,其實都是喜劇演員燒腦換來的心血,每個角色嘻笑怒罵的程度都需要精準的調配拿捏。(推薦你看:劇場女力姚坤君:溫柔愛自己,是饒了那個無法完美你的人

「你知道逗人家笑是一件很難的事情,逗人家哭很容易,逗人家笑很辛苦啊,不好笑的話就很糗。我常常在想說我這樣好笑嗎?夜深人靜的時候我就會想,剛剛那樣演好笑嗎?不好笑欸,可以重來嗎?每天都在想,這樣好笑嗎?那樣好笑嗎?有一陣子戲演蠻多的時候真的會擔心。」

紅花易有,綠葉難求

大概也很難找到像林美秀這麼好用的配角了,不管是舞台劇電視劇大銀幕都想要她。林美秀心裡清楚,當片恰到好處的油亮綠葉才是最難的事,「紅花就是放在那邊,但是綠葉你要陪襯,去捧人家更難!當你沒有火花的時候,再怎麼有紅花都沒有用。今天不管戲份是不是主角,我還是把自己當成綠葉,明白自己在做什麼。我寧願演插花的角色,時不時出來拉一下氛圍,就會覺得這個人很可愛,我不想要你連看我十五集,看得很膩。」

自小加入舞團,林美秀向來習慣群體生活,也培養了事事替人設想的個性。接觸屏風表演班開始演舞台劇後,更讓她明白好戲從來不是一個人可以成就的,「以前舞跳錯了可以笑笑就過了,可是演戲,演錯了,完了,後面那麼多人都會被影響到。所以那時候我才真正學到,在台上全部都是責任感,電視電影都是,沒有人要你扛大戲,戲是大家一起扛的。」

「以前看老前輩演電視劇,都很謝謝他們教我很多,不管是四機或是單機這樣拍,你跟著他們走,那個氛圍準沒錯,他丟球你接球,不需要去搶。現在小朋友演戲的節奏是你無法想像的,很多演員都太搶了,可是演戲就是演戲,它沒有搶,搶戲的話你就去演短劇就好了,」林美秀感慨地說。(同場加映:她就是紅花!獨家專訪林美秀:六十幾歲我都還要演戲

「我記得國修老師講過,就算今天台上有二十個演員,底下兩個觀眾,三個觀眾,你都要演,如果下面是一萬多個觀眾,你還是一樣照演。我覺得這就是演員的本質,不管怎麼樣,就是把角色演好。」

所以她根本不在乎什麼花啊葉的,能夠演活每個角色,將正面能量傳遞到觀眾心裡才是要緊事。

找回小人物的故事

好比吳念真的《人間條件》系列,講最平凡赤裸的小人物心聲,林美秀一路從第二號作品演到第六號,心甘情願豁出去追隨,「演吳 sir 的人間系列真的很累,心裡會怕,可以不要演了嗎?因為上去又要開始掏心掏肺。但一上戲就像著了迷一樣,起乩了,然後下來後會微笑,很辛苦,眼睛很累卻很有精神,那一兩個小時,比拍三個月的偶像劇來的爽。」

不愛演高端大氣上檔次的角色,因為那不是真實的自己,林美秀更在乎的是戲有沒有發揮良好的影響,「本身我們要一直微笑,給人家正面能量,才會很好。我覺得台灣以前很可愛,有很多電影把小人物的故事演得淋漓盡致,我很希望把台灣的可愛再抓回來。期待能出現好劇本,沒有啟發沒關係,至少讓我們看到很貼近台灣此時生活的感覺。台灣有很多非常美,非常感動的小故事,慢慢都被磨滅了。不用去看韓國,看好萊塢,他們是用什麼錢在砸,我們沒有錢,就用實力嘛,用故事來砸也好啊!」

明白自是什麼料,然後耐心將自己琢磨發光,是林美秀一路走來的哲學。無論是當舞群從風光到沒落的那十年;或是在劇場苦熬,一度窮到身上剩 15 元,從信義國宅走去國家戲劇院排戲的那十年;或是拍了喉糖廣告從此大紅大紫,開拓喜感戲路成為國民天后的這十年;最內裡的她仍然是那個來自蘭陽,樸實低調,半輩子為父母奉獻,認真認份的林美秀。(同場加映:職場筆記:你必須非常努力,才能看起來毫不費力

以《你的眼我的手》奪得金鐘迷你劇集最佳女主角的時刻,她流淚說道,「我媽媽跟我說,演戲沒拿獎沒要緊,下一回再來,但是如果拿到了絕對不能囂張。我會一輩子記得這句話。」

演遍嘻笑怒罵的人生百態,林美秀的眼神有著理解人間聚散悲歡的溫柔,那是歲月一點一滴提煉熬煮出的甘草味,很甜。