胡士托音樂節曾帶起搖滾樂愛與和平的理念,音樂節遍地開花,從 Fuji Rock 到 Summer Sonic,從 Glastonbury 到 Lollapalooza....台灣也有各式特色音樂節,從 2008 年開始的愛愛搖滾,來到 2016 聽聽他們談,音樂,就是回到愛。(推薦閱讀:

2008:這個世界,除了「愛」與「搖滾」,還有什麼能讓我們值得期待的?

實況是,我們都寫不出「愛」這個字。

你在深夜問自己:「撐下去,有用嗎!?」這個世代,沒有人會告訴你答案、也沒有人能擔保自己走上的是甚麼路,是不是在暗夜拖著疲累的腳步摸索,就能通往另一個幻想中名叫「成功」的淨地,以為從此能獲得了救贖。(同場加映:

「成功」早就不知道在甚麼時候被巨大的後現代怪獸嚼的一乾二淨,剩下拉出來名叫「虛空」的一坨屎,我們只求能夠存活,不被生活的速度吞噬、不被運轉不息的全球市場強暴、半夜三點響個不停的訊息鈴聲霸凌,更不想成為那一坨屎。

我們掙扎、嘗試在世界中抓住一點點的真實,「活得像個人」不是卑微的渴望,而是憤怒的宣告。什麼時候開始,看似以人為出發點的工具,成為了宰制我們的武器。

頑強的血液仍帶領我們往前,最終發現,世界奪不走的,仍是靈魂相互激盪的瞬間,於是音樂成為了我們的信仰,愛成為了唯一的活路,雖然不知道路的終點是甚麼,但重要的是,有人一路相伴。

2008年第一屆愛愛搖滾是為了一個簡單的信念而產生的:回到人跟人最簡單的接觸。在自然的環境中捨棄對時間、空間的控制,有別於以往熱血衝撞的音樂節,我們想在搖滾樂裡面注入比較多愛的精神,讓人們試著敞開自己,單純讓音樂充滿我們,與我們相愛的家人、朋友、戀人,即使他們從沒參加過音樂節──但是我們因為音樂而相聚,音樂是有著這樣的力量,在聽與歌唱中,在旋律及歌詞裡,把數個寂寞的個體連結在一起了。

2016:愛,可以讓我們在一起。

八年過去了,世界變化之遽,我們依然脆弱、不敢輕易交出自己,而同時我們又是如此的渴望、需要彼此,太多濫情、粗糙廉價、過度包裝的愛冒出來了,用不同的面貌向我們招手,不禁心想,在「我」與「我們」之間,相愛的路上為什麼總是顛簸不平?(推薦閱讀:

2016 的愛愛搖滾,承接第一屆的信念,仍堅持回歸人與人、人與自然單純的關係,少了一點血氣、多了一點柔情,我們不想輕易說愛,因為真實世界並非總是美麗,因為「愛」這個字說出口其實並不容易,但我們想試著讓人們更勇敢一點點,擁抱脆弱的自己、擁抱在生命中相伴的彼此。

發現原來,喜歡音樂除了是一種美的感動、理解世界與自己以外, 更喜歡的是,音樂讓我們在一起,而愛讓我們看到那一絲真實。

愛,可以讓我們在一起。

申援愛與和平,現在就購票