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運動小姐】女人迷全新短文單元,小姐去運動,不為討好誰,為了取悅自己,渴望一個重新流汗的身體。如果你看了運動小姐幾週,還是沒有運動的衝動,這次不如來聽聽村上春樹跑步的故事,尋找你自己動起來的理由吧。(推薦閱讀:

剛過去的禮拜一放了假,許多人糊裡糊塗地迎接連三天假期,配著淡淡秋意,空氣裡都慵懶起來。

這三天沒閒著,上週六是同志大遊行,我跟編輯 Ab 早早現場卡位,順著南段路線走,一邊直播,天空飄雨輕輕打在身上,我們沒打傘,從凱達格蘭大道一路走到大安森林公園。經過許多停下腳步休息的人群,一旁聽人碎碎念:「我們這樣走,連 1/3 都還沒走完啊。」心頭一驚,跟 Ab 相視傻笑。(推薦閱讀:

還當學生的那幾年,覺得自己怎麼走路都不會累,跑步也不會喘,於是恣意消耗年輕本錢,後來成了上班族,久坐辦公室成了一種很糟的習慣,坐下像入定懶得起來;走幾階樓梯就覺得身體好重;下班覺得身體隱隱約約這痠那痛,一片軟爛,不如睡去。

運動大概是在這樣的前提下,像一帖解藥那樣的,進入許多上班族的日常行程吧,你覺得身體大不如前,很容易累,不知所措,你不知道自己是老了,還是太懶了。

我忍不住覺得,運動還真是生活的解藥,運動也該被視為休息的一種。休息不只有睡覺,不只有看美劇,不只有聊天喝下午茶,運動也能是休息,邀你身體力行,找到生活吸與吐之間的最佳節奏。

我印象很深刻,村上春樹在《關於跑步,我說的其實是...》裡頭提到,橫跨人生四分之一世紀的路跑回憶裡,他記得最清晰的是 1984 年,他和作家約翰厄文在中央公園慢跑。

那時村上春樹翻譯了厄文的作品《放熊》,想到紐約採訪他,厄文的回覆很簡要,「我很忙,抽不出時間,但每天早晨我都會在中央公園慢跑,如果你願意一起跑就可以談。」

於是那一天,村上春樹跟厄文共度並肩跑步的早晨,不能做筆記,無法錄音,空氣很清爽,記憶清晰地在吸吐之間住了下來。村上春樹於是說,「我寫小說,有太多都是從晨跑路上學到的。」有時是獲得,有時是更自虐式的,村上春樹如是說,「一旦跑起來就不能因為累而中途停下,就算用爬的都得想辦法回家。」

運動能教會我們的事情,比想像得更多,藉由身體移動,會看見更多觀看世界的可能,會知道比你堅持的人還好多好多。

這是做為一個寫字人,每當我想偷懶不運動的時候,一直放在心上的故事。